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吗不痛就继续宝贝-宝贝,腿张开让我舔一下

五十四、对的人,错的时间(上)

“嗯!”幻夜听见秋夕发现他的胎记,便淡淡的回到,不带任何一点感情,毕竟这样的胎记就是噩梦,更是令人无法逃脱的诅咒。

秋夕看幻夜不愿意多提,她也不多问,“你说的那人呢?”

“将人带进来!”幻夜缓缓地穿上干净的衣服,秋夕就坐到一边,毫无要帮忙的意思,毕竟她也是伤患,她勉强帮他幻夜已经是好了,如果还要伺候他穿衣,那直接到她伤口(爆)裂了。

门被推开,一股冷风吹进,吹醒了两人各自的神游,秋夕看着一个壮硕的男人带着黑色的头套被人拉着进来,她疑惑地看着幻夜,而幻夜挥了挥手,示意那男子后面的暗卫将男子的头套拿掉,秋夕看着满脸憔悴,头发凌乱的徐寒。

“这是怎么回事?”秋夕不禁问道。

“在逍遥庄看见此人十分可笑,看见他想去救你,但是却被人活生生打成这样……”幻夜冷冷地说道。

“原来真的是你……”徐寒听见熟悉的声音,缓缓抬起头看着秋夕,自嘲道。

“为何要救我?”秋夕看着徐寒眯了眯眼睛,“你不是逍遥庄的人吗?”

“我徐寒是天地男儿,并不是逍遥庄的人。只不过逍遥庄官家给了我一碗热饭吃,我便为逍遥庄卖命。”徐寒看着眼前平安无事的秋夕,不禁叹了一口气,但是脸上却露出欣慰的样子。

“给你一口饭,你便卖命。你的命真不值钱。”秋夕不禁笑道,“若是我给你三餐温饱,并且为你娶下媳妇,你岂不是一辈子报答我的知遇之恩?”

“是!”徐寒听见秋夕的话, 不禁眯了眯眼经,“你不是出卖了逍遥庄,我不知你会不会出卖我呢?”

“我没出卖逍遥庄,我只是去救你,不想你被侮辱罢了。”徐寒实话实说而秋夕不得不打量着徐寒“凭什么信呢?”

徐寒看着秋夕的疑惑,“我的命是你让他救下来的,自然我的命便是你的。若是你能保证你说的话,我自然而然甘愿为你卖命。”

“嗯!听着先!”秋夕知道眼前堂堂七尺男儿说的话,必然是江湖中的义气话。

“这人留吗?”萧御風看着秋夕停顿下来,便问道。“留吧!”

“带下去!”萧御風吩咐暗卫将人打下去后,“人先留在你这里,我找到地方安置他,我再来领回去。”

“嗯……”萧御風点了点头,秋夕不禁打了一个哈欠,推开门,便看见天空慢慢变光和变白,随后过一会便看见一个鸭蛋黄般大的太阳没有热度没有光彩夺取的太阳升起。

“若我以后能找到一个男子,能看见我如同这颗太阳般没有热度没有耀眼的光满,只是纯真而美丽的真实,我便会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秋夕看着如此美的日出不禁说道,而身后的萧御風不禁一愣,着太阳再看着秋夕,默默地记下秋夕的话,但是秋夕却深深知道她说的可能一辈子都会实现。

秋夕点了点手指头,发现选秀的日子慢慢逼近。她身体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成一条难看的“毛毛虫”。

自从她从逍遥庄回来后,被幽歌狠狠的痛斥了一番,随逸仙也拒绝带她出去玩的情况下,竹御凌似乎真的消失在她的世界。她不敢去找竹御凌,毕竟她瞒着他去做他不喜欢的事情,她没有底气去找竹御凌。

她也正因为这段时间在康复,幻夜也似乎消失了一样,什么消息都是靠幻一来传递,在她身边的人除了幽歌和随逸仙的出现,其他人更是消失了。

连萧御風也消失不见,但他证明自己是关心她的,倒是下了几道圣旨,叫她好好养伤并且赏赐了许多补身体的补药和珠宝给她,但幸好他不出现,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突然对她那么温柔似水的萧御風。

秋夕却不知道萧御風那几道圣旨明面上将她说的非常好,但是暗地里将她推到风尖口上,使没有一个世家敢向她下聘书,所以她只能入宫成为他的妃子。

再加上他为她在民间塑造的为百姓造福,智斗逍遥庄和御前救驾以及才貌双绝的形象,使天下百姓纷纷都啧啧称叹,进一步提高了她的名望的同时,也秤了众矢之的,让各个家族都要求女儿必须像她学习,因而也成了京都众贵女的羡慕妒忌以及恨的目标。

秋夕无奈的坐在自己闺房里叹了一口气,看着竹御凌送她的针包,在犹豫不决的要不要去竹林轩找竹御凌认错,却在这时翠翠拿着柳毓儿的帖子送了进来。

秋夕看着翠翠递过的帖子,慢慢的地打开,“天灯宴是什么?”

“天灯宴——可以追溯到在很久以前,战乱四起,一位姑娘思念在外打战将军而放一盏天灯,祈祷将军在外平安无事,并且凯旋归来,寓意胜利的意思。现今变成了男女相见,共同放一盏天灯,寓意佳偶相成。”翠翠知道自家小姐没有去过天灯宴,自然不懂天灯宴的意义。

“嗯?”秋夕将手中的帖子放下,“那为何会变成佳偶天成的意思?”

“小姐你就不懂了,最后那位将军凯旋归来,并且没有收下陛下赏赐的美女,反而求陛下党媒人,成全他和那位姑娘,自然他们就在陛下的撮合下成为一对夫妻。现在平安盛世,为了纪念那个那个美谈,天灯宴也自然而然流传下来。”翠翠娓娓说道天灯宴的来历,秋夕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了些许想法。

“以前我有去过吗?”秋夕缓缓的问道,而翠翠低了低头,“以前少爷想带小姐去,但都被小姐拒绝了。”

“今年我们就去吧!”秋夕看着翠翠的样子,不禁笑着说道,“那小姐,我为你准备那天晚上穿的衣。”

“嗯!不过在你准备衣服的时候,你陪我去一趟竹林轩再说。”秋夕已经想好了,通过天灯宴的理由去找竹御凌,并且告诉他,她的感情顺道认错。

“嗯!”翠翠兴奋的点了点头,小跑出去准备马车,而秋夕将那个帖子收到自己的袖子里面。

竹林轩外:

秋夕从马车上走款款的走下来,门童看见秋夕的样子,便直接带着秋夕和翠翠走到竹林轩内部,“公子在凉亭那边……”门童对着秋夕慵懒的说道,他说完便跑到一边玩耍去了。

秋夕对着门童点了点头,她便和翠翠走到凉亭的的桥处,而杜仲刚好拿着药箱从凉亭那走了过来,“终于回来了?”杜仲看着秋夕没穿没烂的样子,笑着说道,而秋夕歪了歪头,看着他,“大公子怎么了?”

“公子中毒,现在导致下半身麻痹无力,现在只能每日施针整治。”杜仲说起大公子的病情,原本舒张的眉头依旧紧紧皱着,“连大公子亲自都解不开?”

杜仲摇了摇头,“公子最不想让你看见他如今行动不便的样子,所以你还是不要多说关于公子中毒的事情。知道吗?”秋夕点了点头,不禁转头看向凉亭,心里不禁担心起来。

“杜仲,你先去忙吧!我去看看大公子……”秋夕抿了抿唇,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上桥,一步一步地走向亭子,并且脑袋回想起竹御凌在亭子里随意走动给她念的诗或者讲的策略,但当她走到亭子前,看着竹御凌盘着腿静静地坐着,温柔地对着眼前的棋局。

她的泪腺似乎太过于发达,所以一想到竹御凌因为中毒而不能行走,而泪眼汪汪的看着他,而竹御凌此刻恰好抬头便看见秋夕泪眼汪汪,不禁内心揪了一下。

“杜仲在你面前嚼舌根了?”竹御凌温文儒雅地说道,而秋夕走到他的对面,吸了吸鼻子,制止住泪水往下流。“你是怎么中毒的?平日你那么小心怎么会无端端中毒?是不是因为你去逍遥庄救我,而不小心中毒了?”

“你的问题真多!”竹御凌轻轻下黑子,而秋夕拿起白子随意摆了一下,“回答我!”

“毒已经中了,再追究原因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竹御凌有意隐瞒他为她试毒而配解药的事情,而秋夕看着他不想再追究他中毒的原因,不禁皱了皱眉头,“你该不会因为女子中的毒吧?”

“嗯?”竹御凌却无奈地抬起头看着秋夕,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秋夕,“是也非也!”

“自古男儿多好色。”秋夕闷闷地说道,毕竟他那是去了逍遥庄是为了救她,但是最后却因为别的女子中毒,导致自己这样。

“嗯!”竹御凌咬了咬牙,决定将她再推远了,毕竟选秀的日子已经到了,已经不用他再做任何推波助澜的事情了。

“哼!”秋夕瞪了竹御凌一眼,竹御凌静静地看着她,不再言语。此刻他知道越加解释他越舍不得她的离开。“天灯宴你知道吗?”竹御凌点了点头,秋夕慢慢说道:“原本想请你当我的男伴出席的,但是现在你这样就免了,所以到时候我会参加完天灯宴,会过来跟你放天灯。你觉得怎么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