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插着相拥入睡-狗狗把头埋我胳膊里

那人的眸子略显僵硬的盯着沐婳娴看,似乎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许久才意识到刚刚保持那种亲昵动作的唐突,"在下失礼了"!

沐婳娴并不讨厌这种目光,反而觉得对方的眸子澄澈透底,细细的打量眼前人,青丝墨发散披顺直垂到腰间,发间无一丝的修饰物,白色的广袖长衫展现出修长挺拔的身躯,腰间佩戴雪色玉佩透露着血红,眸子是和常人不同的琥珀色,神色似乎很平淡,但以沐婳娴的阅历这人只是在强装镇定,肤色很像常年不见光的白,薄唇的颜色是淡淡的,望去比女子更加倾城,眼角微开,增添了男子该有的阳刚之气,美而不柔,远远看去宛若泼墨画中的仙君一般不沾世俗,清素雅俊,与上一世的狼狈截然不同。

"无事,多谢"!沐婳娴轻声说道,话语之末有着未尽的无奈,眸子的目光无法从眼前人上挪开,心脏开始不自觉的生疼。

那人被沐婳娴这样无礼的盯着看也不恼,薄唇微微上扬,琥珀色的眸子煞是好看,"在下见姑娘有些眼熟,不知可否请教姑娘芳名,在下夜墨泽"!

"沐婳娴"!犹豫了一下,这三个字脱口而出。

"姑娘怀里的小东西很可爱",对方好看的眸子露出点点笑意。

"嗯"?沐婳娴好不容易把目光从夜墨泽身上收回,看了一眼怀里可怜兮兮的小东西,食指轻轻抚上小东西毛绒绒的小耳朵。

"嘤,主人你不喜欢宝宝了"!清柠委屈的往沐婳娴怀里拱,发出可怜的呜咽声。

这小东西在平常人面前是不会轻易说话的,看来小东西知道夜墨泽的真身,"宝宝乖,夜公子见笑了"!

"未可,时日已不早,姑娘应当早些回去才好"!

夜墨泽看了一眼清柠,露出友好的笑意,没有一点被会说话的『猫』震惊到的样子。

听到此话沐婳娴才想起出府已经很久了,拿起一旁的花馅饼,硬塞给夜墨泽一个,抱着怀里的小东西就跑了,"公子,有缘再见"!

"这……",修长的手指拿着还冒着热气的花馅饼,薄唇噙着一抹笑意,如沐四月春风,小娴还像小时候一样可爱,有缘自是有缘。

"太……呸,看奴才的嘴,公子,不早了应该启程进宫了"!

夜墨泽淡淡的应了一声,鼻尖轻嗅手里的饼,带着花香,小娴应该很喜欢吃吧!这样想着咬了一口,明明很甜却尝出了苦涩,密探传来消息,小娴为了阻止婚事撞到了主梁上,昏迷多日刚醒,她始终对自己不喜……

沐婳娴一路回去的特别顺利,借住小东西的隐身技能顺顺当当的回到房里,把小东西的爪子洗了一遍才接到娘亲说要用午膳的消息,并不想吃东西就让宜莲帮自己敷衍过去,略有疲惫的坐在床榻旁,一想到上一世一身傲骨的他被自己弄到那般田地,心里的愧疚如毒般迅速蔓延。

"主人,这个玫瑰馅的好好吃"!清柠舔着爪子意犹未尽的说道,两眼放光的看着还剩下的桂花馅的。

"哎!给我留一个"!沐婳娴迅速的出手抢到一个,再不吃就被这小东西消灭完了。

"主人,今天碰到的那个人就是主人说的那个吗"?清柠啃着桂花饼,两颊沾着碎屑,"他也是神兽哦"!

"神兽?就是不是人"?

"是人,怎么会不是人,他身上有龙脉,只是比旁人多了一个真身"!清柠幽怨的看了主人一眼,什么是人不是人的,宝宝就不是人,难道不是人主人就不喜欢宝宝了吗?

"真身……"!沐婳娴失神的重复着这两个字,"那清柠能变成人形吗"?

"这个……",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老虎头,软软的来了句,"能!但是还要想变成什么样好麻烦,宝宝和他不同,他的相貌是天生的,不需要变,也是他的真身,但是宝宝……都说了宝宝是时运"!

"好好"!沐婳娴连忙给小东西顺毛,这越说越委屈是怎么了?自己也没有欺负它啊!

"主人是不是看上那个人了"?清柠探着小脑袋,月白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沐婳娴,"主人不要害羞"!

"清柠敢开主人的玩笑了对不对"?沐婳娴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对小东西说话,这小东西说话这么直接,不知道它主人还是未出嫁的黄花大闺女么?

"主人这招宝宝都不怕了",清柠懒散的舔着爪子,眸子都不屑看沐婳娴,"主人要是喜欢要抓住机遇,这是之前宝宝还没出生时那个老头天天一个自言自语说的,什么后悔啊!乱七八糟的好多,主人可别步那人的后尘"!

沐婳娴抑制不住的嘴角抽搐,这小东西懂的还真多啊!黑着脸把装可怜的小东西拎起来,"再乱说话,今晚睡外面"!

"主人就会欺负宝宝"!清柠委屈的缩成一团。

"谁让宝宝看着好欺负呢"!沐婳娴狠狠的咬了一大口桂花饼,完全忽视小家伙幽怨的眼神。

"主人,你变了",清柠从沐婳娴手中挣脱下来,用胖乎乎的小屁股对着沐婳娴,不时的偷偷扭头观察主人的表情。

"清柠不是主人变了,是你胖了"!沐婳娴坐在一旁幽幽的说道,"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清柠去那里吗"?

"有吃的吗"?

清柠猛的扭过圆咕噜噜的身子,认真的看着沐婳娴。

果然……这小东西天天想的都是吃的,"有,而且应该很多"!沐婳娴看着小东西听到这句话瞬间改变的表情,直觉得好笑。

"宝宝一定要去,要去……"!清柠讨好的用爪子轻抓着主人的衣袖,和刚刚傲娇的模样完全不同。

"真的会有刺客吗"?

并不是沐婳娴不相信清柠的话,只是有些疑惑,皇宫戒备森严怎么会让刺客混进去。

"嗯嗯"!清柠啃起沐婳娴还未吃完的桂花饼,桂花的花瓣沾了一嘴。

"按清柠所说是敌军派来的,可……",沐婳娴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按照上一世的记忆,敌军、敌军,又是女子,"莫非是布鲁亚送来刚封为美人的次旦卓玛"?

"次旦卓玛……主人想到什么了吗"?清柠在沐婳娴面前来来回回的晃着爪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