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怎么进去-女朋友说我得太大进不去

第一章 穿越

“保护好军医,我们马上支援”依稀记得耳畔回荡着这样一句话,之后只听一声巨响,只见火光冲天,就陷入一片黑暗,再无声息!

“应该是死了吧”陈艺妍在心里说着,“这群贩毒团伙当真是厉害,我的行踪这么隐秘,他们都能知道”陈艺妍觉得自己的身子肯定炸飞了,可是思想还没死掉“会不会……有内鬼?”想到这,陈艺妍突然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淡粉色的纱幔,好像是躺在了古代的床上,还听到了床下边嘤嘤的哭泣声。

陈艺妍只觉的头痛欲裂但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她还是强忍着疼痛揉着太阳穴坐起身来,这才看清床下呜央央的挤满了一屋子人。不过是以各种姿势再哭,站着的,坐着的,跪着的,几乎全在抹眼泪。不过床下的人发现了坐起来的陈艺妍,“阿~~”一声尖叫,全部跑了出去,边跑边喊“诈尸啦~五小姐诈尸啦~阿~”

留下来的只有坐在床边,眼睛明显红肿穿一身古装的贵妇人,还有站在那里神色悲戚穿着一身大褂的男子,一个粉红色古风衣裙的少妇和目瞪口呆的未成年少女!

“夕儿?夕儿?你没死?”床边坐着的这个美丽夫人焦急的询问。

陈艺妍只觉得自己的头要爆炸了,她说不出话,也想不明白她看到的,再一次昏死过去。

在陈艺妍的大脑里,两个记忆相互穿插着,一个是陈艺妍作为特种兵医生的记忆还有一个是来自这具身体的记忆……‘贺兰颜夕,年芳十二,是明雪城首富的嫡女,一个小时前被下人发现溺毙于府内池水中。’

当陈艺妍再次听到周围声音的时候已是傍晚。

“颜夕怎么样?大夫怎么说?”一个雄厚浓重的男性声音问到,

“大夫来看了也说不清为什么又出现了脉搏,只道气息微弱要好生静养,开了些药便离开了。”床边美丽夫人轻声细语的回答。

陈艺妍虽然头还是疼的厉害,但是她恢复了这具身体的大部分记忆,处变不惊的她知道自己穿越了。

在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思路,她慢慢的睁开眼,看见了那个浓重的男音是眼前这个人,也就是她贺兰颜夕的父亲,贺兰峰。床边还在抹眼泪的夫人便是她的娘亲慕菏氏。站在贺兰峰身后面色悲戚的英俊少年便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哥哥,贺兰家的大少爷,贺兰泽曦。

“爹,娘,哥哥”贺兰颜夕微弱的声音呼唤着,一出声自己吓了自己一跳,这么稚嫩的嗓音?陈艺妍知道她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夕儿,娘的夕儿,你没事就好。”慕菏氏的泪水再次决堤,看到死而复生的女儿,又惊又喜。

“怎么这么不小心失足跌进河里?”贺兰峰紧皱眉头,本就严肃的脸此时又增加一份责怪,看着就让人觉得害怕。

记忆告诉她,是她那‘柔弱’的大姐,贺兰清画将她骗至后院的花池边,推她下去的。不过此时的贺兰颜夕再也不是那个胆小怕事的未成年少女,她可是经历了近二十年特种训练的女兵!

“对不起,爹爹,是颜夕的错。”贺兰颜夕知道此时说出真相只会无济于事。

“不,夕儿,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是哥哥的错。”贺兰泽曦说罢一锤砸向身边的八仙桌。他一直非常疼爱颜夕,看到亲妹妹如今遭此祸事自责不已。

“哥哥莫要自责,颜夕无碍”贺兰颜夕笑的自然、灿烂。有个亲哥哥真好!

“小姐,是奴婢没用,没能时刻陪在小姐身边,奴婢甘愿受罚。”闻声才看到在地上跪着两个女仆,思音,思乐,从她们红肿的眼睛就能看出对贺兰颜夕的忠诚。

“你们是该罚,每人二十仗棍,算是给你们长点记性,以后要尽心伺候五小姐”贺兰峰厉声斥责,正无处发泄心中恼怒。

“是,奴婢遵命。”说罢思音思乐起身准备去领罚,贺兰颜夕忙叫住她们“等等”

艰难的坐起身子,用手肘撑着床板才算稳住“爹爹,夕儿大病初愈,正是需要她们伺候的时候,请爹爹待我将养好了身子再罚也不迟。”

“是啊,爹,夕儿需要人伺候,现在让她们受二十仗棍,她们自己都要养伤了,怎么照顾夕儿。”贺兰泽曦明白他妹妹的仁慈,也帮着求情。

“好吧,既然大少爷和五小姐都为你们求情就暂且免了惩罚,日后再算。”

“奴婢们谢姥爷,大少爷,五小姐和夫人”思音思乐果然是比较灵光的。

“爹,娘,哥哥。夕儿觉得好累,好想休息。”贺兰颜夕的头疼已经无法忍受了。她非常需要静静的思考。

“好,乖女儿”慕菏氏将颜夕放平在床上,“你好生休息,明日娘亲再来看你”

贺兰颜夕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屋里的所有人都离开了,呼~终于可以好好琢磨琢磨了。

与此同时,在贺兰峰的侧室阳淑氏的房内,她和大女儿贺兰清画正紧张的交谈,“清画,你不是说看见她在水中没了挣扎才离开的吗,怎么这居然没死?”阳淑氏秀美的娥眉仅仅蹙着,原本美的很妖娆的容貌却因紧张害怕显得异常狰狞。

“娘,清画也不知阿!大夫第一次来不说她已经死了吗?”贺兰清画是贺兰府庶出的大小姐,成功继承了其母妖娆的姿色,细长的眼睛透漏着阴狠、恶毒。她怎么也想不通,贺兰颜夕能死而复生。

“那我们会不会被老爷发现?”阳淑氏担忧的问,

“娘,放心吧,贺兰颜夕是几斤几两咱们还不知道吗,她可有那胆子去告诉爹?就算告诉她娘,母女俩不成器的软弱也不能怎么样的。”贺兰清画虽心中恐慌,但是以她对贺兰颜夕的了解,还是很有把握的。

“可是贺兰泽曦回来了,怕是……”阳淑氏对这大少爷很是惧怕,贺兰峰一直非常看重他。

“没事的,娘,咱们一口否定,他们是无可奈何的。”贺兰清画不仅是安慰阳淑氏更是让自己狂躁的心跳能平稳,这次失败了,以后多得是机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