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老婆我想要了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老婆我想要了

医院里,刘乐正准备下班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是那个胖子杀手的手机,刘乐取出来一看,并没有来电显示。

他透视一眼胖子所在的病房,就立刻催动光影步奔了过去。

关上房门,刘乐用龙魂刀抵在胖子的脖颈里,示意胖子接电话。

胖子受伤很重,本来都想一死了之。

可是,一感觉到龙魂刀的冰冷寒意,一感觉到死神的降临和灵魂的颤栗。

他突然又有了活下去的愿望,还是非常强烈的愿望。

“黑蛋,我是胖子。”他温顺的听从了刘乐的指示。

确定声音是胖子的,对方立刻叫骂起来:“混蛋。”

“废物。”

“为什么还没有把邓如雪杀掉。”

“你要是再不把她杀掉,我就把你杀掉。”

“听到了没有?要想加入无踪社,就必须要完成这个任务。”

“任务简单的不得了。”

“你如果能杀掉她,你就是我们无社宗的正式成员,你还有最后一天时间。”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杀不掉邓如雪,我就杀掉你,晓得不?”

“杀了之后,通知我,我去接应你。”

然后,不等胖子回答,对方已经愤怒的挂掉了电话。

“黑蛋,黑蛋……”胖子大喊,却一点用都没有。

刘乐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我不杀你,你的同伴也要杀你。”

“我,我……”胖子心里悲痛,“你杀了我吧!”

“为什么要叫我杀你?”刘乐问道。

“黑蛋杀人会剥皮,还会吃人的肉,把人的骨头捣碎,加工成骨粉卖钱,我不想死后被他吃了,更不想被他拿去卖钱。”

“所以,求求你了,杀了我,把我送到火葬场烧了吧!”

“骨灰就不要留了,直接倒进河里就行。”

“求求你了。”

胖子恐惧的脸色发黑,不停的朝着刘乐哀求。

刘乐淡淡道:“为什么你要死呢?”

“因为我完不成任务了,我会被他杀掉的。”胖子痛不欲生道。

“我如果帮你把这个黑蛋杀了,你就不用死了吧!”刘乐微微一笑。

胖子猛然一喜:“你要杀黑蛋?”

“我帮你把他杀了,怎么样?”刘乐问道。

“你要多少钱?”胖子也并不富裕,他害怕付不起费用。

“不要钱。”刘乐道。

“这么好?”胖子激动坏了,伤都好了大半,“谢谢您,万分感谢。”

“不要谢我,我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因为邓如雪是我的老婆,我不希望我的老婆出任何事情。”刘乐如实相告。

刘乐的坦诚,一下子打动了胖子。

接下来,胖子就把关于黑蛋的一切消息,全都告诉了刘乐。

原来,这个黑蛋不但喜欢吃人肉,还喜欢玩女人。

都是直接把女人玩死。

而且还喜欢睡女尸,都是睡了几天后,才吃肉。

而且,他在做任务之余,还会对普通人下手,可谓是残忍至极。

“放心吧,我去帮你杀了他。”

眼看胖子说起黑蛋,都满露恐惧之色,刘乐就安慰了他一下。

“一定要成功,你要是失败了,我肯定活不过明天。”胖子颤声道。

刘乐立刻给邓如雪打电话,叫她在公司等着自己。

然后,他急忙离开医院,就立刻赶去了长江医药公司。

此时,天色已晚,员工全都下班了,只有邓如雪还在公司里。

只有两位邓家的保镖还兢兢业业的等着邓如雪。

刘乐让保镖先下班,然后就走进了大楼里。

总裁办公室,刘乐把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邓如雪听得胆颤心惊:“无踪社的人要杀我,还要吃我的肉?”

“老公,你要保护我。”

邓如雪一头扑进刘乐怀里,抱得死死的:“我还没有修炼成功,我还不是武者,要是遇到那些武者,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

刘乐捧着她的苍白脸蛋,安慰道:“不要害怕,我找过来,就是想做个局,把那个黑蛋引出来除掉,只要除掉这个黑蛋,你就安全了。”

“所以,你要配合我。”

邓如雪问道:“要我怎么做?”

“扮演一个尸体,然后我声称把你杀了,黑蛋就会过来。”刘乐道。

“好,我听你的。”邓如雪急忙答应,接着又问,“这个黑蛋为何杀我?”

“有人指使吧!”刘乐猜测道。

“是谁在指使?”邓如雪追问道。

“等抓到黑蛋,问一问,咱们就知道了。”刘乐也满腹疑问。

“老公,一定要把这个杀手抓住。”邓如雪认真道。

“放心吧!”

接下来,刘乐就开始布置。

他让邓如雪倒在沙发上,把邓如雪的衣裙撕破,又在邓如雪身上洒血。

“这血是哪来的?”邓如雪惊讶道。

“我自己的啊!”刘乐让邓如雪看他的手指头,那里已经被划破。

小黑龙想要吞噬,却被刘乐阻止了。

此时,小黑龙正在丹田灵海里叹惜呢:“浪费,主人,你太浪费了。”

“简直是暴殄天物。”

“主人,你可知道,你的血是宝物,是非常好的宝物,不能浪费啊!”

对此,刘乐毫不理会。

为了演的逼真,只能用血;他不用自己的,难道要用邓如雪的吗?

他可舍不得对邓如雪下手。

“你……”邓如雪有些心痛,一把抓住刘乐的手,就舔了舔刘乐的伤口。

“哎呀,你干嘛!”刘乐笑了,被邓如雪舔的好奇怪。

“帮你疗伤啊!”

邓如雪认真道:“口水具有消毒的作用,你知道不?”

“你难道不知道吗?自然界的动物,在受伤后,总是用舌头舔舐伤口,这样能消炎止痛,还能让伤口更快的好起来,人类也是一样的。”

“可是,我还没有弄好呢。”刘乐又把鲜血挤出来,在邓如雪脸上也撒一些。

只到全部弄好了,刘乐这才把手指头放到邓如雪嘴里,让她帮忙。

其实,刘乐只要针灸一下,伤口就会立刻好转,而且还能立刻好转。

不过,他还是更喜欢邓如雪帮他舔舐伤口。

那模样,真的非常很迷人。

那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

而且,他还可以抚摸邓如雪的秀发和脸蛋,欣赏邓如雪的每一个眼神和动作。

“老公,好了。”五分钟后,邓如雪停了下来。

刘乐忍不住,一口吻在她的嘴巴上。

邓如雪脸红了,比鲜血还红;她也回吻了刘乐一口,吻得深情无限。

这让刘乐越发动情了,差点在邓如雪身上催动销魂指法。

“好了,不要这样,你还没有经过我的考验呢。”邓如雪强行把刘乐推开。

刘乐笑道:“今天,算我过几关?”

“还没有把杀手抓到呢,抓到再说吧!”邓如雪翻了个白眼。

“好,那你准备好了。”

刘乐取出胖子的手机,输入胖子提供的号码,直接拨打了出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刘乐学着胖子的声调,故作激动的说道:“黑蛋,我把邓如雪杀死了,我完成了任务,就在长江医院公司里……”

“哈哈,好,你把尸体背到……”黑蛋立刻命令起来。

“我,我受伤了,我没办法背着尸体赶路。”刘乐装出痛苦的声音道。

“麻的,笨蛋,等着老子,老子马上就过去。”对面的人骂骂咧咧道。

挂了电话后,刘乐又把邓如雪的头发揉乱,让她躺在沙发上装死人。

为了逼真一些,刘乐还把办公室弄乱,并把玻璃窗敲碎。

然后,他藏起来,耐心的等待着。

此时,公司早已经下班,天色也完全黑了下来。

整幢大楼的灯光突然完全熄灭,顿时变得黑咕隆咚一片。

“老公,你在哪里?”邓如雪有些害怕。

“我就在窗帘后面。”刘乐轻声道。

邓如雪这才放心了,然后,就继续扮演死人。

刘乐在等待的时候,还不停的透视四周,寻找着可疑的目标。

半个小时后,有一位蒙面黑衣人躲过监控,来到公司大楼附近。

他并没有走进大楼里。

因为里面到处都是监控,还是无死角监控,他显然不想暴露自己。

七拐八绕,他最后来到大楼后面,然后开始攀爬。

墙壁虽然很光滑,连一个管道都没有,但是这显然难不住武者。

更何况这位黑衣人,还是灵境小成武者。

刘乐感觉到,他会从窗户上钻进来,就躲藏到了沙发后面。

有透视眼就是好,对方的一举一动,全都被刘乐看在眼里。

要不然,他爬到窗边就会发现刘乐,肯定会转身逃跑。

刘乐可不想费时费力的去追杀他。

很快,黑衣蒙面人就从一楼爬到了二十六楼,他从刘乐打破的窗户上翻身而入,气不喘心不跳,目光如电的打量着。

武者的目光,比普通人强上许多,实力越强大的武者,目光越好。

哪怕夜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也能看到大致轮廓。

这个黑蛋,就一眼看到沙发上的邓如雪,还嗅到了血腥味。

他顿时放松了警惕,露出笑容:“胖子。”

“胖子。”

没有听到回应,他顿时生气了:“麻的,死哪里去了?”

“黑蛋,我受伤了。”刘乐在沙发后面,学着胖子的声音说道。

“废物,蠢货。”黑蛋一边怒骂,一边走向沙发后面。

同时还扫了邓如雪一眼,舔着嘴角道:“这娘们好美,肉一定好吃……”

然而,还没等他把目光收回来,刘乐就暴起前冲,龙魂刀直接刺入他的丹田。

黑蛋全身的灵力顿时消失不见,他痛呼一声,就像被电打了似的哆嗦倒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