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玩丫头的小说—要了女朋友12次

沈乐童听着周睿洋这句话晕了一下,眼前布了马赛克一般雾蒙蒙的一片。

“什么?你……什么人?”叔叔抻着脖子半张着嘴问道。

“爱人啊。”周睿洋又重复了一遍,咬字很清晰。

沈乐童快死过去了,暗中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挺疼的,所以发现这并不是梦,周睿洋在很认真地用“爱人”这样的字眼向周叔叔介绍自己。

周叔叔在门口愣了一阵儿,脸色有些泛白,看着俩人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们两个先进来吧,我发现你们这些小年轻说的话我是越来越听不明白了。”

周睿洋扭头瞧了下理智已经下线了的沈乐童一眼,紧紧攥着他的手跟在了自己叔叔的身后。

周叔叔住的这幢二层小楼很漂亮,院子里也很规整,周睿洋脑袋摆得跟拨浪鼓似的四下看着,用肩膀顶了一下叔叔问道:“诶,我婶子呢?”

周叔叔叫两人坐下,捧了一果盘的果子放在两个人的面前笑道:“你婶子听说你……嗯……是你们要来,说要出去买些菜给你们做顿好饭,这不还没回来呢嘛。”

“叔,你生活不错啊。”周睿洋笑道,从果盘里抓了两个果子,塞给了沈乐童一个说道。

“还过得去。”周叔叔微微笑着说,眼光瞥了沈乐童两眼,悄悄打量着他。

沈乐童有点儿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就只是机械地勾着唇角,很安静地坐在周睿洋旁边听两个人唠着家常。

“你没去看看你爸吗?”周叔叔点了一颗烟,向周睿洋问道。

“没。”周睿洋摇头,“您能找到他?反正我是找不到他。”

周叔叔叹了一口气,“我也早就没他消息了。”

周睿洋咬了一口果子,“咔嚓”一声脆响。

“那你妈在哪儿呢,你找过她吗?”周叔叔继续问道。

“也没,我只知道她出国了,具体在哪儿我可真不知道。”周睿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说道。

“得,咱也不提他们了。”周叔叔掐灭了烟头,指了指沈乐童,说道:“我还不知道这小伙子叫什么呢,你说你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周睿洋重新抬起头,脸上带着笑,拍了拍愣在一旁的沈乐童的肩,“他叫沈乐童,我以前跟您提过。”

“哦,想起来了。”周叔叔笑道,眼角有层层的皱纹,“他就是你以前每周都要给打电话的小子?”

“对,就是。”周睿洋点头。

“叔叔好。”沈乐童直了直身子向周叔叔说道。

周叔叔笑着颔首,起身对周睿洋勾了勾手指,说道:“小洋,走你跟我去接一接你婶子,她拎的东西估计不少。”

沈乐童抿了一下嘴,知道周叔叔这是专门为了支走周睿洋说的话,心里有些不大舒服,抬眼瞄了一下周睿洋。

“好嘞。”周睿洋应道,伸手拍了一下沈乐童的膝盖,给了他一个眼色,就跟着周叔叔向门外走去了。

沈乐童坐在沙发上鼓捣着手里的果子,忽然发力,狠狠地抓着,抓得那果子的汁水顺着他的指缝留下。

“我说小洋,你刚说,你和那个小子……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来着?”周叔叔和周睿洋走在小土路上问道。

“就是您和婶子的关系。”周睿洋平静地说道。

“你这不是在胡闹吗?你这怎么可能呢?他是个小伙子,和你婶子怎么比,这能一样吗?”周叔叔皱着眉头,语气有些着急。

“叔,我知道。”周睿洋踢飞了路上的一个小石子,“我也知道您现在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但是我跟您说,我俩分不开了。”

“这……”周叔叔觉得自己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你倒不用考虑我接不接受的问题,你得想想你爸你妈要是知道这事儿能不能接受。”

“叔您看,他们也不管我。”周睿洋笑着说,“跟我有点儿血缘关系的人里,也就您对我好了,所以我带着沈乐童来见您了,无论如何,我希望从您这里得到点儿支持。”

周叔叔心里酸了一下,因为自己没有孩子,他也确实曾经将周睿洋当成自己的儿子看,听周睿洋这么说,周叔叔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叔。”周睿洋继续说道,“您就算是假的也好,骗我也好,您在沈乐童面前表现出能接受的样子成吗?我就想让他知道,在我家这边,他沈乐童是被接受的。在这之后,您怎么骂我怎么揍我都成。”

周叔叔听着这番话沉默了很久才再开口,说道:“小洋啊,叔知道了,你的事儿自己想好就成,叔没有那么大的权利要求你怎样怎样的。”

“真的啊叔,那是您……您同意我们两个了?”周睿洋睁大了眼睛兴奋地问。

“没有。”周叔叔摇头,弄得周睿洋的心里凉了一下,神色瞬间暗淡了下去,周叔叔瞄着周睿洋的表情继续说道:“我只是不反对,至于接下来的路,你自己走去,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哎,成!”

这天晚上,周睿洋的婶子做了很大一桌子菜,婶子是个很温和的人,笑起来暖暖的,做得一手好菜。周睿洋很久没吃过这么家常的东西了,连着吃了好几碗饭,沈乐童则有些拘束,虽然剩下的三个人一个劲儿地给他夹菜,他也并没有吃多少。

“诶,小伙子,咱爷俩上院子里喝两杯去吧。”晚饭快要吃完了的时候,周叔叔对沈乐童说道。

沈乐童咬着筷子怔了一下,瞄了一眼同样咬着筷子发怔的周睿洋后,说道:“好。”

周叔叔笑了,让婶子去拿了一些花生米果干之类的东西,还拿了一瓶白酒和两个杯子。周叔叔将杯子塞给了沈乐童一个,说道:“走啊,今儿天晴,院子里的星星好看,城里面看不见。”

沈乐童握着杯子,在今儿总算是打心眼儿里笑了,跟着周叔叔去了小院子的一个小方桌旁边。

周睿洋依旧咬着筷子,疑惑地抬眼看了婶子一眼,婶子只是耸了耸肩,也不知道周叔叔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周睿洋笑着叹了一口气,举着饭碗递给了婶子,说道:“婶子,你这菜做得太好吃了,我还想再吃一碗。

小院子里,周叔叔给沈乐童满上了一杯白酒,指着天上点点的繁星问道:“怎么样,这里的星星好看吧。”

“嗯。”沈乐童点点头,抿了一下杯里的酒,那酒很辣,小小的一口辣得他皱紧了眉头,听着周叔叔回忆着他小时候所见的夜空和他小时候的故事。

初春的夜晚,微微有些凉,沈乐童向袖子里缩了一下自己的手,却见周睿洋在这个时候拎了两件薄外套出来,把一件递给了自己的叔叔,另外一件很自然地打开,披到了沈乐童的肩上,然后再一声不吭地回去。

“他对你好。”周叔叔放下手里的酒杯,将外套展开披在自己肩上说道。

“嗯,是。”沈乐童摸了摸肩上的薄外套说道。

“所以你们两个好好过。”周叔叔往嘴里扔了一粒花生米,仰着脖子看着夜空说道。

沈乐童睁大眼睛看着周叔叔,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您,您说什么?”

周叔叔笑笑,“我说,你们两个好好过。”

“嗯,一定。”沈乐童立刻答道,心情像天空中最亮的那颗启明星。

再后来,沈乐童和周叔叔聊了很多很琐碎的话题,聊过周睿洋的小时候,聊过沈乐童自己小时候,甚至聊过周睿洋父亲的小时候,聊得两个人都有些醉了才罢休。

沈乐童回去的时候,脑袋有些沉沉的,脸上微微泛红。周睿洋趴在床上把自己裹得像个寿司一样在等着沈乐童回来。

“哎,你们都说什么了?”周睿洋往一进屋就仰在床上的沈乐童身边拱去,戳着他问道。

沈乐童半睁着眼,翻了个身子把脑袋靠在周睿洋的身上,带着几分醉意说道:“你叔竟然同意了,周睿洋你知道么,你叔竟然同意了。”

“我知道啊。”周睿洋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揉了揉沈乐童的脑袋,“我是不是叫你不用担心来着,我都说了我叔是个可好可好的人了。”

“嗯,可好了。”沈乐童说道,伸手搂上周睿洋的脖子,抱得紧紧地,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是第一次知道,有人支持他和周睿洋的事情会让他这么感动。

周睿洋轻拍着沈乐童的后背,在心里把他所认得的神都谢了一遍。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醒得很晚,晚到没皮没脸的周睿洋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但是周叔叔和婶子可没说什么,俩人也知道这俩孩子昨儿坐了很久的车才来的,旅途疲惫,不愿去打扰他们。婶子看俩人起来了,连忙张罗着给俩人弄了一些吃的。

“叔,谢谢你。”在沈乐童不注意的时候,周睿洋在自己的叔叔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也没等周叔叔有什么反应呢,就跳到一旁,拉过沈乐童说道:“我一会儿带你去后山看看,这个季节那儿的桃花应该开了,漫山遍野的应该挺好看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