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里面的高污片段详细-美妇为我口爆短篇小说

方平离开后,明玥望着方平离去的身影出了半天儿神。攸宁见状,也不打扰,只是默默地陪在明玥身边。直到手心中满是汗水,明玥才下意识的挣开攸宁的手掌。

“攸宁,你当是知道我在于方平说谎吧?”明玥低头看着自己浸着汗水手掌,有些心虚得说道。

攸宁不大一会儿便递给了明玥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字——“知”。

望着那张字条,明玥苦笑道:“漕帮那一夜,为了保住宿月园的秘密,我夺走了百十来号人的性命。至于这次报仇,我又要牺牲多少人的性命呢?”

明玥清楚地知道,他已把方平拉入了深渊。表面上他虽为方平指了一条摆脱现在困境的明路,实际上则将方平或者说是漕帮拉入了颠覆一国政权的深渊。是的,明玥不想要姜镐京——或者是说他生父——血债血偿,而是想要他的国家,或者说想毁灭姜镐京的统治。

自打猜测到姜镐京为了他的皇位毫不犹豫地牺牲了自己的母后和兄长后,明玥便笃定了姜镐京是个眼中只有权利的小人。对于这种人来说,权利远远重于他的性命。要想报复这类人,夺走他的权利远比夺走他的性命更能起作用。故而,明玥自一开始便决定要夺走姜镐京最为看重的权利。

至于什么叫做夺走一国国君的权利,这个答案很简单,将他从皇位上赶下去就好了。换句话说,便是用各种阴谋阳谋在这个国家发动政变罢了。政变——这是当今朝代所有百姓谈之而色变的话题。任谁都知道,这是一条及其危险的路。就因着自己的私心,明玥便将方平和漕帮拉下了水,而且明玥知道:在未来,方平和漕帮只会越走越深。曾经担心的事,此时再次浮现在明玥的心头。明玥知道自己血液中流淌着对权利有着不竭的欲望,他是真的害怕自己成为一个像姜镐京那样的“权力的奴隶”。

“你还有我,我不会让你走上迷途的。”一张两指粗细的纸条出现在明玥的视野中,明玥望着那张单薄的纸条和纸条上扭曲的字迹,慢慢地露出了笑脸。

抬起头,明玥笑中含泪地望着蹲下来的攸宁说道:“是的,我与他不一样,我还有你!所以我不会变成一个嗜血的怪物!”

意识到自己未来的路并不孤单,还有人肯陪伴并在适当的时候指正自己,明玥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云开雾明的清爽微笑。

攸宁见状,递出了另一张纸条。明玥愣了愣,拿起纸条来。

“不必跟我说什么,我懂你!”

递出这张纸条后,攸宁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若说自家公子放声大哭那日,攸宁还不是很明白的话。那之后跟着公子分敛死侍搜集来的情报时,攸宁便已推测出自家公子要报仇的对象在周绕国且势力不弱。直到今天跟着公子,与方平碰面后,攸宁见自家公子十分在意周绕国皇室的信息时,才推测出一个较为完整的事实:公子的父亲为了某些事情杀了公子的母亲和兄长,而公子在老爷与夫人的帮助下才得以留住性命。而公子的父亲十有八九便是周绕国当朝皇帝——姜镐京。

若是常人,在知道自己有公子这般的身世后,至少也要自怨自艾许久。可他家公子不但没被命运所打到,反而准备用尽全力去反击。足见自家公子有着无比强大的内心和超乎常人的坚毅。

一开始,攸宁因着明玥对所有人都有着同等的尊重而愿意与明玥接近;那之后,又因为明玥的博学多才和料事如神而对明玥十分尊敬。时至今日,攸宁因着明玥那强大的内心与坚韧的毅力而对明玥肃然起敬。直至此时,攸宁才真正明白明玥以前给他讲解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底是什么感觉。

明玥发觉了攸宁的变化,但又不知背后的缘由。不过明玥并不担心,攸宁早被明玥划归为自己人,是以明玥绝不会对攸宁有所怀疑。

挑了挑眉毛,明玥突然用肩撞向攸宁。

攸宁即便没有设防,身体的本能反应还是在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躲避。不过下一瞬间,攸宁又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只因他若完全避开,明玥可能会扑向地面。

那一瞬间的碰撞来的并不猛烈,明玥毫无异样,攸宁却有些愣神。只因一瞬间的接触后,攸宁发现明玥的胸膛异常的柔软。再回想起自己于暖阁内接住踩空的明玥时那异常的触感,一个疑问在攸宁心中忽然闪现。

“攸宁,你愣什么神儿啊?我要去拜!访!下津府的府台,你觉得带上多少人一起去合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