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太深了噢要涨要死了&干活累点就屁股两侧疼

动物们在漫天歌唱,恐慌攫住了灵魂。这时,整个鬼神埋葬的地方都被灰色的恶魔所覆盖。可怕的神秘力量封住了一切。在这个空间里,许多试炼只能匆忙逃离,否则没有其他办法,因为有太多强大的恶魔,年轻的君主只能逃离。

“深入鬼神的墓地!“

陈凡压低了声音,让几个人脸色微微变了。

冰心和其他人都第一次参加了最强的测试,但是他们看到了一些关于鬼神埋葬地点的记录。传说世界最深处是所有邪恶的根源。强者玄仙不敢多走一步。如果他深入其中,他将很难活着走出去。

“嗬!”

古代动物的吼声和声波是可怕的。

一只形似魔羊的怪物冲向任煌的领域,准备全力以赴。

“砰……”

陈凡退后半步,一拳就击中了它。银芒穿过天地。

他的身体极其强壮,堪比最强大的任煌,通体绽放炽烈的光彩,如古力·王辅生,一拳祭出,天地都在动,将大妖级魔羊一拳砸飞,砸碎了一块巨石。

“没时间了,走吧!”

他又开口了,抱着慕小晓第一个冲到鬼葬的深处。

冰心和其他人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他们仍然移动,跟着陈凡,开始向最深的黑暗区域冲去。他们有非凡的资质,自然有很大的智慧,知道陈凡的意思。如果他们冲进最深的地方,他们仍然有机会,甚至可能触摸到一些不可思议的神,如果他们呆在外面,他们将几乎死去,强大的玄仙境只能在他们来的时候隐藏起来。

“我不想死,不想死!”

“啊!”

惨叫声回荡,凄厉而凄厉。

许多人试图在混乱中逃跑,一些人发起反击,但是与恶魔种族集团相比,他们的攻击和杀戮似乎太脆弱了。其中,一个百丈骨妖咆哮着当场击碎了三名年轻测试员。

“轰……”

对上帝的恐惧只能波动,出乎陈蕃等人意料的转过头去。

朱西道陷入了极大的困境,被几个强大的古代恶魔包围,心慌意乱。然而,这个人的战斗力无疑非常可怕,撕裂了几个大恶魔,从远古的兽群中冲了出来。

朦胧的人也不弱,头顶的时钟一颤,仿佛山洪暴发回来,砰的一声震飞了几十只凶猛的鸟兽,其中几头没有达到任煌水平的怪物当场倒下,妖血漫天。

这两个人不是盟友。此刻,他们朝一个方向冲去,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停下来。他们都很强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再怎么强大,妖族可是有着堪比玄仙等级的可怕存在,就算是四仙派的高手一起头疼。

“那两个狗娘养的真的没那么强壮!“

秦洛撇着嘴。

虽然我对这两个人很不舒服,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很糟糕。

“这是最好的选择,不要与这些古老的恶魔相撞,并试图躲避它们!“

陈樊川的声音响起,几人迅速逃到远处。

在恶魔团体中,有相当于玄仙等级的恐怖生物,还有更多。只是现在,他们都没有动,显然有自己独立的意识,目光冰冷,俯视着整个空间,他们都是妖族的王者。

“完了,完了,我们都想死,死!”

那些被测试的人狂吼着,面对如此庞大的一群古代恶魔,这对普通测试人员来说简直是一场致命的灾难。因为地下的大崩溃,冲出妖族的人太多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而魔神中最弱的也超过了五天。

“轰……”

突然,一只幽灵鹰冲了过来,它的爪子锋利无比,隔着很远的距离来到陈凡的脖子上。这是一个大恶魔,可与任煌的三重天相比。它的爪子似乎是钢做的。一阵冷风吹过,撕裂了虚空,给远处的陈凡皮肤带来了疼痛。

另一边,一只长着两角的犀牛俯冲下来,皮肤像金刚一样大,它的力量是巨大的。它的身体非常大,几乎相当于一座小山,每一英尺的落差都会让地球颤抖,就像12级地震一样。

“妈的!”

陈凡破口大骂,他不想动手,不想招惹出地下世界那些堪比玄仙境界的恐怖恶魔。但是现在他忍不住了。有太多恶魔向他们扑来,不可能躲避他们。这是不现实的。

由于他无法避免这一切,陈凡选择了开始工作。他向虚拟十字架的侧面迈了一步。他的银色拳头掀起一阵大风,打开了一大片空间。一拳的力量,就像恶魔皇帝一样,照亮了每一寸空间。

“砰……”

很难想象这次打击的威力。没人能说清楚。就连冰心和叶虞丘也变了颜色,这震惊了陈凡的身体。一拳,就这么一拳,打中了两只犀牛角,崩飞了鬼鹰,荡飞了十几只魔仙小妖。

“这小子真变态!”

秦洛瞪大了眼睛,朝着前方加速。

场面有些混乱。在这个地方,许多怪物已经重生,像蝗虫一样密集地穿越边境。一次又一次的审判被撕成碎片,鲜血染污了大地,人们的背因哀怨的哭声而冰冷。

“轰……”

突然,一股狂暴的神仙力量冲上来,当场砸碎了天空。

在地下世界,一个白虎王冲了上来,踩到了恶魔云,他的瞳孔变冷了。他在虚空中变成了一个中年人,然后朝西南方向拍了一下他。

“咳……”

在那个方向,朱希道咳出了血,飞了大约一百英尺。

他非常强大,强大到几个大妖气都阻止不了他,但也是因为他强大,地下世界玄仙境妖王被震惊了,妖眸冰冷吓人,自己动手吧,在这里杀了他。

“哈哈,真糟糕!”

陈凡哈哈大笑,丝毫没有玄仙境妖王天生的紧张。因为这个中年人移动了,他一步走了几十英里,立刻出现在朱西道面前。他仍然被一只大手压住,就像一个从天上地下落下的磨盘。他明确表示,他想杀死朱希道。

“轰……”

另一名县尉开始打雷,惊得几人头皮发麻。

在地下世界,另一个恶魔国王诞生了。两个新的冷芒从恶魔的眼中射出,刺穿了虚空,让朦胧的人砰的一声飞了出去。它的头顶布满了裂缝,好像它会碎成灰烬,消失在天地之间。

这个地方,朦朦胧胧的男人和朱西道开始最直接,已经杀死了至少六个任煌级怪物,这让陈凡看到心惊,道安这两个人真的很凶。而与此同时,他心底也笑了,因为与人族相比,妖族更有凝聚力,两人如此斩杀妖族强者,显然激怒了玄仙境界的妖王,此刻诞生了,要杀死这两个人。

“真糟糕,杀了那两个混蛋!”

秦洛也笑了,幸灾乐祸。

然而,下一刻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的脸迅速变了,很快他就变得黑了。因为在地下世界,接二连三的神仙冲上天空,震动了整个恶魔的地球。恶魔之王的所有存在都诞生了,出现在天空。

“妈的,没有正义,玄仙班什么时候有这么便宜!”

秦洛伤心地哭了,连陈凡都觉得无语。

这个空间简直太恐怖了,从进入到现在,玄仙级别的恐怖存在都不知道有多少。要知道,这样一系列的存在,在紫微星出现了一尊足以令人惊叹的雕像,但是有那么多鬼魂被埋葬,颠覆了常理。

“呜呜……”

慕小晓的肩膀上,一只五彩鸟轻叫,小心翼翼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是陈凡从火堆里带出来的。他把它给了慕小晓。这次最强的考验,小家伙和他一起进来了。

“别害怕,我姐姐会保护你的!”

慕小晓大眼睛眨巴眨巴,却恍恍惚惚地看向陈凡等人。

陈凡的眼睛转动着,他只有四个字。像以前一样,他说,“风很紧,风在撕裂!”

朱西道和那个朦胧的人遭遇了最可怕的危机。两名玄仙级妖王亲自追杀他们。每次他们开始工作时,他们都会打破大面积的空间。陈凡等人的力量让他们头皮发麻。他们不敢在这个地方呆一会儿,很快就冲到了黑暗地区。

“轰……”

浩浩荡荡的仙道压浩浩荡荡,像一片天空压下来,陈蕃等人当场咳出鲜血。

“我#$%……”

看着身后的场景,陈凡差点跳起来叫娘。

他叔叔的手下,他们几乎都在试图躲避攻击,杀死古老的恶魔,害怕的是与他们的碰撞会吸引妖王的侧翼。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尽了最大努力避免战斗,但是他们仍然吸引了玄仙巫妖王,他们仍然有四个人!

饶是他们实力强大,可以轻易斩杀任煌级别的强者,但是面对玄仙级别的恐怖,他们相差太多,只是一个个悬崖被一扫而空,身体一个个颤抖着,鲜血淋漓,似乎比陈凡的身体还要龟裂。

这时,四个巫妖王一起走了出来,从大自然外面释放出来的妖元力瞬间封闭了四面的所有空间,困住了几个人。八只冷漠的眼睛扫了过来,让几个人吓了一跳,他们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机,四个妖王杀了他们!

“一群坑害他们父亲的老恶魔是无耻的!“

陈凡大骂,只为了打架。

银色神泉震动了天空。这时,他就像一个能闻到天地味道的大火炉。杨志刚的气息在它的表面移动,将体力推到极限。

“嗡……”

冰心在漫天飞舞着神圣的雪花。天气非常冷。

叶虞丘的脸微微一变,他的手很轻,他的魔力也很惊人。

陈毅锋摇晃着身体,直接拍了一张模糊的上帝的照片,这震动了天地。

慕小晓的双手一起移动,如柔和的水云,划出空间神圣的力量,扫过田野和八个贫瘠的地方,让四个妖族的国王同时望空,四双妖眼射出八道冷妖芒,全都盯住了俏皮的女人。

秦洛不愿意落后,用石刀冲出身体,将其砍下,劈开虚空。

六个人都极其强大,齐琦动手,由此产生的力量太可怕了,崩溃了,毁灭了一切。然而,在玄仙妖王面前,这些措施太脆弱了。一只野兽的爪子向外倾斜,在空气的压力下折断了一切。几个被震惊的人倒飞过来,咳出鲜血并撕裂了他们的身体。

“轰……”

黑暗兽的爪子从未停止过。六个人被甩掉后,趋势并没有减少,但是他们被慕小晓抓住了。

其他种族中拥有神奇力量控制太空的人已经出现了。作为恶魔种族的国王,他们不想离开她。

“月亮在天空歌唱!“

叶虞丘喝得清清楚楚,第一次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圣光。

宁静安详的道教音乐在天地之间飘动,恐惧攫住了灵魂。似乎天堂正在上演神圣的喜剧。几十个恶魔级的大恶魔在地震中颤抖,鲜血溢出。成千上万的圣光从天而降,就像陈凡的雷神战术一样。它温柔而霸道,它的力量震动了九天。

她看到了妖族国王的企图,此刻在慕晓晓面前,独自面对着唯一的动物爪子,施展出最强的秘术,胜过任煌的七窍大妖恐惧,妖身颤抖。在这个女人身上,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叶虞丘是年轻的君主。他可以轻易地杀死任煌的强者。但是现在,她面对的是玄仙妖王,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她瞬间就被卷走了,咳出了鲜血。

“姐姐!”

慕小晓焦急的叫着,却动弹不得,她的身体被无形的妖力禁锢。

“封装恶魔,改造神灵,摧毁雷电!“

陈凡怒吼一声,三种颜色的神流遍全身,金色的山峰直冲云霄,银华明亮,紫色的弧线噼啪作响。这时,他不再保留一点力量,佛经、道教经典、雷神诀、三部古代经典都跑了,可以控制妖族邪灵神通的秘法全部施展出来。

“嗡……”

封印魔法封印压制了十面,转动魔法符号抹去了魔元,紫神霹雳的大地破碎了,空间扭曲了。如此巨大的力量,顿时震惊了整个鬼葬,一些强大的任煌级大妖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有些害怕这种力量和恐怖。

然而,像叶虞丘一样,虽然这种力量很强大,但它离恶魔之王的眼睛很远。在他们眼里,穆晓晓是唯一能看到它的人。因为她控制着空间化身,这是一种绝对的资本,让四大妖王亲自杀死。

冰心、陈毅锋、秦洛几人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此时此刻,所有的手都在展示,最强大的手段也在展示,打破了空间碎片。这种力量,就算任煌升到强者也会皱眉,需要小心应对。

然而,在宣县班的眼中,这些措施非常脆弱!

涂成黑色的动物爪子划过天空。四个巫妖王的眼睛保持不变,依然冷漠。空间化身被称为至高无上的上帝,但是如果控制它的主人不够好,他只能死去,无法发挥他应有的力量,也无法让他们今天深受感动。

“噗……”

“噗……”

“噗……”

与此同时,这三个人倒飞过来,咳出鲜血,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嗡……”

恶魔光芒浩荡,禁锢一切,黑暗动物的爪子仿佛能摧毁一切,冷静下来。

“该死的!混蛋!”

陈凡的眼角裂开了,他的眼睛是红色的,他的身体闪烁着三种颜色的神芒。与此同时,他正尽最大努力移动身体里的银色铜片。他几乎疯了,开始燃烧源头,并脱离这个像泥藻一样的空间。

另一方面,叶虞丘很焦虑。像陈凡一样,这个女人也开始燃烧生命之源。眼前的这个紫衣女子,可是她唯一的妹妹,平时惯坏了,生怕她受到半分委屈,此刻穆晓晓面临死亡危机,她心里有多焦急可想而知。

冰心嘴角溢出了鲜血,但是身体外面有纯净的雪山到极点。她在冰宫里很孤独。叶虞丘和穆晓晓是她最好的两个朋友。这时,她也开始燃烧源头,爆发出恐怖的力量,让任煌的九霄恶魔胆战心惊。

“色狼,姐姐,冰心姐姐,不要!”

慕小晓喊道,蕴在大眼睛里,却动弹不得。

几个人将本源的力量烧得可怕到极点,但是仍然很难进入玄仙级妖王的眼中,兽爪向下,从远处撼动世界,让几个人咳出鲜血,鲜血滴落在身上,生命之光瞬间微弱到极点。

“呜呜,呜呜……”

小家伙焦急的呼唤着,五颜六色的翅膀扑了上去。它没有多少力量,甚至无法与微观层面的小和尚相比,但它也毅然挡在慕晓晓的面前,愤怒的盯着黑暗兽的爪子,以小身体对抗着主人的魔爪。

“小姑娘,让开!”

慕小晓焦急地喊道。

在黑兽爪的压力下,它身上的破坏力更加可怕,似乎能够摧毁天地间的一切。然而,在下一刻,从天空压下来的野兽的爪子突然剧烈地颤抖起来,摧毁天地的恶魔力量突然崩溃,消失得无影无踪。

“古老的皇室!”

动手巫妖王的身体颤抖着,他第一次吐出了话语。他冷酷无情的恶魔眼中充满了恐惧。他盯着这个手掌大小的五颜六色的小家伙,好像他看到了一个鬼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