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口述被3p时好刺激-他咬着她的小豆豆不放

等到了太后宫中的时候,太后正坐在那紫金流云的椅子上慵散着抱着一只梵猫喂食着,便是见我来才唤来周身的宫女把猫带走。

我向着太后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亦是恭敬的唤了一声母后,身边的莫雪侯春扶着我起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未行朝拜之礼皇后怎的有空闲来我这晚凤殿,况你与皇帝才行周公之礼三日为后才应拜见我这深宫妇人。”

“太后是皇上的母后,臣妾既已与皇上结为夫妻,太后亦是臣妾的母后”

“那皇后既然为哀家与皇帝考虑那也应该为皇嗣考虑,你是皇后要懂得君王之爱不过雨露恩泽要洒向后宫众人,依哀家看这后宫不过予你一人,但为免后宫选秀劳民伤财泽应从宫中选自一二,而哀家看着你身边的侯春倒是长着一副生养的好模样,倒不如封个昭仪留在皇帝身边可好。”

侯春听到此类的话语倒不知是提前编排好的戏码还是真的恐惧跪在了这晚凤殿的地板山间叩着一个又一个的响头。

“皇后娘娘侯春从来没有僭住之心,奴婢知道皇上与皇后少年夫妻情深,奴婢只是想要在这深宫之中垂老并未敢做多奢求。”

我扶起侯春在她抬头望见她眼睛的那一刻并未看见她眼眸之中俱色,许是太后给我编排了我这样的戏码,想着以往我与姜纥情真意切自是不容许姜纥娶别的女子,可她似乎忘了我既已家亡那心中的姜纥早已不在,这皇城中的姜纥不过是这纥朝的九五至尊。

我对着太后盈盈一施随后说道:“侯春姑娘天人之姿自是不该做臣妾的婢女,那择个良辰即日把侯春姑娘册封了吧。”

太后没有看出我的不悦,只是留下了侯春便借口乏了让我出了这晚凤殿。

出了这晚凤殿行走在路上莫雪问我

“娘娘你得婢子就这样在你与皇上的大婚之日被封为皇上的昭仪难道你心中没有不悦之情”

“多嘴,太后的旨意也容得你胡乱猜疑,既然如此你便在这长青路上罚跪半个时辰.”

我故意做出恼羞成怒的模样目的不过是想要莫雪向太后汇报我还对姜纥情根深种自是不能容忍别的女子,久而久之在这后宫之中便会传出我善妒,另一方面不管姜纥对我是心纯疑虑还是内心坚定我还是年少时期追逐她的那个傻姑娘,姜纥的内心都会多添几分对我的愧疚之情。

等我回到章台宫的时候我叫来随侍的宫女打来热水随后帮我卸下妆容繁琐的衣物,我遣了她们出去守在这章台宫的门前殿外。也许是是热水的酝旎这章台宫内很快便雾气缭绕的。

许是太过的困乏和热气蒸笼的原因我的头总是昏昏涨涨的,恍惚之中我听到了推门的声响,我知道未经我的允许这章台宫的门是不能打开了,这层层的惟幔遮挡住了姜纥的身影,他的每一步都非常的轻盈,我遂是假装没有听到这门窗推动和他的脚步声。

本来以为我可以像以往那样一直掌控他的心思却还是不曾像我所料想的那般。

等我转头的时候看见的并不是姜纥的身影落在我眼中的不过是那云锦衣衫。姜纥跳进了画仙池他这不识水性之人把自己沉在池底,而我亦潜入池底把姜纥拖出。

“姜纥,姜纥”我用力的拍打着,看着面色原本更加苍白的姜纥脸色发青。我用力挤压着姜纥的胸膛,向他的口中渡着一口又一口的气。

“叶檀,我一直以为你恨我,也会在我还没有梦醒之际拿着刀子结束了我的姓名,可是你还是会像我们两个在杞县时救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