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H小说网&男的把酒倒在女的下面喝小说

恼怒无面之下,张全正要拼死一搏,这时候,却感觉双脚下的地板传来连绵不绝的振动。嗡嗡嗡的闷响毫无规律却又连密,酒楼中的客人只觉得这博味轩从上到下都在响动。什么(情qg)况张全一脸疑惑,博味轩老板皱眉不解,难道是地震

多年以来,还从未听说过北凉有什么地震天灾的正在这时,站在酒楼门口的几位客人向外面眺望,随即大惊小怪的惊呼起来,“是虎豹营”“外面来了好多士兵”博味轩外,长街拥挤。

密密麻麻穿着黄色戎装的士兵分别从街头街尾奔跑而来。放眼望去,南北两方向博味轩并拢的兵卒怎么说也有三百人。城中不能骑马,所以他们((操cāo)cāo)练着整齐的步伐小跑而来。枪兵列阵在前,刀剑手紧随其后。这整齐一致的步伐,犹如一声又一声连绵不绝的闷雷在地面响彻。

北凉虎豹营,还未近(身shēn),便已感受到了这威风凛凛、如山似塔的气势。张全愣住了,区区两个小毛贼,交给六扇门处理不就得了怎么还惊动了虎豹营博味轩老板双手紧紧抓着栏杆,心中想到了些什么,一张脸变得煞白,(情qg)不自(禁j)瞧叶圣和花无痕看去。自己对虎豹营的将军巴结已久,但是人家一直对博味轩不冷不(热rè)的,今儿个这么大兴旗鼓,肯定不是为了照顾自己场面来的

博味轩老板慌了,双腿有些发软。咚咚咚,虎豹营接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数百人踏动的频率和声响竟然不约而同达成一致,就像是一名巨人在靠近。每一脚,都踩在了酒楼客人中的心底。

咚咚伴随着一个尖锐的哨声,脚步声再响起三声后便没有了动静。虎豹营,已经左右包围住了博味轩这三丈酒楼,密不透风北凉虎豹营是最为唐文帝看重的部队之一,曌朝最精锐的部队在京城,乃是精心编制的御林军。其次之外,便是这守卫着北边疆土的虎豹营。

虎豹营,是唐文帝重金培养出来的精锐部队。他们所用的兵器乃是朝廷从青龙会大力购买来的尖兵利器。率领军队((操cāo)cāo)练士兵的乃是唐文帝最为信任的将军乔峰。乔峰乃是开国功臣,是紫腰带高手,手下杀敌俘虏的乱党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是朝中除去左右丞相唐文帝最为信任的人。

有这样一只精锐的部队驻守在北凉,这也使得北凉百姓人人安居乐业,避免被异族侵入。因为,虎豹营的旗号,可比六扇门甚至北凉城主更要深得人心,更为威望。砰酒楼大门被推开,一个剑眉硬朗、五官大气浩然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身shēn)穿劲装,露出了结实棱角分明的肌(肉rou),(身shēn)后披一件黑色斗篷,一双眼睛望过来,如鹰锐利,却又有着牧羊犬般的温和。不少客人只是偷偷打量一眼便低下了头,而张全更是诧然,举着横刀高声打了一个招呼,“乔将军酒楼之中有两位捣乱生事的贼人将军可要小心提防,莫被伤到了”

原来此人就是北凉虎豹营统帅、朝廷三品将军乔峰乔峰剑眉一扬,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朝二楼望过来,顿时露出一丝忍不住的微笑。叶圣眼尖,明白瞅见这乔峰看的是花无痕,也是对着自己这位知己好友微笑打招呼的。叶圣只觉得浑(身shēn)舒适,既然靠山是这样的人物,那么自己就放心了。

“六扇门办案,怎么还需惊动到普通老百姓呢”乔峰收回眼神打量了一下酒楼大厅的狼藉场面,然后微笑说道,“各位,此处由我们虎豹营接管了,闲杂人等请先离开,酒饭钱由我乔峰付了。”

一帮客人看样子都对乔峰不陌生,十几位老百姓壮胆向乔峰道谢离开,看到等候在酒楼外两侧的士兵密密麻麻、一(身shēn)如纲似铁的杀伐之气,百姓们只觉得腿软有些迈不动步子了。这便是守卫疆土、战场杀敌的虎豹营吗

乔峰将军亲自率领虎豹营来到博味轩,博味轩老板陈池自然要亲自迎接。慌不择路一路小跑,从三楼奔到一楼大厅后,陈池微笑凑上去,“乔将军,今(日ri)怎么有空前来酒楼小坐啊”“我听闻我的好兄弟受了委屈,所以过来看看。”

陈池一听,差点吓得跌坐在地,乔峰的朋友那还能是谁不就是叶圣和花无痕了乔峰是京城皇帝(身shēn)边的红人,当年伴随唐文帝开国立朝立下赫赫战功,他这么一尊大佛(身shēn)居北凉,那就是北凉的皇帝先不说县长、六扇门得看乔峰脸色,就算是北凉城主想要修建扩路,这样的小事儿都会先禀报给乔峰定夺

不过幸好这位土皇帝是出了名的正义凛然,刚正不阿,深受百姓(爱ài)戴,不但没让北凉乌烟瘴气,反而红(日ri)当头,晴空万里久经商场,博味轩老板不怕贪官,最怕的就是和自己不能同流合污的清官

陈池紧张了,明知故问,却也是有点不死心的追问道,“不知道不知道在场哪位是乔将军的朋友”乔峰抬头,望向了对面二楼风度翩翩的花无痕,“花兄,别来无恙这南下数月,可有什么收获”

花无痕优雅一笑,依栏回答,“这些(日ri)子,交了不少好朋友,也新学了不少有趣的武功,等回头好好跟乔大哥唠叨唠叨”乔峰开心一笑,随即收敛笑容,斗篷一甩,就近挑了个凳子坐下,“陈老板,你这酒楼,有人闹事”

瞧着乔峰跟花无痕真的相识,抱住了一条大粗腿的叶圣得意洋洋露出笑容,没想到吃白食还能有如此嚣张的排场,这花无痕来历果然非同小可啊张全一时间也是怔住了,瞧花无痕和乔峰称兄道弟,张全便领着衙退后几步不敢吭声了。乔峰可是朝廷正三品的大将军,而张全自己只是一个六品捕快,这蚍蜉怎可撼树

陈池站在乔峰(身shēn)旁不敢落座,这乔峰肯定是要包庇自己好兄弟了。自己今天这顿饭算是白白牺牲了一分钱捞不到,自己掌柜的死也是讨不到说法了。陈池犹豫,一口怨气往肚子里咽,“没有没有的事儿。都是误会,乔将军可以带着您的两位朋友走了”

乔峰安坐圆凳之上,(挺tg)(胸xiong)抬头,坐姿端正大方,抬头瞧着陈池这敢怒不敢言的模样,乔峰微笑,“坐。”瞧着乔峰似乎要和自己促膝长谈,陈池便立刻乖巧坐了下来,“乔将军有何吩咐”

“我是公私分明的人。”乔峰拍了拍自己的(胸xiong)膛,旁人若是说这话,便只是一个虚伪的笑话,但是说这话的人是乔峰。即使是博味轩的老板陈池,都不由得深信不疑,对乔峰刮目相看看起来。

“所以,就事论事,有一说一。”乔峰伸出手和蔼拍了拍陈池的肩膀,“如果是我朋友确实有错,冒犯在先,那么我也不会轻饶了他”见乔峰说的一本正经,陈池信了,心里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舒心的微笑。

二楼的叶圣则不以为意撇嘴,靠近花无痕说道,“你这个朋友还(挺tg)会演戏的。”花无痕扭头瞥了叶圣一眼,似笑非笑道,“乔大哥可是个正人君子,是个铁面无私的大将军,如果我有错,他确实不会包庇我。”

叶圣一愣,随即忐忑不安问道,“那我刚才打的人、收割的(性xg)命怎么算”“杀人受处罚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乔大哥会如何批判你。”花无痕级嘴角上扬,一张英俊的脸上毫无掩饰幸灾乐祸的笑容,“所以我之前就说过了,对酒楼的人来软的,你偏要来硬的,大吵大闹,即使是我,也保护不了你了。”

叶圣紧张了,抓着花无痕胳膊道,“你这个王八蛋不是说即使我杀人也没关系吗就是听了你的话我才敢动手的”“是没关系啊。你杀人和我有什么关系”花无痕轻笑。叶圣则瞪眼诧异,这么狼心狗肺、无(情qg)无义的人他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乔将军,你有所不知。”陈池准备大诉苦水,伸手指着二楼的叶圣道,“这小子宴请您的朋友在我酒楼做客,然后似乎准备吃白食,拒不付账不说,甚至还出手杀了我的一名掌柜”

“哦发生了命案”乔峰发现事(情qg)并不简单,眉头一皱,一双锐利的眼眸直勾勾盯住了叶圣。瞧着叶圣还抓着花无痕胳膊两人关系似乎亲密,乔峰似笑非笑,仰头朗声问道,“这位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吃白食不说,还要在酒楼内动手杀人,就有些过分了吧”

叶圣备受瞩目,察觉到酒楼里旁人那责怪、不满的目光,他连忙咳嗽一声,彬彬有礼、装腔作势的拱手道,“在下叶圣,来自龙岗。为了龙岗社稷,所以来北凉向城主考察学习。”

叶圣这话说的不一般,一开口,就令人知道他(身shēn)份不凡。那陈池也是个圆滑之人,细细琢磨这话一番,不由得皱眉问道,“你是龙岗县长”“错,区区不才,只是龙岗城主。”叶圣装作不经意将腰上的蓝腰带向前(挺tg)了(挺tg),谦虚说道,“就是数招之内击败独孤傲雪抢下龙岗城主一位的叶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