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男朋友电话自卫

要知道,如今有神明加身的皇甫阳感知力是一般人类无法企及的,可即使如此皇甫阳还是没有察觉到这人的靠近,太可怕了,他能够感觉到,现在的他绝没可能击败面前这人。

“请。”这人一直在微笑,深深的眼窝内一道丹凤眼闪烁着光芒,仿佛把皇甫阳的内心都看穿了一般,他侧过身去并抬起了手,示意皇甫阳离开石屋,皇甫阳不敢妄动,只得听话走了出去,那人也跟随他出了门,很显然,这个人要带他去指定的地方了。

两人走回了主帐前,承灵子抻了个懒腰指责皇甫阳:“你方便什么去了啊?搞了这么久?你…”当承灵子望向皇甫阳的时候,她愣住了。

皇甫阳身后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她认识,她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起来。

那人见到承灵子,笑得更加阴险:“我说为什么这小子身上灵气竟然如此强烈,原来是师妹在此啊。”

“你……”承灵子表情变得十分难看,这也让皇甫阳无比紧张,想不到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是承灵子的师兄。

承灵子狠狠地盯着他,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你……叫什么来着?”

“噗。”皇甫阳一个没忍住,差点喷了出来。

那人本来就面无血色,被承灵子这么一耍反倒更白了,他冷哼了一声:“师妹还是那样毛躁,真不知道师祖为何那么喜欢你,就因为你年轻?”

年轻?皇甫阳看了一眼面前这位七十多岁的老豆蔻,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人,这人虽然阴阳怪气面色极差,但是看起来也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面容,他难道一百多岁了?

“啊…”承灵子拍了拍脑门,正经地看着他:“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你是黄鼬!”

“黄幽,记住了。”自报家门后,黄幽望向皇甫阳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接下来,就要算一算我们的事儿了。”

……

“恭喜王爷,从天而降了一个爱女,实在是可喜可贺啊。”呼延索首先打破了帐内的沉默,并回头示意燕栩栩:“栩栩,还不快拜见郡主。”

燕栩栩抬起了一边嘴角,妩媚地笑看花白宁,上前欠身答礼:“奴家燕栩栩,给云中郡主请安~”

看见燕栩栩,花白宁脑内就只能联想到一个词汇,青楼女子,她有些无措地简单回了个礼:“燕小姐真是……不同凡响,云中这厢有礼了,也拜见呼延丞相。”花白宁赶紧又拜了呼延索,她怕再过一会把他的姓给忘了。

“郡主果然有闺秀风范,老臣还担心郡主久居草莽,会坏了礼数呢。”呼延索虽然面带微笑,却话中带刺,花白宁看出来了,他和蒙成是对手。

蒙成轻哼了一声,抬手笑道:“丞相哪里的话,比起相爷之女,我家巧儿还是太过迂腐,不像栩栩那般奔放,什么事都照顾得过来啊。”

两边火药味渐浓,突然一个清澈的声音浇缓了帐中的温度:“如今强敌在南,难得南王爷与丞相共同议事,事不宜迟,我们就开始讨论着破齐大计吧。”

是石铭玉,他静静地望着蒙成和呼延索,而花白宁发现了燕栩栩正在痴痴地望着石铭玉,那眼神竟然也是无比的纯净,完全没有了刚才与自己打招呼的那般风骚,倒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啊…哈哈哈……石老弟所言极是啊。”蒙成感觉到了石铭玉在给两人台阶下,蒙成便顺着石铭玉的话接了下去:“听闻此次丞相把我们上次大捷所擒的战犯袁宗玺又带回了大营,可有此事?”

袁宗玺?被擒了?花白宁惊讶不已,齐军此次不仅是皇帝御驾亲征,而且动用了三十万大军,袁宗玺身为主将之一,居然被擒,这让花白宁不禁为前线作战的齐军捏了一把汗。

“嗯。”呼延索点了点头,拿起了水袋饮了一口后解释道:“此番齐军声势浩大,北伐军号称三十万,那皇帝卫时更是放言不破燕海誓不南归,虽然王爷在代郡大胜齐军,歼敌数万,但是齐军实力尚存,依然不可小觑,说白了,之前齐军的失败,是因为袁宗玺的愚蠢,但这种愚蠢,齐军不会再出现一次了,但我们可以把这一份愚蠢扩大。”

“哦?”虽然蒙成并不赞同呼延索总结的获胜言论,但是他还是决定不打断呼延索的分析:“丞相有何高见?”

呼延索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袁宗玺既是齐军主将,他必然知道齐军部署,以及内部虚实,撬开他的嘴,对我军日后行动会大有裨益。”

蒙成点了点头:“这个的话,我们不是一直在做吗?何必要把袁宗玺带到这里?这样岂不是很危险?”

呼延索摇头笑道:“其实,袁宗玺早就对我们没有用处了,齐军情报我们早已一清二楚,老臣此次前来也是为了禀报此事而来的。”说着,呼延索掏出了一块兽皮呈给了蒙成,蒙成把兽皮接了过来一看,又惊又喜:“这…这是齐军的阵列图?”

“包括援军路线,甚至是运粮路线,上面都一清二楚。”呼延索微妙地笑着。

“呼延丞相,早就安排了内应?”石铭玉轻描淡写地问着呼延索,仿佛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一般。

“没错。”呼延索也没有避讳:“而且这个内应依然没有露出马脚,而接下来只需要把袁宗玺的嘴撬开,然后那个小皇帝自然就知道了,然后我们只需要把那孺子放回去,我们就算大功告成了。”

“为何还要放回去?”蒙成不解地看着呼延索:“由谁去处死他又有什么区别,放走了说不定还会影响士气。”

“非也。”石铭玉看出了呼延索的意图,拱手解答蒙成的疑问:“若是别的将领,谁杀无所谓,但是这人是齐五虎之后裔。若我们杀他,袁敬先自然会更加忠于卫时,因为同仇敌忾;若卫时杀他,王爷试想,王爷若是袁敬先,会是什么感想?”

蒙成听到石铭玉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他哈哈大笑:“丞相高明,本王佩服。”

“这是其一。”呼延索自然还有别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带着自己的女儿来,他起身给石铭玉行了个礼:“石先生,上次本相和先生提的事,不知考虑得如何了啊?我家栩栩朝思暮想,就等着石先生的话呢。”燕栩栩在旁边情不自禁地微微点头,一双期待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石铭玉。

“啊,这个……”石铭玉刚要开口,却被蒙成打断。

“哈哈,这不是巧了嘛。”蒙成大笑着上前掺和,他一把把花白宁拽上前去:“本王刚刚也在说呢,要把巧儿嫁给石老弟,我家巧儿如今也是皇亲,石老弟,这妾可以随便纳,这妻,还是要门当户对啊。”

“王爷此言……”呼延索斜眼看着蒙成,语气不悦:“是在责怪老臣不够资格吗?”

“二位勿要动怒。”石铭玉微笑着拉开了二人:“石某如今只想着助我燕海破除外敌,只待战争结束,石某定然给二位答复,王爷丞相,您看可好?”

蒙成瞪着呼延索,冷哼了一声:“哼,一切听石老弟的吧。”

“报。”帐外突然传令声起:“黄国师求王爷帐外相见。”

“什么事不能帐内一叙啊。”蒙成有些不耐烦,驰骋铁血战场的他对天天装神弄鬼的黄幽没有任何好感,若不是皇兄蒙戬非要蒙成带上他,他一面都不想见到黄幽。不过既然人家身为国师,不给面子又不是特别好,蒙成只得硬着头皮应了:“既然黄国师有事,不妨我们一同出帐一观。”

众人出帐,花白宁发现黄幽正抓着皇甫阳,见到黄幽的样子花白宁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爬上后背,内心不断地说着绝对不要和这人搭上关系。

“拜见王爷、丞相、郡主、石先生、燕小姐。”黄幽毕恭毕敬,面带微笑,虽是微笑,但是展现在他的脸上只能让人感觉是邪笑。

“黄国师你就免礼了。”蒙成并没有正眼看他:“何事啊?”

“卑职没有什么要事,只是有些问题想要问云中郡主。”他可怕的目光落在了花白宁的身上,让花白宁不禁打了个寒颤。

“何…何事啊?黄国师。”花白宁不停告诉自己不要胆怯,自己现在可是有人撑腰的。

“你的这位护卫……”黄幽似笑非笑地看着皇甫阳:“灵力简直非同凡响啊,不知是何方神圣啊?”

糟了,这个阴阳人也懂灵术,他难道看出来皇甫阳身体的异样了?花白宁心里开始犯嘀咕了,因为她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还有,这位。”黄幽望向承灵子:“这位貌似就是大名鼎鼎的御万灵,承灵子啊。”

“你说对了!”承灵子的反应让大家惊讶,在燕海,承灵子的名号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只是大家也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这个女娃娃居然承认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