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怀孕系列小说-家里进蛇的真正预兆

楚涵雯彻底的愣住了,这样的气势把她都给吓了一跳了,她似乎忘了一件事情了,如今的楚婧璃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楚婧璃了。

“温怡清你想要宬王爷负责是么?那咱们不如先算算你故意勾引王爷的罪名,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恐怕……”

楚婧璃就威胁了一下二人,温怡清已经露出了胆怯了,她冲着楚涵雯摇了摇头,然后趁着楚婧璃还没有打算治罪于她的时候,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楚涵雯自讨没趣,也就离开了,再也不敢想着打他们二人的主意了。

“怎么样?王爷这回是不是应该感谢妾身才对啊?”楚婧璃开始向墨临渊邀功。

墨临渊认可的点了点头,“嗯,的确应该感谢,给点实质性的奖励吧。”

“什么奖……”

楚婧璃还没有来得及问给她的奖励到底是什么,墨临渊忽而就吻住了她的唇瓣,楚婧璃瞳孔放大,震惊不已,不过后面逐渐的开始跟上了墨临渊的节奏,两个人静静的享受着这个甜蜜的亲吻。

楚牧处理好公务回到府中的时候,听闻楚婧璃和墨临渊二人来了,便将他们给留下来一起吃一个饭。

楚牧、段氏、楚涵雯、楚修元、段玉儿、芙落、楚婧璃和墨临渊几人坐在一起吃饭,期间,墨临渊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的照顾楚婧璃,丝毫不顾及外人的目光。

说是一家人吃一顿饭的,但是楚牧的心里却有些自己的想法,他想借着这个机会拉拢一下一家人的感情,由此,才会更加容易的说服楚婧璃帮忙。

“婧璃啊,看你同王爷这般的恩爱,为父很是为你感到高兴啊。”

“嗯。”楚婧璃平淡的应和了一声,没有过多的反应。

段玉儿适时的接了话:“父亲也是用心良苦,给妹妹找了一个这么好的如意郎君啊。”

“毕竟是为父的女儿,自然是想要她能够幸福快乐的。”

幸福快乐?当初可不是这么想的吧?当初可是因为楚涵雯不想嫁才让她替嫁的。

二人吃着东西,墨临渊偶尔贴心的给楚婧璃夹菜,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议论的问题,更没有过多的抬头理会他们。

段氏已经给楚牧使了好几个眼色了,一直在暗示着楚牧,楚牧迫于压力,也只得开口说道:“婧璃如今嫁给了宬王,也算是以后丰衣足食了,只是你这妹妹的事儿还没有订下来,为父甚是担心啊。”

担心?自己当初嫁给这个传闻中的傻子的时候,怎么不见得对她有任何的担心?

“父亲这是想说什么?不妨直说好了。”楚婧璃这才空出了手,用自己的手帕擦拭了一下,同他们说道。

楚牧也没有隐瞒着了,“是这样的,如今宬王已经娶了你,若是端王能够娶了你妹妹,那为父就此生无憾了,为父是都想家中的两个女儿都能够嫁一个好的如意郎君啊。”

楚婧璃这是听出来了,合着楚牧想要用楚涵雯和端王攀上关系,但是自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想要楚婧璃动用宬王的关系,帮他做这样的事情,这样端王这层关系是稳定的了。

“父亲是想要女儿如何的帮助妹妹?”楚婧璃反问道。

楚牧见楚婧璃有动摇的心思,便笑脸道:“婧璃啊,如今你好歹也是皇室的人了,为端王同你妹妹牵线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

这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么?如果真有这么简单的话,恐怕楚牧也不会来找自己帮忙了。

墨临渊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他听出来了楚牧的意思,而且既然没有单独的找楚婧璃谈话,这件事明着是说给楚婧璃听的,实际上是说给他听的吧,这样的事情墨临渊是不可能答应了。

“父亲放心,女儿一定会给端王同妹妹牵线的。”

他正要开口拒绝,谁知道却被楚婧璃给抢先了,她竟然还满口答应了下来,这让他十分不理解这件事情。

不禁是墨临渊,就连楚涵雯本人也感到十分的意外,她居然就这样答应了?

这让楚涵雯不得不在心里怀疑起了楚婧璃一定是留有后招的。

“不过……不知道妹妹听不听本王妃的了?”楚婧璃的笑让人看起来有些别有用意,但是谁也不知道她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婧璃可是有什么好主意了?不妨说出来听听吧。”段氏见楚婧璃已经答应了下来,心情大好。

“妹妹得同本王妃会宬王府小住几日。”楚婧璃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样的无厘头的要求让楚将军夫妻二人摸不着头脑,就连楚涵雯都懵圈了,楚婧璃这是在搞什么花样!

楚涵雯直接就拒绝了,“不去,我可不去。”

到了那里就是楚婧璃的地盘了,她想要做点什么恐怕就没人管了,想到过去自己对她的种种,楚涵雯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安全遭到了严重的威胁了。

段氏经过了慎重的考虑,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好机会,既然楚婧璃答应了帮他们,相信这件事情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将军府不比皇族的府邸,或许还会有什么美妙的事情发生呢?段氏这么想着,同意楚婧璃的想法,便觉得应该让楚涵雯到宬王府小住几日才好。

“涵雯,你姐姐一心一意为你着想,你不谢谢你姐姐,还在这里闹脾气,你姐姐不会害了你的。”段氏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楚涵雯。

在段氏的一再示意之下,楚涵雯才扭扭捏捏的说道:“谢谢姐姐。”

“都是一家人,何必要这样的客气呢?”

楚婧璃的笑外表上看起来是格外的开心和灿烂,但是她嘴角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的意味让墨临渊给捕捉到了,估计她是有自己的主意了,罢了,反正她也不会吃亏的,想怎么玩几天怎么玩吧。

这时,下人上了一道酸甜排骨,段氏张罗着让人特地放到了楚婧璃的面前。

“婧璃啊,这是你最爱吃的,母亲特地让人给你做的。”

段氏还是头一次的这样的献殷勤,楚婧璃的确是喜欢这酸甜排骨,不过看楚涵雯的样子是更加的喜欢,段氏却毅然决然的将这酸甜排骨放到了楚婧璃的面前。

楚婧璃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筷子,段氏特地给她准备的东西她还真的不敢吃,免得有点儿什么东西在里面可就麻烦了。

她的目光开始在楚修元、段玉儿和芙落的身上注视着,却突然间的发现了段玉儿的手臂上有伤,这伤看起来并不是当初的烧伤,倒像是被人给打的。

“段玉儿这手臂是怎么的了?”楚婧璃无意间问了一句。

所有的人开始看向了段玉儿的手臂,谁知道还没有等到他们看清,芙落已经手脚麻利的将段玉儿的手臂给遮挡住了。

她清楚的看到在她问出来这个问题以后,楚修元和段玉儿的脸色都很不好看,有些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气氛忽而就凝固了起来。

后来还是楚修元回了一句:“婧璃还真是细心,不是什么大问题,是她前些日子不小心摔了,擦伤了,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楚修元给了一个破绽十足的答案。

段玉儿竟然还附和着:“是啊是啊,劳王妃挂心了,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不小心摔的而已。”

若是旁人,注意不到这么细致,而且给出来这样的说法,或许也就相信了,可是楚婧璃是医生,她分明清楚的记得那些伤并不是擦伤的,看来这里面是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啊。

芙落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在这里,她不好说开,毕竟这是家事,如今楚婧璃已经嫁给了宬王,这算是别人家的家事了,何况宬王在场也不方便让他知道。

她给楚婧璃使了一个眼色,楚婧璃立即就明白了。

“王妃可还记得一件事儿,您那一日让芙落给您做的香囊,芙落如今已经做好了,就等着您来了,正好的,到时候您离开的时候记得拿。”芙落特地的岔开了话题,想要帮助楚修元避开这一个尴尬的问题。

“嗯,这么快就做好了,那行,等会儿走的时候,本王妃会记得拿的。”楚婧璃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回答说。

两个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她们都明白各自,而芙落的心中对楚婧璃满满的都是感激之情。

其实,二人都心知肚明,哪里来的香囊一事儿?不过是因为芙落找的一个转移话题的借口,但是芙落的手工做的是真的好,能带回去一个香囊也是极好的。

离席了以后,楚婧璃同墨临渊在将军府中漫步,好不惬意,所过之处没有一个人打扰他们二人。

“本王怎的不记得有这件事儿了?”

楚婧璃几乎每一次回来他都会陪同,他的印象中并没有这回事儿,也没有听到楚婧璃说过这件事儿。

“你没听出来那是芙落给楚修元找的台阶下么?这件事情恐怕不简单,但是不好说出来。”

楚婧璃将将军府中这一切的东西都看得很透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