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老公的领导把我干了

这一天早上,我经历了金主大人的掩面而泣,转头飞奔;说服了查房医生没有人会因为他听到的话杀人灭口;阻止了小怪兽和裴御第N次机甲决斗;被看到镜子原地喷火的小怪兽追着跑了一圈又一圈,几经周折好不容易登上星网,终于发现:我,顾星河。一夜成名!

昨天的顾星河还是地蓝星上的一个无名小卒,今天整个银河联邦都在传唱这个名字。

传说中顾星河身高八尺、形貌肤丽,掌握三十种星球语言,绣口一吐可以左右联邦局势;熟读百家兵法典籍,兵不血刃便能赢得战争胜利。他集美貌、智慧、勇气等诸多美好品质于一身,让人一见倾心,再见忘俗,三见我只想问…这丫是谁?

是谁都可以,反正不是我。

“顾星河”变成这样的,百分之十归功于借助暗物质位面覆盖银河联邦绝大部分地区的星网,百分之十靠着地蓝星驻军基地的“热心”网友,另外百分之八十联邦上将庄宁权当仁不让。

联邦荣耀空降地蓝星,多年旧友久别重逢。训练场决斗在前,同睡一间病房吱嘎作响在后。有着竹马天降加成,再加上刚刚被传到网上进一步引爆舆论的那段,野生动物牌惊天地泣鬼神、感人肺腑震撼人心的挚友论。

“庄宁权挚友”以成为一个新名词的气势一往无前。

“挚友”二字带来的影响数不胜数,但不管怎么看都是宁静美好的生活离我远去,鸡飞狗跳的未来呲出两颗虎牙。

此时此刻,我只想说…了不起的小怪兽,我的生活有了他再不寂寞。

让我不寂寞的还不止是野生动物。

“不不不好了,顾顾顾先生…..”穿着地蓝星驻军制服的无名崽狂奔向我。

所以你们是和谁统一的称呼?都说了我不叫咕咕咕先生了。

“善善善公子…”

我的小金主那么多优点你们学什么不好偏学他口吃。

“善公子,他要跳跳跳楼。”

生活永远这么充满惊喜。

七层医疗楼的楼顶已经宣泄不了金主大人内心悲伤,他坐在基地最高的信号塔上,一边哭一边从一旁传统的蛇皮袋子里掏出他的高跟鞋一双一双往下扔。

“顾先生,我可以扔掉我所有的高跟鞋,这样你会变成我的男朋友吗?”

他这个问题问的有些玄妙,可事实上高跟鞋没有错,他也没有错。而且穿什么鞋和成为谁的男朋友没有什么关系。

我的金主嘴巴一瘪,红肿着眼睛,配合着此时此刻忧伤的背景乐他好似一朵在被抛在路边惨遭暴龙碾压然后风中凌乱的小白花。

“我明白了。”小白花想哭但是小白花忍住了,他把手中的蛇皮袋洒向天空,在漫天的高跟鞋中坚强的做到了断舍离:“男人,在解除我们额合约前,你愿意作为我参加欢迎会的小伙伴吗?”

坠落的高跟鞋好似金主大人转瞬即逝的爱恋,但能成为他一起参加欢迎会的小伙伴将是我的荣幸。

即将卸任的金主大人把脸埋在我的肩膀嚎啕大哭,我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感受着每月离我远去的一万联邦点,只觉得心口和肩膀被眼泪打湿的病号服一样湿润。

不过,等等…欢迎会是我想的那个欢迎会吗?

“嗯,为了感谢庄上将拯救了地蓝星,也是为了欢迎他的到来,我爸爸和好几个叔叔伯伯联系了下要给他开个欢迎会,就定在今天晚上。”

听闻此言,我倒吸一口凉气。

欢迎会,美曰欢迎,打眼看上去是一个地蓝星各界名流瞻仰联邦战神的粉丝见面会。但让我们抽丝剥茧,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发现这场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早不知道怎么涌动的宴会压根是为小怪兽举办的大型交友联谊会。

这就好比城堡里住着一只褪下鳞片变宝石的小恶龙,多年来积累的宝石看的所有人垂涎欲滴,但奈何小恶龙又凶残又好斗,你一靠近它就喷火,你看一眼城堡他就要给你一尾巴。瑟瑟发抖的人们就看啊看等啊等,终于等到这城堡年久失修房子老化,小恶龙一动翅膀扇出一块大窟窿。这洞太小,爪子太大,小恶龙束爪无策。人们瞅着机会冒着生命危险一拥而上,你抱你家的砖,我介绍我家的瓦。眼看小恶龙即将说动,修房子换宝石希望就在眼前,这时候突然从墓地里跳出来一个小骷髅,这小骷髅朝你们招招手说,嘿,兄弟们这城堡原来是我家…

你想不把这小骷髅打散架是你脾气好。

而现在那骷髅就是我,可惜参加宴会的哪方势力都不会是啥好脾气。他们现在还没动手的原因无非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到我这“挚友”出现在宴会上结果又不如他们所愿,那真是本该女主的好大一口锅,啪叽扣到我的头上。

你说我冤也不冤?

我冤的连医疗室都不回了,直接跟着小怪兽颈圈上的位置点,翻进了他在跃迁飞船上的办公室。

平时气呼呼的野生动物认真处理文书的表情和他领口敞开的角度形成鲜明的对比,再加上禁锢着修长脖颈的那一圈黑色的颈圈,有那么两秒种画面上看去非常的引人入胜。

也只有那么两秒。

“怎么啦?是不是老子太帅把你看呆啦,哈哈~”

是啊是啊,帅的我情不自禁想起大上周逛街的时候看到的那只金贵犬,哎,温顺听话又….

“逛街?你和谁逛街?”沉浸在文书堆里的小怪兽警觉抬起头。

应该是和我这个月第十五次的相亲对象,但这话不能说出来,我转移话题掀起了一边餐盘上盖着的盖子。

香甜软糯的白晶米包裹着炸到金黄的明虾仁,咬上一口还有酱汁溢出鲜甜可口,唔,好吃。

“这么多年小怪兽也只有手艺好这一点还可以稍稍吹嘘一下。”

“哈?那还不是因为你这混蛋挑食又难搞。还有什么叫只有手艺好,老子全身上下都是优点你给我搞清楚啊。”满满的嫌弃声里,野生动物的身后具现化出一条跟他头毛一个颜色的卡通尾巴摇啊摇,摇了几下渐渐停住:“顾星河你有完没完,这是我的饭!”

秉持着小怪兽的饭就是我的饭,我的饭依然是我的饭。我和野生动物就明虾卷展开激烈的争夺。

几分钟后,我好整以暇的擦干嘴巴,看着小怪兽风卷残云扫荡过盘子里最后一点残渣,抬头冲我挑衅一笑。我才不会告诉他,从来不用担心有剩饭剩菜也是有小狗狗的好处之一。但是我可以告诉他点别的。

“庄宁权,今天晚上是不是有你的欢迎会?”

“是啊,怎么啦你想去啊?”

不,我并不想去。但是我会陪着我可爱的小金主大人一起去。

咔嚓一声响,金属盘惨遭怪力分尸。

成效不错我决定再接再厉,从金主大人的霸气侧漏,讲到他的多财多艺,从他的蕾丝小裙子赞美到他对我的深情厚谊。我把我的前任金主夸得天上有地下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展示我对我“男朋友”的欣赏,力求秀单身动物一脸血,并明里暗里的提示晚上的宴会就是小怪兽突破自我、不要落后于我的绝妙契机。

小怪兽先是暴怒再是懵逼,最后陷入一片难得的沉默。

一片沉默中我觉得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差不多了,停下来喝了口水准备迎接野生动物的后续反应。

不管他是火山喷发还是超新星爆炸亦或是…我,顾星河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不管什么情况能应付的来。

野生动物微微皱眉,撇开眼睛不看我:“一定要这样吗?”

一定要这样,我心意已决这事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啧,那你,那你想要什么样的?”不耐烦的语气下颤抖的声音充分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平静,两团红晕爬上了小怪兽的脸颊,

什么叫我想要什么样?这种时候当然要跟着心走,他喜欢什么样的就选什么样的啊。

“哈,那就不是非要蕾丝呗…”野生动物嘟囔一句,长松了一口气。

对对,不是非要蕾丝,啥样都……等等,为啥要选蕾丝?虽然蕾丝一词具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含义,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必须问上一句。

“庄宁权,你知道我在说的是今晚的宴会吗?”

小怪兽猛的一抖,手里的半个铁盘被他徒手握成球,他眼神躲闪,耳尖通红:“宴会上不行。”

那是平地刮起五百米高的飓风,一道天雷劈在中指造型的山巅,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知道,我早该想到的。动物的脑回路永远如此与众不同。

虽然我一直最喜欢看他穿军装,但事以至此,我掏出通讯器登上星网。我觉得这套高开叉露背礼服就不错,那套没几块布料但是全是纱和宝石的舞裙应该比较符合他审美,哦哦哦,还有这个红毛狗狗兽耳装,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嘛!

“顾星河!老子都答应你女装了,你再得寸进尺,老子宰了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