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在饭桌吃饭男在桌底舔:儿子比老公厉害

“老子把全部工资都拿给你了,一个月零花钱也就300块,你知道我那些兄弟都怎么说我吗!?”

“我管你那么多!?你个月5000你也好意思跟我发火??”

刘海超怔在原地,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他是知道那个漂亮高傲的弟媳一直嫌弃表弟工资不高,经常念叨,这会儿应该是又吵起来了。

他要是现在进去撞见表弟抬不起头的样子,那可太尴尬了!

转身买了包烟蹲楼下拐角抽了一会儿,不过十分钟就听见“砰”一声摔门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噔噔蹬”的脚步声,表弟沉着脸下楼了。

刘海超站起身,正好跟表弟对上视线。

刘海超看到表弟气闷的表情,也没说话,掏出烟盒给表弟递上一根。

表弟王刚一脸憋屈,也不好朝表哥撒气,勉强笑了笑,接过烟才道:“大哥,我这有点事,恐怕得很晚才回来了……可能之后一段时间也是,要是芳芳有什么事,麻烦你帮着看顾一点。”

“芳芳”就是刘海超的弟媳,王芳。

吵成这样还顾着弟媳,我这表弟也算是可以了。刘海超叼着烟想着,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点点头:“你放心,忙你的去,我肯定看着芳芳。”

见表哥点头,王刚感激地笑了笑,快步离开小区。

“唉,这么个媳妇,也不容易。”刘海超看着表弟的背影,估计表弟是受了气,又去找什么工作兼职去了。

表弟是开出租的,一天到晚坐着也很辛苦,如果晚上再忙,身体也不知道还受不受得住。作为表哥,刘海超一边上楼开门一边想着,心里有点责怪自己这个挑剔的弟媳。

上到三楼,刚拧开大门,卧室里弟媳冷冷的声音就跟着传了过来:

“呵呵,刚刚不是还气冲冲走了?怎么,你倒是走啊?下楼才几步就回来了?一根烟都没抽完吧?”

“当初我嫁给你,那就是瞎了我的眼!你说说你,钱也没有,每次亲热还不如你下楼抽根烟久,我跟你在一起是图个什么?”

“行啊,你挣不到钱也就算了,现在我们老板说要包了我……那可是大老板,只要我跟了他,钱还少得了?这样我不止有了钱,身体也满足了,你要真烦了我啊,咱们就这么办!”

难听的话就跟连珠炮似的蹦出来,弟媳王芳一边说着,一边沉着脸冲了出来。

王芳今年二十四岁,一头清爽的短发扫在脖颈之间,一双狐狸一般微微上挑的凤眼,瓜子脸。更吸睛的是她身材相当火辣,不止上围突出,下围也因为经常去健身房锻炼的原因异常紧实挺翘。

她现在上身着吊带,下身着超短裤,整个人显得清凉又性感。

据说当初的表弟就是被她这个打扮迷得不行,狂追三年,这才结了婚。

王芳原本一脸愤怒,结果出来看到进门的不是老公王刚,而是表哥刘海超的时候,她立马愣住了,脸色也刷一下变得通红。

自己刚才那番话只是气老公才说的,谁知道被这表哥听了去?

“额……表哥。”王芳尴尬地笑了笑,“你别见怪啊,刚才那话我就是气气王刚,我们刚吵了一架,正在气头上呢。”

“没事……没事……”刘海超尴尬得不行,只能挠了挠头,赶紧溜进自己得房间。

这个卧室面积很小,只摆了一张小床和一个衣柜,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得。

刚关上房门,刘海超就听到弟媳王芳尖细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话说得跟刚才差不多难听,估计是又给表弟拨了个电话,还在继续争吵。

“也是不容易。”刘海超躺在自己床上玩着手机,迷迷糊糊的想着晚点跟表弟说说这事,逐渐陷入了沉睡。

梦里是少妇黄诗雅美妙的身体,不只是曼妙的曲线,还有那无与伦比的触感,和好听的呻吟……

直到傍晚时分,刘海超才猛地惊醒。

看着自己下半身精神得不能再精神的小兄弟,刘海超无奈起身赶紧进了浴室冲洗起来。

洗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淋浴间外有一阵洗漱的声音,应该是表弟回来,准备洗漱睡觉。反正玻璃上全是雾气,刘海超也没有在意,继续洗自己的。不过外间的表弟似乎觉得有些尴尬,把整个浴室的灯光关暗了些,这样两兄弟虽然同处一间,也不会直面对方的裸体。

几分钟之后表弟出去,也没有再把灯打开。又是几分钟之后,身后淋浴间的门忽然有了一些细微的响动。

“怎么?有东西没拿?”刘海超以为是表弟要在淋浴间那东西,下意识问。

可是外面的那个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没有回答。

下一刻,一具温热柔软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

两只细嫩的小手立马从他的后背伸了过来,抱住他健壮的身体熟练向下,一把抓住了刘海超的关键部位!

这……怎么会!?

表弟王刚家,除了弟媳王芳,可没有别人!

王芳的手熟练地弄着男人下身的关键部位,柔声道:“老公,你别生气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芳今天下午的时候跟老公王刚吵了一架,还意外在表哥面前说了那种没羞没臊的话,这让王芳对老公心存愧疚。

刚才王刚回来,跟她说又找了份夜班的工作,每个月赚的钱差不多能翻一番,这让王芳彻底消了气,同时也对老公更加愧疚。

其实她也不是那种只向钱看的女人,可是日子太紧巴巴,总是烦躁。

她刚才看到王刚进了浴室,还以为是老公王刚在洗澡,这才出于补偿心理,想给老公弄些情趣。

看着浴室里昏暗的灯光和淋浴间里男人若隐若现的背影,王芳觉得气氛正好,微微一笑,一张樱桃小嘴红艳艳的,很是勾人。

王刚也说她浑身上下最迷人的就是这张小嘴儿,愿意专心弄得时候,能要人命。

想着自己跟老公好久没有这种体验,王芳得呼吸也有些沉重。悄悄脱了自己单薄的衣服,贴了上去。

王芳的小手一边握着男人的关键部位弄着,舌头还在脖子上流连几下:“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别生我气了,我真没那意思……你不是说最喜欢我用嘴吗?要不,我现在就给你弄?”

刘海超本来就是欲求不满才来冲澡的,被这么温柔地弄了几下,下身的小兄弟早就抬起了头。

王芳感觉到手上东西不同寻常的尺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难道是好久没弄了?老公这次的反应很激烈啊!

“老公,你这次好猛噢……老婆那里好痒……你想不想……?”

说着这话,王芳把自己柔软的身体贴近了男人的后背蹭了蹭,心里无比期待今晚的刺激。

小兄弟被柔嫩的小手套着,后背是温热柔软的触感,刘海超感觉到淋浴打在身上的冲击力魂都要飞了。

他简直想将错就错,直接按住身后这个诱惑的女人为所欲为!

可是这是弟媳!

刘海超咬牙,仅存的理智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芳芳,我是表哥,刘海超。”

表哥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王芳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

刘海超也想问怎么回事!他垂涎自己的弟媳很久没错,可是现在表弟也在家,随时都会进来,这种情况他怎么可能敢!?

隔了两三秒,王芳整个人就跟被烫到似的一缩,两手遮住自己上下两处的关键部位,欲哭无泪:“这……对不起啊大哥,我以为是李强呢,这我……”

王芳的身材那也是相当火爆,淋浴间又小,刘海超不需要仔细看,那两处神秘地带也是若隐若现,尤其是胸前红艳艳的果实从指缝间露出来一些,让他很有摘取的欲望!

王芳也看着表哥刘海超壮实的身体,尤其是下半身那处的夸张尺寸,悄悄地倒吸一口凉气:那东西,可比自己老公大多了!

感受到表哥火热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来回巡视,王芳视线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摆,赶紧转身打开淋浴间的大门,拿起自己刚才的吊带和短裤。

可她刚把衣服抱进怀里,浴室的大门就是“咔”的一声……

浴室里的两人同时意识到:王刚回来了!

王芳抱着衣服勉强遮住自己上下的关键部位,尴尬不已,急得快要哭了!若是这副样子和表哥一起被自己老公看到,那自己可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

电光火石之间,刘海超一把拉住弟媳的手臂,把她拉进浴室之后往下一按,让她蹲下去,然后带上了淋浴间的大门。

这个淋浴间的大门造型比较奇特,上半是透明玻璃,下半则是磨砂,一个人要是蹲下,外面的人不仔细看的话,倒是不容易发现。

只是这淋浴间着实不大,王芳这么一蹲,一张俏脸正正对着刘海超下身精神的那东西,只差一点就要怼上她性感的小嘴!

她来不及反抗,浴室大门已经被彻底拉开,王刚走了进来:

“哥,你洗完了吗?芳芳在哪?她出去了?”

刘海超的眼神扫着躲在自己下半身的弟媳,尤其是那张诱惑的嘴巴和两团丰满的柔软的软肉,跟自己坚硬的小兄弟形成鲜明对比,这画面,让刘海超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听到老公的声音,王芳急得不行,祈求的眼神看向了站直的表哥,头不断小幅度的摇着。

这么近的距离下,她这顿动作,那张红艳艳的小嘴自然而然地在刘海超的那里擦

了几下。羽毛一般的触感让刘海超抖了抖。

“噢,她可能出去了吧?我刚才听到有人关门呢。”装作继续洗澡的样子

,刘海超冲外面喊道。

王芳屏住了呼吸,老公还在外面,可表哥下身的那个东西又跟自己那么近……双重紧张让她几乎窒息。

“噢,知道了,哥你快点啊。”

还好王刚并没有在意,应了一声便走了,听声音应该是回了房间。

危机解除,王芳赶紧套上衣服,匆匆出了浴室。

刘海超也是心虚,赶紧停了淋浴,擦干身子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躺在床上,刘海超忍不住回忆刚才的那一幕……性感的弟媳蹲在自己下半身,而表弟就在一墙之隔的外面,问着弟媳的下落。

要是自己刚才是真的是在和弟媳一起做那事……要是能让弟媳张开那张红艳艳的小嘴,那该多刺激啊……

想着这刺激的场面,刘海超握上了自己还没有安静的小兄弟,想象着弟媳的身子,自给自足起来。

这画面是背德的,可这种感觉更让刘海超兴奋。

单身这么久,昨晚才开过昏之后,刘海超很快沉迷在这种快乐里。

发泄结束,刘海超看着外面的夜色,给少妇黄诗雅发了条短信:“妹子,我明天晚上6点在你们小区外面等你,你穿上你的丝袜高跟鞋,咱们出去晚点刺激的。”

发完短信,刘海超握着手机半天没等到回复,琢磨着美少妇的心思,他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一墙之隔的那边,王芳则跟老公正在缠缠绵绵。

“嗯……老公……”

王芳趴在床上,老公王刚则在她身后不断动作着。感觉到老公的激情,王芳配合地娇喘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表哥刘海超健壮的身体,和尺寸惊人的那处……

要是跟那个东西弄在一起,那该有多刺激?

这么想着,王芳的叫喊声比刚才还要热情几分,气氛热烈的程度是结婚这么久以来都少有的。

那个表哥,人长得不怎么样,年纪又大,也没什么文化……就是没想到身体

那么壮实,而且那东西那么大……

表弟夫妻俩今晚比较刺激,想着隔壁表哥已经睡了,所以没人去检查房门有没有关紧。刘海超眼睛眯上没一会儿,被一股尿意憋醒了。

他赶紧起身出去,像方便一下。

没想到一开门,就是一声女人的娇喘:

“嗯……老公……你好厉害……”

刘海超整个人都僵在原地,这一声娇喘的声音很熟悉——就是自己那个美貌又高傲的弟媳,王芳发出来的。

没想到外表这么强势,脾气也很暴躁的弟媳,在床上的叫声竟然这么勾人。

刘海超看了眼那道虚掩的房门,鬼使神差的,他偷偷凑了过去。

“老公……啊嗯,我到了,老公!”

靠近之后,弟媳娇喘的声音更加明显,透过门缝,刘海超看到浑身赤裸的弟媳趴在床上,挺翘的臀部高高撅起,形成一个诱惑的曲线。

弟弟王军则在她身后抱住她的臀部狠狠弄着,活动一下,王芳就要娇喘一声。

王芳脸色酡红眼神迷离,表情既是痛苦又是愉悦,看得刘海超下身发胀!

“老公,爱你——快快快,就是那里……啊!”

跪趴在床上的王芳一边叫着,一边扭着她性感的臀部,她这副放纵的样子只要是个男人就恨不得把这个发骚的女人弄死!

在真人现场的刺激之下,刘海超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往自己的下半身伸去,握住了自己精神得不行的小兄弟。

其实原本他对于这个年轻貌美的弟媳一直是有些怕的,可是看到她在男人身子底下放荡的样子,刘海超那点怕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想尝一把这个骚女人的美妙滋味……

可惜没弄几下,王芳的声音已经逐渐变弱,哼哼两声以后有些遗憾和失落地问:“你已经完了?”

“嗯。”

表弟王刚的声音有些低沉,显然是觉得没有满足自己这个娇美的妻子,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王芳叹了口气,教育道:“知道你开出租不容易,长期久坐又熬夜影响身体……但你可真得好好养养了,这才二十几岁就这样,过几年我不是得守活寡?”

“唉,听说有些药的效果还不错,要不,我给你弄几颗回来试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