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睡觉还在女主体内走路—和朋友换老婆上瘾

永琪推他一把“一个大男人扭捏什么啊?紫薇、晴儿又不是不熟,以前也在一起见过啊?我们就当是护卫带着几个姐妹出去走走,至于福康安那,到时候问问小燕子吧,看她怎么说。”

当小燕子听到明月说五阿哥来了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不知道这是又出了什么事,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永琪指了婚也相当于快开府建衙役后会正式参与朝堂,所以乾隆最近更喜欢将他带在身边,她想着永琪总不会是单纯来见她。

可是当她看到当先走过来的永琪和尔泰还有后面从马车上掀帘子下来的晴儿、紫薇和兰馨,她真的差点长大了嘴,还好及时稳住了“晴儿紫薇兰馨,你们怎么也出来了。”

她悄悄横了一眼永琪,这人,竟然提前不送个消息搞突然袭击,她越过两个大男人直接走到三个姑娘面前询问来意,没想到紫薇和兰馨竟然都统一低了脑袋不说话,尤其是紫薇脸色有些苍白又又有些羞窘,小燕子倒一时真猜不透是怎么了。

还是晴儿拉着小燕子的手笑道:“小燕子,我们能有什么事啊,是永琪和尔泰说今天天气不错,一直在宫里闷着也没意思,就求了老佛爷带我们三个出来逛逛,这不就来看你了吗?”

看着晴儿对她眨呀,又留神到今天也有些异常安静的尔泰,小燕子顿时心领神会,永琪这是……这人,没想到还真是热心肠起来了。

尔泰和兰馨的事自由他们自己解决,只是紫薇指婚的对象是她如今的三哥,这冒然相见还是紫薇上门知道的是说他们几个朋友相聚,不知道的还以为来看额附来了。

小燕子低声吩咐让小厮先去安置马匹和马车,低声吩咐明月去和瓜尔佳氏说一声,今日傅恒不在,因为这些人的身份特殊,虽然见一见家里人没什么要紧,但是为了避免尴尬还是暂时先避开的好。

“好啦,难得出宫一趟,先来我这院子喝杯茶。”

听闻小燕子让他们直接进去,没有去见福晋的意思,紫薇悄悄松了口气,小燕子轻轻一笑,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紧张的,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竟让跟着出来了。

一进屋几人坐定,永琪就先道:“小燕子你别恼,不是故意不告诉你,而是决定也是仓促,大家忙了一阵好不容易有时间缓缓,就临时决定出来逛逛,更何况……你知道的……”

这未完的话让在场的几个都不好意思起来,小燕子轻啐他一口“油腔滑调,我看皇阿玛知道了不打你板子。”

小燕子也知道她和永琪还好,紫薇和兰馨还有尔泰一定会有些不好意思,永琪也是,明明一个彬彬有礼的公子,怎么最近变得越来越口没遮拦脸皮厚。

不过她心里说着永琪其实自己也是个直爽的性子,这样的气氛实在不够舒服,她故作轻松笑道:“好啦,咱们都那么熟了,我看以后的牵扯也会越来越深,难道还学那些戏文里的说句话扭扭捏捏拐十个弯?

既然出来玩了,就大方一点,要是有啥不痛快的,还能去找皇阿玛评理是不是?”

尔泰一听这话笑道:“还珠公主啊,您如今还有谁惹得起,小的可不敢怠慢。”

“谅你也不敢,就是你今天不怠慢的可不是我啊”说完话音一转“紫薇,上次你不是说我新做的衣裳好看吗?你来跟我看看?”

都知道小燕子是有话单独和紫薇说,永琪和晴儿哪个也没打扰,各自去了书房和小花园,客厅里只留下了尔泰和兰馨让他们自由说话。

卧房内

“紫薇,你缓过来了吗?你今天愿意出来是不是代表你愿意走出过去那段不愉快了?”

“坦白说”紫薇紧紧握着她的手“我以前一直以为尔康是我心里的唯一,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可是没想到经过这段时间的变故,我才恍然发觉和尔康已经这么久都没在相见,以前在福家,还有出巡时的种种似乎都成了过眼云烟,我有时候都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那你……”

紫薇轻牵嘴角“我不否认每次想起我还是会感到很心痛,但是放心吧小燕子,我答应过皇阿玛的,一定会努力走出来,再说已经指婚了不是吗?那个人是你的哥哥,我又怎么会让一个不忠诚的我去完成一段婚姻呢?”

小燕子点点头两个人相视一笑,她相信紫薇,这个外柔内刚极善良的女孩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于是小燕子又说了她阿玛额娘一大车好话,“反正你以后肯定有自己的公主府,紫薇你要强硬一点,你既然来了要不要我递消息让你们见上一面。”

紫薇一愣却急忙反驳:“不,小燕子,还是不要了,这太冒失了。”

小燕子想说已经指婚就像是民间双方交换了庚帖一般,提前见见也是没什么的,老佛爷能顺利放人也是有这个考虑,只是她看紫薇的样子,恐怕对未来的婚姻抱着不是期待而是恐慌,她嘴上说着想通了却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带入现在的情况,小燕子子暗自叹口气,什么也没说。算了,这样的情况下就是见了也是相顾无言尴尬至极,更何况以她的了解,她这个三个似乎也对男女之事没开窍不太上心,也不一定愿不愿意见呢。

两对说“悄悄话”的各自谈话完毕,回避的五阿哥和晴儿也顺势归来,六个人商量好三个姑娘难得出宫一趟就趁此机会出门转转,虽然紫薇并没有见福康安,但几人都是好友,再加上看尔泰和兰馨的神情也不像是不满意,所以几人情绪都还比较高,一路说笑着去了大栅栏,这个有名的商业街。

不得不说生在战乱年代没有经历过北京的繁华的小燕子,来到这之后确实发现了自己从来没有机会发现的天性,那就是逛街和买买买,因为她“投胎”的技术还算不错,所以银子的压力没有逛街就成了她一直抱有兴趣的活动。

小燕子拉着没什么机会出门的三个东游西逛,互相调侃,兰馨的本性也渐渐释放,说起来也是个活泼不属于小燕子的姑娘,后面跟着的两个男人也没法将自己的目光从自家未婚妻上挪开,永琪转眼注意到尔泰的眼神,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怎么,这么快就‘情不自禁’了?”

尔泰回过神看永琪眼里都是戏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到底是少年意气,更何况又是自幼相处的朋友,倒大方承认了反而笑道:“你知道的,我最受不了那些娇滴滴说一句话绕三个弯的‘贵女’了,兰馨格格这样很好,我也不想依靠妻子得到什么,皇上的安排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他就随意调侃一句没想到尔泰回答得这么正式,永琪理解他的意思,这是在表明态度,至于皇阿玛,在对在儿女上,他也一直很敬仰也很感激这个父亲,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朗声而笑。

前面的几个听见这两人说话还有压不住的笑意,都觉得奇怪,一起回头看他们,两个付钱的跟上,小燕子问道:“你们这是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哦,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们看上什么了?”

明显是转移话题,小燕子还待再追问下去,却听见前方一阵喧哗,其中有个身影似乎还有些眼熟,小燕子和晴儿对视一眼互相得到了肯定,两人就要过去看看,身后四人却都拦住了她们。

“怎么了,那里面似乎有认识的人,我们去看看。”

紫薇和兰馨不明所以,只是单纯有些担心,永琪却道:“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就是努达海将军。”

“什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