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母草的功效与作用-青梅竹马甜宠文娃娃亲双豪门

一听到说那个书生陈勋,小桃顿时来了兴趣,眸光灼灼,闪烁着动人的光彩。见到小桃那个样子,乔羽笑了笑:“是吗?”

小桃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太过莽撞了,赶忙低垂了头,微微抬眸看着乔羽。乔羽心中暗想,难道说这个小妮子看上了那陈勋不成?陈勋看上次的样子,倒也算的上是颇为正直的一个孩子,若陈勋本人也有意思,两个人能够凑成一对,却也不错。

想着,乔羽微微抬头打量了下小桃。只若陈勋真的从科举这条路上去了,小桃的家世方面却也不堪匹配啊。想到这里,乔羽笑着问:“你这个小妮子,听到说陈勋倒是来了精神,可是慕上人家了,若是的话,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给你做主就是了!”

听了乔羽的话,小桃面上一片通红:“夫人说的哪里话,不过是凑巧遇上,说了几句话,在夫人口中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见到小桃面色通红的样子,乔羽心情大好,忍不住在那里笑着。

“娘,小桃姐姐脸好红!”乔希见到小桃脸红红的,好奇的在那里说道。

“就像是鸡冠一样呢!”乔乐立即在那里运用自己贫乏的修辞在那里形容。听了两个少爷的话,小桃的面上更显得通红了。这个时候,乔羽笑了笑,然后看了那两个小家伙训道:“大人说话的时候,哪里有你们插嘴的道理!”听了乔羽的话,那两个小家伙顿时不满了起来,嘟哝着嘴巴,好像是吃了很大的亏一样。见到他们两个这个洋气,乔羽忍不住笑着捏了捏他们的嘴巴,然后看着坐在那里的老太太。

老太太笑着看着他们,然后说道:“既然小桃都说了,就唤他们一家人过来问问就是了。”

说着,就唤了自己身边的一个丫鬟去叫他们一家人过来。没多久,他们一家人就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不光陈家夫妇,就连陈勋也站在那里。乔羽见到他们那个样子,笑了笑:“我听小桃说,你们一家想要现在就随我去司州是吗?”

听了乔羽的问话,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点头说道:“是的。”

陈勋向前一步:“我现在身子好多了,一旦在司州安顿下来,我想也可以开始教授两位小少爷了。”说着,眼睛就看向了乔希乔乐。乔希乔乐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他那样一看,居然有几分惧怕的感觉,身子微微的缩了缩。乔羽面上不显,但是心里头有些不高兴,拍了拍自己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作为安抚,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随行吧。”说完,然后又道,“我本还怕你身子不好,现在看着,你身子像是好了许多。”

“多亏夫人请来的郎中好,否则啊他也不会这么快就能好起来!”春娘笑着说着,然后拉了拉陈勋的衣服。陈勋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但是还是向后退了两步。看着他们一家人点样子,乔羽笑着说:“能好就好,身子好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就算有再好的东西,也就像是在瓶罐子里装着,出不来一样!”说着,然后就吩咐了他们明日出行,今个儿让他们先回去准备。

见到他们走了以后,乔希乔乐不满的拉着乔羽的衣服,然后嘟哝着:“娘,我们有娘教我们就够了,何必让那个人来!”乔乐不满的说道。乔希没有说话,但是脸上也充满了不赞同,见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乔羽笑着说道:“无事,若他没有什么真才实学,到时候我们在换一个就是了。”

“好!”

小家伙们一听到说可以换,高兴极了,小桃站在旁边,但是面上却没有多么高兴的样子。乔羽看了一眼小桃,然后说道:“唉,那陈勋虽说现在委身我们乔家,却也是清白的身份,还是个秀才,将来说不定有无数的前途可以奔呢!”

小桃一听这话,面上更加的惨白,她站了一会儿,然后对着乔羽行了个礼:“奴婢明白了。”

乔羽看着小桃,心里头充满了怜惜,她对着小桃说道:“本来若是可以,我也想帮你说道说道,只我刚才看刚才那小子的申请,却是没把这家人放在心上的。你心若放在了那个小子身上,将来指不定要被如何伤。你还小,只管收心回来,将来我肯定给你安排个好的。”

“小桃明白了!”小桃点头应到。

见到小桃应了下来,乔羽面上还是不算特别好看。她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旁边的老太太。老太太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着说道:“不过是几个奴,你若是不乐意看着,直接发在庄子里就是了。他们也自在,你也自在。”

“刚才那小子看乔希乔乐的眼神,让我心惊胆战的,很显然他是把这两个小的当成自己的弟子了。却也不想想,他所需做的不过是启蒙,却哪里算的上他们两个真正的先生!”乔羽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刚才那个陈勋的眼神太过放肆了,否则小家伙们不会惊着。那个陈勋,心大,不甘人下,也不知道将来会成什么样子!

乔羽想着,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想到了自己前任状元郎夫君。那个人心都没有这个小子大,不过这个小子注定会吃瘪。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科举的路上难道就是那么好上的吗。这个身子的前夫当初都用了十几年的经营,花了大笔的银子和有了公主的关系才得了状元的头彩。

许是因为那个陈勋刚才看两个小的眼神,此刻乔羽心里头居然还有几分幸灾乐祸。她窃喜了下,然后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小桃,叹了口气,就和老太太说了回房间里去了。说着,就引了两个小家伙回到了房间。小家伙们一回去,就坐在炕上一动都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乐突然开口:“娘,我们真的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吗?”

乔羽听到乔乐开口,笑了笑说道:“你难道不想好好看书吗?”

“却也不是,只我觉得若看书看成那刚才那个男人的样子,我宁可不看!”乔乐摇了摇头,小脸上满满的都是排斥。见到乔乐这个样子,乔羽十分的惊讶,乔乐很少有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刚才陈勋如何刺激到他了。

“弟弟,不要乱说,我看那个先生却也是好的,只是看着是个严厉的罢了。”乔希害怕乔羽又在那里罚乔乐,赶忙开口。乔乐听了乔希的话,瘪了瘪嘴巴就没说什么了。

见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乔羽笑了笑:“现在先不说他好还是坏,到时候就知道了。好了,希儿你先去休息休息吧,明个还颠簸一天呢。乐儿你也去,等会我出去的时候叫你们两个……”

现在快到午时了,却又才用了早饭不久,看来只能延迟吃午饭的时间了。乔羽想着,就撵着两个小家伙去床上休息。他们觉得自己才起来没多久,哪里就需要在去休息了,自然都是不乐意的。乔希虽说懂事乖巧不说什么,但也只站在床边上不肯上床。

乔乐更是没的说,只趴在炕上,哪里都不肯去的,丫鬟们动一下他,他就在那里嚷嚷痛。见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乔羽皱了皱眉头,然后很直接的说:“如果你们不听话,那这次你们就留在家里,不需要出去了,等我们在那里安顿好了以后,在过来带你们吧。”

听了这话,乔希乔乐立即乖乖的上床躺好,再也不说什么别的话了,要有多乖巧就有多乖巧,生怕正的把自己扔在家里了。见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乔羽忍不住笑了笑。小桃在旁边笑道:“还是夫人对少爷有一手。”

乔羽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就吩咐小桃又去收拾了一些东西,又问了准备的马车什么样子的,准备了什么干粮。零零碎碎的吩咐了一通,马车是准备了三辆,一辆是他们自己用,一辆是给陈达一家人,毕竟陈勋身子才好没多久,也是经不得风的。还有一辆是给小丫鬟们,和放行礼用的。因为路上基本上鲜少有吃饭的东西,又不好临时去打猎什么的,所以带些干粮,也好有些吃食。

说了好一通,小桃来来回回的跑了一个够。不过好歹东西也算是准备齐全了,在路上也不需太担心什么了,只要不碰到什么意外情况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就算遇到意外情况也能够支持一段时间。乔羽想着,就微微的笑了起来。

吩咐了小桃好一通,乔羽也略有些感觉到了有些饿了,回到里间,发现小家伙们早就睡着了。睡相也算不上很好,身上衣服乱哄哄的,被子也不知道被踢到哪里去了。乔羽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手捏着一个小家伙的鼻子,很快两个小家伙都被她弄醒了。弄醒了以后,他们两个却茫然的很,无辜的看着乔羽,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睡了好一会子了,饿了没有?”乔羽见到他们两个醒了,笑着问道。

“饿了!”小家伙倒也不矜持,乔乐理直气壮的大声嚷嚷。见到乔乐这个样子,乔羽笑的更加温柔:“既然饿了,我们就去吃东西去好不好?”乔乐点了点头,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乔羽在他头上揉了揉,就吩咐小桃让下面丫鬟上饭菜过来。

吃过了饭食,乔羽看外面太阳也不大,就带着他们两个在外面走了走。也不知道怎么的,本来想的是随便走走的,但是没有想到就遇到了陈勋。在离主宅子还是有些远的一个房间门口,坐在椅子上面手里头正拿着一本书在那里读着。朗朗读书声惹的不少丫鬟不时的看他一眼,小桃见着了脸颊也是粉粉的,眼睛也是谁谁的。乔羽猛地明白了,说是小桃整日在她身边,怎么会突然喜欢上那陈勋,原因原来是在这里。

乔羽想着,微微的眯了眼睛,然后对着旁边的小桃说:“他经常在这里读书吗?”

小桃点了点头,面上还是有几分的羞涩:“自搬来以后,除了第一天没有,其他时候都会来这里读书。而且从上午开始,除非是太阳太大了会休息一些,其他时间都会在这里读。”说完,颇为感慨的说道:“陈秀才真的很用功。”

乔羽点了点头:“是啊,用功的很!”乔羽也在旁边附和小桃,小桃一听了乔羽的话,立即开心极了,就好像是在那里夸自己一样。她们往这里站了好些时候,那边似乎也发现了,读书声慢了下来,很快就又停了下来。陈勋放下了手中的书,来到了乔羽的面前,对着乔羽行了个礼:“见过夫人。”

“嗯,我今个儿才过来,没想到你却是用功的。”

“光阴有限,若不读书,那就是浪费时间!是以我自然是要好好攻读才是!”陈勋说着,眼眸中也闪着一种淡淡的光芒。说完,他就看着两个小家伙,问道:“请问两位公子,可曾识字?”

“认识几个,都是母亲所教导的。”乔希仰头看着陈勋,一丝不苟的回答。陈勋一听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既然识字,为什么不在屋内好好读书,却又偏偏出来闲逛。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家中有条件可学,却又不好好学的孩童了!”

后面的话就有几分严厉了,乔羽皱着眉头看着陈勋。陈勋似乎也发现了乔羽对他的不满,随即对着乔羽正义言辞的说道:“他们两个正是读书的黄金时间,有话说的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若现在不好生管束,长大了还不知道要成什么样子!”

小桃知道乔羽并不喜欢别人在那里批评两位少爷,立即在旁边说道:“陈先生说的有些太过了呢,两位少爷还小着呢!”

“你又懂什么,不过一介妇孺!”陈勋听了小桃的话,立即严词批评!小桃似乎没有想到陈勋会这样说自己,顿时愣在了那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