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太大太粗太长活还好-老挝玩幼稚

正当大批的青之部落的野人赶往青鸾山时,青鸾山下的候鸟城依旧是一片祥和之境。这深处在蛮荒之地的城池,好像并未察觉到自己自始自终,都被包裹在这片危险的领域。

墨染尘的头上,裹着一块不知从那里扯来的方巾,将自己的脸遮蔽的严严实实,小心翼翼的走在候鸟城的大街上,疑惑的看着每一个会多看她两眼的人。

相比之下,段灵就显得自然多了:“师傅啊,你不用这么紧张,这里不会有人知道,你是司子苏弟子的。”

“那可不一定!”昨夜离开了青鸾山后,墨染尘暂时还没有想到更好的去处,忽的又想到那蒋茂淳,那候鸟城城主不是说过吗?自己无路可走的时候,他可以为自己指一条出路。现在自己不正是无路可走的境地?而且这蒋茂淳当真的可疑的紧,那嘴巴更是乌鸦嘴中的王者,前天说的事,今天就应验了!

“要是被青鸾山的人发现,又被捉回去了,那多没面子。”墨染尘又忽的更加小心的提醒段灵:“都跟你说了,从现在起不要叫我师傅!”

“那叫什么?”

“叫我小染,我就叫你小灵!”墨染尘又觉得不好意思,其实说真的,段灵自从拜自己为师开始,到现在也有三个多月了,却什么都没有教会段灵。准确的说,其实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而起,这老师的本事,还不是人人都能当的。

“那怎么行,这是朋友之间的叫法,你可是我师傅啊!”段灵骤然将声音提高了一贝。

“都说了不要叫我师傅!”

“好吧,师傅……”

“你……”

“小……染……”

“这就对了。”墨染尘满意的点点头:“其实说真的,我也不太适合当你的师傅,而且你当初拜我为师的时候,我可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答应过。所以说到底啊,我们根本就不算什么师徒关系,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这样行吗?小……染?”段灵感觉到一些不安。

“怎么不行。就这么定了。”其实墨染尘心中更有别的打算。她将段灵从青鸾山带出来,当然要给她找一个更好的归属。至于让她跟着自己一路漂泊,墨染尘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总觉得,这样似乎只会给段灵带来不好的厄运。

前世的电视剧里,总说什么天狼星降世,现在墨染尘觉得自己就是一颗天狼星,扫把星。走到哪儿都在本人以占卜之术跟踪,指不定突然出现一个人,就拿出一把刀捅向自己,自己实力不济,死了也活该,只是可怜了段灵这小姑娘,看着如花似玉的小脸蛋,长大一定也是倾国倾城,自己断然不能葬送了她的大好前程。至于段灵的归属嘛,墨染尘从山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想好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蒋茂淳的府邸该怎么走啊?”墨染尘没好气的问道,他们在候鸟城兜转了半天,连个像样的府邸都没有看见,更别提那城主之府了。

“当然……记得啊……”段灵也有些犹豫,虽然她一出生就生活在候鸟城,但当真要说那城主府,段灵还真没太多印象,只是按照依稀的记忆在候鸟城中寻找,但找来找去,只觉得脑海中的路线图更加模糊。

忽的,墨染尘停住了脚步,看着前方偌大城门上的青鸾雕像说道:“你这是要带我找城主府,还是要带我出城啊?”

“啊……走错了!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师……小染姐姐。”段灵当即就觉得很不好意思,记忆里,这里不是应该出现一座府邸吗?

就在此时,候鸟城的城门外传来吠顶的叫嚣之声,城中所有人都好奇的朝着那高厚的城墙看去,但视野又不能透墙,皆是不知那面城墙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城墙上的围城士兵一个二个都很害怕紧张,甚至拿着长枪的手都在发抖。

“咚咚咚咚!”忽然,城门外传来一声声巨大的闷响之音,仿佛整块大地都在跟着颤抖。墨染尘看的有些发呆,忽然想起了曾经刚进青鸾境时,遇到青之部落,那个所谓的十蕃长,他一踏脚,也是这番动荡。

“不好!有人要撞城门!”这时,墨染尘才忽然意识到。

“嘭!”的一声巨响,只见那高约五米的巨大钢铁城门猛然轰裂而开,暴起一团烟尘,那烟尘之中,传出无数野人的叫嚣之声,更是有一只如大象一般巨大的黑色野猪从城门外冲了进来,那巨大野猪的两颗獠牙,好似那支锋利无比的顶角,发着与浑身肮脏形态全然不符的皎洁亮光,像是日夜都在打磨一般的亮堂。也正是这‘红眼蛮猪’,用那两颗长长的獠牙,一瞬间便将钢制的城门冲碎。

那野猪之上,竟还坐了一个人,正是青之部落的六番长!

“你们这些喽啰,都给老子滚开!老子要为九弟十弟报仇!挡路者死!”这六番长骑着‘红眼蛮猪’,横冲直闯,全然不顾那些还站在路中央的人,已是眨眼,就有好几个人被它的野猪撞飞,当场丧命。

段灵率先反映过来,赶紧拉着墨染尘王路边跑。

这时,又有更多的青之部落野人拿着各种各样野蛮的武器,冲进了城门,墨染尘从那大批的人里,看到了几只异形的魔兽,那八番长的‘双头猎犬’正是其中一只。原本候鸟城的人,都以为这群野人要屠城,惊恐的逃窜,但过了一会儿才发现,这群野人全都是冲着一个方向而去的,好像是……青鸾山?

墨染尘顿时诧异无比,心中更是想到了青鸾山横尸遍野的景象,心中的恐惧越发的浓厚,难道这就是这群野人,导致青鸾山的覆灭?

就在此时,墨染尘看到那大路之中,竟是还站着一个和墨染尘一般大小的小女孩,她好像被那巨大无比的‘红眼蛮猪’给吓傻了,呆呆的站在路中央,她的脚边,还散落几颗糖果,竟是连逃跑都忘了!

“不好!”墨染尘一把甩开了段灵的手,凭借着半年的武修努力,终是有些小成,只是眨眼,就冲到了那路中小女孩的身边,一把抱着小女孩,朝着另外一番的路边冲去。

众人皆是惊恐的看着两个突然出现在路中央的小女孩,惋惜又要在那巨大生物下,丧失两条性命。那六番长其实也看见了墨染尘,但他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们一眼,依旧让‘红眼蛮猪’,疯狂的往前冲,不带丝毫的停歇。如压路车碾压而过,瞬间便在墨染尘她们两个小女孩刚刚站的位置,留下两倒深深的野猪脚印。

就在众人忍不住闭上眼睛,不忍直视的时候,墨染尘却抱着女孩,出现在了对面的路边,总算是惊险的从那头野猪下救下了这个小女孩的性命。

这小女孩也是奇怪,明明刚刚生死一线,面对那么恐怖的庞然大物,竟然面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刚才墨染尘还以为是小女孩被吓傻了,现在看来,这小女孩的脸上,明明就是平静的过分嘛。

旁边的大人看着墨染尘,更觉得这个小女孩反倒是个怪物,竟是动作如此迅捷,能从那么大头野猪的身前,将女孩救出!这般身手,恐怕就是候鸟城的那些兵长,都办不到。

不过墨染尘接下来的动作,更是把这些围观的人吓了一跳。

只见墨染尘的小手摊开,里面竟是还有几颗糖果?!围观人群更是惊叹不已,难道她在救人的时候,还顺手把掉在地上的几颗糖果给捡了起来?!

“这是你的糖果吗?”墨染尘看着那个一脸好奇看着她的小女孩,温柔的问道,十足一副小姐姐的样子。

小女孩也不答话,只是把小手打开,说道:“谢谢姐姐。”

墨染尘将糖果放到小女孩手中:“下次一定要小心了!”说罢,便站起身来,对着大路对面的段灵安心的点了点头,随即便追着那头‘红眼蛮猪’而去,心里想着:“青鸾山一定不能出事啊!”

围观的几个大人,看着墨染尘走了,也自然散开退去,免得这陆陆续续赶往青鸾山的大批野人误伤了自己。

墨染尘走后,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那个拿糖的小女孩背后。

此时,小女孩的声音又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竟是好似一男一女的混杂之音:“刚刚你为什么要躲起来?你……认识她?”

蓝在小女孩的身后默默点头。

“有趣有趣,这孩童身上,确有青鸾之灵,相信青鸾鸟就是跟着她。没了星辰之力,青鸾的异动,为师是再也卜卦不出来了,但这女孩子嘛……”那小女孩忽然将手中的一把糖果丢到地上,糖果自然散落开来,小女孩却盯着地上的糖果越发的皱起眉头。

蓝问道:“师傅,卦象如何显示?”

“有趣有趣……”小女孩盯着地上的糖果,稍有兴致的说道:“此乃‘归一卦象’,这小女孩身上好像早已被人下过结界,这种结界非常厉害,竟是要让为师等上九年,才可再次寻找她的踪迹,再次见面之后,又需等上九年,如若为师提早了年头,便会有灭顶之灾。当真是九九归一,无穷无尽啊。”

“那要不要让日阳月阴将她抓来?”

“不可。我既已放她走,自然要再等九年。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她走了。”小女孩怪笑着,看着墨染尘消失的方向:“为了她,我已经等了九十年了,再等九年,又有何妨。只要有这个盼头,哪怕是再等九十年,为师也心甘情愿。”这话从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口中说出,配合那诡异的声色,更是有一股慎人的恐怕意味。

“喂!把糖果还给我!你干嘛抢我的糖果!”这时,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大男孩走到小女孩的面前,扬起一副小恶霸的脸。

小女孩皱了皱眉,转身走去。

大男孩冷冷一笑,蹲在地上捡自己的糖:“你敢抢我的糖果!老子待会就来打烂你的屁股!”

小女孩也不说话,笔直的走开。

大男孩当她是怕了,越发的嚣张起来,此时,大男孩错愕的向着自己胸口望去,只见那里有一根血淋淋的长枪,穿透了自己的胸膛,大男孩不敢想象的看着那把长枪,默然倒地,连地上的糖果,都还没有捡完。

大男孩身后的野人,一把从男孩的背上将自己的武器拔出,忽然又觉得有些诧异。

同伴野人也是好奇的问道:“四番长不是说过,不要让我们在候鸟城随意杀人,怕是触怒了蒋茂淳吗?你干嘛无缘无故的杀了这个孩子?”

那长枪野人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就是莫名其妙的很恨他,就是想把他杀了。”

“那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恨他?”

“不知道。”

“……”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