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入夜,司行庭从暗牢回来,洗了个澡,又换了身衣裳,他担心叶棠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反复问张定自己身上还有没有味道,得到的都是否定的回答,他才略怀忐忑地走进房间。

“见过少帅。”小萤刚从房中出来,“少帅是来看小姐的?”

司行庭点点头,“她怎么样了?”

小萤看了眼里面,小声道:“小姐刚喝完药睡下。”

“你先下去吧,我去看看她。”司行庭放慢脚步,轻轻推开房门。

“小萤去给张副官上杯热茶,还请副官稍等。”她这才看到站在院中的张定。

“小萤姑娘不必麻烦。”张定历来不喜喝茶。

“那奴婢去给副官搬张椅子?少帅一时半会儿怕是不会出来。”小萤歪头看着张定,以示询问。

张定目不斜视,“不必,在下坐院中石凳等候便好。”说罢,转身走向石桌处,自顾自的坐下,不再理会小萤。

“哎,张副官,秋日夜里寒凉,你可仔细着凉了。”小萤朝守夜的偏房里走去,想了想又回头说了一句,“你可以到偏房里等少帅,那儿暖和些。”

她走了几步,觉得不妥,又回头道:“你放心,里面有隔开的两个房间。”

真是的,她有那么吓人吗?小萤小声嘀咕着。

张定自小跟着司行庭进行各种训练,听觉虽不如司行庭,但也是异于常人,他敏锐的捕捉到小萤的声音,听她埋怨自己,张定不由得笑了。

若是周淮知道,定是恨铁不成钢,榆木脑袋,人家姑娘都这样说了,他张定还毫不犹豫的拒绝,真是活该他光棍二十四年。

司行庭挑起帘幕,坐在床边静静的注视着叶棠。

她睡得极为安稳,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他心疼的抚上她的脸颊,叶棠皱了皱眉,嘟起嘴,脸转向别处,似是抗拒。

司行庭收回自己的手,怕将叶棠吵醒,下一秒,她翻了个身,将被子踢开了,面朝司行庭的方向继续睡。

司行庭缓缓的笑了,伸手替她掖好被子,轻声道:“你还真是不安分。”

他就这样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安静的睡颜,愣愣地笑,他想,所谓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吧。

司行庭卸下一身的防备,暖暖的光线将他冷厉坚毅的轮廓勾勒得愈发柔和,玻璃灯罩中的烛火静静地燃烧着,照亮一室静谧。

第二日,又是晴朗的一天,湛蓝的天空中飘散着几丝浮云,不甚清晰。

“少帅,都查清楚了。”周淮办事效率向来高。

“说。”司行庭坐在桌案后,他今天没有穿军装,简单的白衬衫,解开了几粒纽扣,颇有几分狂傲不羁的样子。

“那几个杀手的身份都查清楚了,是青帮的人,属下去了一趟青帮总舵,三当家刘虎拦住了属下,属下假意离开,暗中抓住了刘虎手下的一名打手,他说前几天确实有个女人去找过三当家,他也是偶然听到三当家称呼‘司二夫人’,这才知晓那女人身份。”

“灭了。”司行庭头也不抬的吐出两个字。

“灭,灭了?”周淮一惊,这青帮在奉城盘踞数年,在黑道上的势力不可估量,司督军也想消灭他们,只是当初鄞军刚入驻奉城,损失惨重,再加上那青帮大当家郑毅亲自出城相迎,又奉上大批珍宝,说是送与鄞军做军饷,司督军权衡利弊,决定先缓缓。再加上这几年他们也安分,也就算了。

“少帅,三思,如今我军虽已恢复元气,但强龙难压地头蛇。”周淮劝道,“再者,这郑老大是个讲道义的,这中间怕是有什么误会。”

“郑毅是个会做人的,我也从不认为这事会是他做的。”司行庭靠着椅背,将军靴搭在桌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派人去端掉他们几个大码头,另外,卸了刘虎一只手一条腿,先收点利息。若是郑毅找上门来,告诉他把刘虎送来,否则,我会亲自去照应青帮!”

“是!属下这就去办。”周淮转身,也是一脸寒霜,居然敢动她,不知死活!

叶棠昨夜睡得格外香甜舒服,今早起的就有些晚了。

“小萤,现在是几点了?”叶棠抬手挡住窗外偷跑进来的几缕阳光。

小萤推门而入,“小姐,现在十点多了。”

叶棠惊讶,她居然这么能睡?

“小姐,昨晚睡得可好?”小萤偷笑,满脸八卦。

叶棠皱着眉努力回想昨晚,没什么啊,她狐疑的看向小萤,“昨晚,有什么事吗?”

小萤满脸震惊,“小姐,您睡得是有多熟啊,少帅昨晚来看您,在房里待了足足一个时辰,您居然不知道!”

叶棠挠挠头,司行庭来看她了?还待了两个小时?怪不得昨晚老觉得有双眼睛盯着她看,她还以为见鬼了。叶棠打了个寒颤,大半夜的看着她睡觉?想想都觉得瘆得慌。

小萤看自家小姐一脸嫌弃,笑了起来,“小姐,您用不着表现得那么明显啊!”

叶棠重重的咳了一声,佯装恼怒,“胆子不小啊,敢嘲笑你家小姐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刚落,便朝小萤扑过去,挠她痒痒。

“哈哈,哈哈,小姐,别,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小萤最是怕痒,赶紧向叶棠求饶。

“知道错了?哈哈,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叶棠手下动作不停,“还敢不敢?敢不敢?”

“不敢了不敢了!哈哈哈哈!”小萤连声求饶,叶棠这才停下。

“对了小姐,二夫人派人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请您帮忙。”

“二夫人?糟了!”叶棠一拍脑门,“什么记性啊,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她想起五年前查到的事情,这二夫人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小萤摇摇头,“我问了,那雪云说二夫人没告诉她,只说小姐过去便知道了。”

叶棠迅速穿衣,“少帅在不在府里?”

“少帅不在,回军营里了,张副官一早便过来说了。”小萤麻利地帮叶棠梳理好头发,端过准备好的水让她洗漱。

“小姐需要我去找少帅吗?”小萤看着自家小姐火急火燎的样子,有些奇怪,为什么二夫人要见她,就这样担忧。她听说这二夫人吃斋念佛,是极为和善的人,“小姐,您不用害怕,奴婢听说二夫人是极好的人,想必不会为难您。”

叶棠取过毛巾擦干脸,“小萤你不懂,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况且你也只是听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太单纯了。”

“哦,小姐,那咱们该怎么办?不去了?”既然小姐这样说了,那二夫人就一定是有问题的,小萤很相信小姐。

“不行,不能不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叶棠心中自有一番打算。“若是两个时辰后我还没回来,你便去寻老夫人,求老夫人来找我。”

“小姐!小萤要跟你一起去!”

叶棠拍拍小萤的头,安慰道:“放心,不会我有事的,我这样交待只是以防万一,再说,你留下,万一出事了,你还能找人来救我啊。”

小萤想了想,也对,但她就是不放心小姐,“小姐,一个时辰好吗?要是一个时辰后您还没回来,我就去找您。”

叶棠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松了口,“好,那各退一步,就一个半时辰!不许讲价!”

小萤委屈道:“好吧,那就一个半时辰。”

半个时辰后,叶棠独自来到二夫人的院子,她抬头看着匾额上的三个字,“芷兰院”她默默地念了一遍,心想,“岸芷汀兰,不知这二夫人,可当真配得上这几个字。”

“麻烦通传一声,叶棠求见。”

“叶姑娘来了?”守门小厮给叶棠行了个礼,请她进去,“我家夫人早早便嘱咐了,若是叶姑娘来了,直接请您进去,不必通传。”

叶棠淡淡一笑,“劳二夫人费心了。”不管怎么样,这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可不能让人抓到把柄。

大概一刻钟左右,叶棠在下人的指引下,来到正厅,这院子还挺大,地势也不错,竟是快要赶上司行庭的院子了,可见这二夫人在司督军那儿有些地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