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_把她压在门上边又要了一次

神王有些讶异地看着我举止得当的回礼,不过,他的表情控制得很到位,那转瞬而逝的表情——几不可见。

神王离开后,子歇就活跃了,一把将面前那乱糟糟的红线巴拉开,跳到我面前,围着我转了好多圈。

我没有理会他那打量的眼神,心中兀自心惊,刚刚我试图对神王使用读心术,却只能看到一片灰蒙蒙的世界,根本就没法触碰到他的意识,看来这读心术对于灵力比自己高深的人确实无用。

回过神来的时候,子歇这家伙还在围着我转,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你不晕啊?!”

子歇乐呵呵看着我笑:“不晕啊!我怎么都看不够呢!”

无痕:“……”

赤金:“……”

有说话这么赤裸裸的月老吗?!看起来很不靠谱啊!

我:“你不晕,我晕!你别转了好吗?!”

子歇:“……”

怎么说也是他乡遇故知,就不能允许别人稍稍地表达一下兴奋吗?!

我看着子歇地上那一团乱的红线:“你这都上任两天了,就没有理一理你月神殿这乱七八糟的红线吗?!”

子歇眉毛登时挑起,指了指自己血红的眼睛:“你瞧瞧你瞧瞧,自打我接手这月神殿的一堆破事儿,我都整整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这眼睛都给我熬红了都!”

我:“……”

他的眼睛不是一直都是红红的吗?!这眼睛红,也能说明他熬夜工作了?!

子歇抱怨完,又看着我:“对了,佛主大人呢?!那日你不是跟他一起消失的吗?!怎么你单独回来了,他呢?!”

“谁说我是单独回来的?!这不是还有赤金和无痕吗?!”

子歇:“……”

这边潇潇……现在居然还会跟他抬杠了,看来,化形成功的她,心情阳光了不少啊!

“佛主呢?!我要找佛主,这月神,我不干了!”子歇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月神岂是你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的?!你要是不想干,那天你就不要答应佛主啊!你说你,大庭广众的,既然已经答应佛主了,你就好好干!再说了,就算你不想干,你问问你九尾天狐一族,就算佛主答应,你看看你们族里的那些个老狐狸,他们答不答应!”这家伙,怎么几万岁了,还是小孩子脾气!哎……

听我说完,子歇彻底焉了,手指了指地上的红线:“这些线简直就是乱得如麻,难怪现在世人的感情线都那么混乱,我感觉就是我的上任没好好办事儿,这才无端生出了那许多的感情债!哼!……”

我:“……”

无痕:“那新任月神,你一定要好好干哦,可千万别被你的下一任也如此的评价你!”

这话说得……无痕出口,必定毒舌。

“那你这红线都理不完,你还跟神王申请要跟我去魔界!魔界又没有你的业务,你跟着去干嘛?!这不是明显的玩忽职守吗?!”自己的本职工作都没做好,就打算跟着我混吃混喝,还说上一任月神玩忽职守,他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难道不是?!咱们做人能不能不要严于律人宽以待己啊?!子歇这家伙,真的是欠管教啊!太随心所欲了!虽然,私心里,我也希望他能够跟我去魔界,互相有个照应,但是,我并不想影响他的本职工作。

子歇拿出一个乾坤袋,将地上那乱七八糟的红线囫囵放进乾坤袋中系在腰上:“谁说魔界就没有我的业务了?!没有业务就不能创造一点业务吗?!业绩都是靠人做出来的!再说了,神王不是说了吗?!查找杀害上一任月神的凶手,我责无旁贷!你可休得胡言,我可是奉了神王指令的!”

我看着子歇那跃跃欲试的表情,虽然有些犹豫和纠结,最后还是手一伸:“那请吧!”

众人起身正欲离开,子歇忽然收回迈出的脚,并且一把将我按在椅子上:“你们先别走,在这里等等我,我去拿些好东西来!”

我:“……”

他接任月神之前明明是空手而来,怎的?!做了两天月神,这月神殿除了这满地的红线,还有什么是他舍不得、必须带走的?!

足足过了半响,这家伙才急匆匆从后 庭走出,手上一把折扇悠哉游哉地摇着,又变成了我常见的骚包至极的子歇!

无痕扯扯我的衣角,用嘴型向我示意:“难怪被人都说‘骚狐狸’!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赤金忍不住嘴角抽搐,看样子忍得很辛苦!

我:“……”

这小孩子是怎么变坏的?!这都是在哪里学的?!

自我感觉良好的子歇对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一摇三摆地走到我身边:“走吧,爷带你去享受一下生活!”

正要走,无痕已经顺着我的大腿爬到了我的怀里,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虽然长得丑,但是看久了还觉得有点丑萌丑萌的感觉!

子歇不干了,提溜着无痕的后颈:“您不是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灵芝吗?!不能自己走啊?!”

无痕回头的瞬间已经换上了呆萌的表情:“可是……我还是一个娃娃!”

子歇咬牙切齿:“那只是表象!”

“别人看到我这么大点儿就被你们逼着自己走路,别人会觉得你们虐待小孩的!”

“我不在意这些!”

“我也没让你抱我啊!我让潇潇抱我!就算你想抱我,我还不乐意呢!”

子歇一听此话,直接将无痕提溜到了空中:“活了这么久,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无痕眨巴眨巴眼睛:“在我们灵芝界,没有男女之别啊!”

子歇恶狠狠地注视着无痕,再指指我:“你没有男女之别,但是她有啊!”

无痕表示无法理解:“她不是一棵树吗?!树也分男女?!”

“那是化形之前,化形之后就有男女之分了啊!”子歇第一次尝到被人怼的滋味,最关键是他还一直处于下风!

“她是一棵树,不管是化形前还是化形后,她都是一棵树啊!”无痕看着子歇,挑起了眉:“欸,我就奇怪了,你那么大反应干嘛?!”

无痕看看我,又看看子歇,然后搓着手,贼眉鼠眼地问子歇:“你喜欢她?!”

“我……”子歇一直都标版他喜欢我,只是这还是第一次在除我以外的人面前表露:“是啊!我喜欢她,怎样?!不行啊!”

“哎……”无痕语重心长地拍拍子歇的肩膀,居然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小子,你还是趁早死心吧,你和她是不会有结果的!”

“怎么就不能有结果了?!有志者事竟成,没听说过吗?!以前,她没有化形成功之前,别人也一直告诉我说,她无法化形的,你看看,现在她不是也化形成功了吗?!”

“欸……”难得的,此刻无痕居然有一种成人的成熟与悲悯:“你是狐狸,她是树妖,就算她化形成功了,你觉得你们之间就能有结果了吗?!欸,你们九尾天狐一族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愚钝的蠢狐狸啊!这不科学啊!”

“你……找抽啊,小子?!”子歇不顾无痕的挣扎将无痕搂在怀里:“来,我抱你!”

“骚狐狸,我才不要你抱呢,我要潇潇抱!”无痕向我伸出小手手!

“唔……正好我抱累了,无痕乖,你就让子歇抱吧!”有人主动帮我抱这小家伙,我求之不得呢!

无痕努力地挣脱,奈何依然挣脱不了子歇的魔爪,所以改变策略:“赤金,你抱我吧!”

赤金看看我,然后淡淡的:“要是一会儿潇潇姐累了,我好驮她,难得月神殿下不嫌弃你,你就让月神殿下抱吧!”

“呜呜……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告诉佛主,让他把你们大卸八块!”

我直接无视无痕的威胁——他每天不闹出点动静来,我都感觉他没有刷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赤金打算跟我去魔界,这一点让我很是诧异:“赤金,你不用镇守神界吗?!这可是你负责的区域!你还是不要跟我去魔界了吧?!”

“这神界住的都是一些法力高深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信徒的,根本不用我帮忙,即使他们需要帮助,达到他们这个层次,也不是我能够解决的!还得找佛主——不过,潇潇姐,你是佛主的代理人,或许以后他们有什么难以决策的事情的时候,可能直接找你也说不定,但是我这个层次……他们是用不到了!”

“那……神界不是也有侍女什么的吗?!”这些下层的人,难道也没有诉求吗?!

“哎哟……”一边的无痕又不甘寂寞了:“那些侍女都是伺候在各个主神殿的,你觉得那些主神殿用的侍女能不是他们自己的信徒吗?!哎哟,赤金已经说得很委婉了,这神界啊,根本就不可能有佛主的信徒,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那些主神了,而那些主神会轻易地说自己需要佛主帮助吗?!那不是实力打脸自己,宣扬自己实力不够吗?!所以说,赤金虽然是佛主在神界的使徒,但是基本就是形同虚设,最多也就是个传话筒罢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