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快穿和禁欲高僧

六年后。

狂风卷起尘土。

几万人马齐心吼出一声“杀!”个个身着铠甲提着手里的兵器就无所畏惧地往前冲,去斩杀面前的敌人,保家卫国!

一场血战开始,千百年来在沙场上一遍一遍地重演着,但是,胜的永远只能有一方。但却永远不会有对的那一方。

盛朝的军队,首当其冲,气势如虹,英勇无畏!而北怀国的也是一样,谁还不是为了那寸土,敢于拼命。兵矛相撞,呐喊声和血溅声一片片。一个个的勇士,身上被捅了好几刀,倒在地上。

花祭骑着战马,一身软甲,戴着纱帽,遮掩住了所有的面容,她手里提着寒光剑,只见剑光一闪,在她眼前的人便没了声息。她冲在军队的最前面,斩杀敌人的同时还会保护本军的将士。

白笙皱着眉头,死死地抵着,他的长剑上,几十长矛抵在上面,只要他一松力,他就会被这些长矛刺成马蜂窝。

花祭杀掉脚边的敌军,架着马就冲向他的方向,骑在马上就一脚踢翻几个敌军,抽出腰间的鞭子,一扬手“啪”的一声鞭响,白笙手里一松,再看那几个敌军,身上留有一条深深的鞭伤,竟似一条沟那般淌着鲜血,没了声息。他感叹于花祭本领之大,若是平时他肯定会觉得她身段狠辣,但现在是沙场自然不一样。

“多谢花祭大人救命之恩。”他拱手道谢道。花祭没出声,但他明显地感觉到一道轻蔑的目光,还听到一声轻轻的嘲讽声“哼”。

花祭没理他,骑马而去,继续投入战场,她下手毫不犹豫,眨眼功夫就杀完了她那一片的敌军。

十岁那年因为有人伤害她母后的愤怒,就砍了别人一只左臂,现在她是为了保护这份土地而作战,尽管现在这土地的名字不属于她,但无论它叫什么朝,它始终在这里。

她给自己找了个想法,那就是当她在这块曾经属于离家的土地作战时,她是在为自己作战,因为,她始终会复仇,夺回一切。只有这个时候,花祭才会觉得自己不是在为顾默影做事。

站在高楼上的三王爷顾默影,一身战甲将他衬得更加的英挺,周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压,鬼斧神工的脸让无数女人尖叫,只可惜面无表情,眼里是万年不化的寒冷。他俯瞰着下面的战场,目光只注视在花祭一人身上。看着她那英勇的样子,她奋不顾身的样子,她骑着战马冲杀在前面的样子,嘴角勾起,却不带任何笑意。

战争渐渐接近尾声,日头也渐渐沉了下去,北怀的人马所剩不多,而盛朝的却还剩下一半,花祭带着剩余人马,有条不絮地指挥着,将北怀人马逼退几十里。

花祭收了兵,一言不发回到顾默影身边,好似她只是顾默影的一个小侍卫,刚才奋勇杀敌的铁血战士不是她一样。功劳是三王爷顾默影的,她只是奉了三王爷的命去辅助战场罢了。这就是她跟顾默影这么多年的相处模式。

不远处的高楼,另一个人将一切看在眼里。嘴里轻念道“花祭……”好看的剑眉微微皱起,手里把玩的杯子应声而碎,“哼,总有一天会为我所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