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说让我舒服上天&宝贝儿喜欢这样吗

御剑山庄,因为有了媚娘和韩寒的加入,对付着一帮不知来路的黑衣盗贼,顿时轻松了许多。

一刻后,所有的黑衣人的尸体倒了一地,光头黑衣人喘了一口粗气,被梁山伯一击放倒,还没来得及起身,脖子上已经架上了好几把御剑山庄亲手打造的铁剑。

梁山伯自己也受了一些轻伤,这个黑衣蒙面光头男人的功夫不浅,一双掌刃,砍得梁山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酸疼的感觉,脸上更是挨了几拳。

梁山伯先是向拔刀相助的韩寒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然后低头,就准备伸出手去摘掉光头的面巾,“唰!”面巾除下,光头的整张脸都露了出来,梁山伯微微皱眉,清秀消瘦的脸上带着一丝疑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来我们御剑山庄捣乱?”

“我乐意!”光头脖子上架着几把锋利的长剑,语气也依然这么横,“我是哪门哪派的你不需要知道,总之,年末的武林大会,你们御剑山庄是不会脱颖而出的!”

为了武林大会?梁山伯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这个应当是读书人的白面小生,放下剑然后就在光头男人怀里一阵乱摸,把人家浑身上下都摸遍了,梁山伯的脸色则更加难看了一份,“葵花宝典呢!”

“不告诉你,哈哈哈!”光头仰头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瞪着梁山伯,光头冷哼一声,“等我们门主连成葵花宝典!你们这些旁门左道的门道,给我们门主舔鞋的资格都不够!”

梁山伯脸色更加难看了,挥挥手,对着几个师弟说道,“来人,将这他带回去,好好审问!”

几个师弟七手八脚的将躺在地上的光头抓起来,只不过,一根筋的光头似乎没准备投降,即使身处众人包围,他还是义无反顾的伸出爪子,朝梁山伯的喉咙抓去。

梁山伯机警的后退一步,这个时候,媚娘突然拔剑一剑砍在了光头的脑袋上,血花四溅,光头瞪着不甘的眼神缓缓倒在地上。

御剑山庄的一帮人目瞪口呆,而媚娘则淡然的甩掉长剑上的血迹,回头,对韩寒投去一个得意洋洋的眼神,“加上这个人,我杀了八个,而你才杀了七个,你输了!”

韩寒哭笑不得,现在不是说输赢的时候好不?你把人家唯一留下来的活口给杀了,难道就不应该道歉说点什么吗?

还是梁山伯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不能开口的光头的尸体,然后笑呵呵的对着媚娘拱手道,“多谢姑娘拔刀相助,如果不是你,恐怕在下已经被他伤到了。”

“没事,反正我也没打算救你!”媚娘淡淡的瞥了梁山伯一眼,知书达理,温和儒雅,又有一张清秀的小白脸,人看似不错,但是不是媚娘喜欢的类型,不再去看他,媚娘很执着的侧头看向韩寒,道,“你输了。”

“是是是,我输了,你想怎么样,有什么条件赶紧说,我照办!”面对如此狠厉的媚娘,韩寒觉得她真不可爱。

媚娘眯着眼睛慢慢思考着条件,而旁边,御剑山庄的师兄弟们看了韩寒和媚娘一眼,然后悄悄站远了一些,比赛杀人?这么凶悍的夫妻,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媚娘刚才那凌厉的杀气和血性,比起他们的师傅,几十岁的御剑山庄的庄主,杀气还要重,这种女人,还是远离一些好啊。

媚娘这时候缓缓摇头,眯着眼睛,一脸茫然的说道,“没想好,想好了之后,告诉你,你别忘了,你欠我一个要求。”

“是!”韩寒无奈的点点头,这时候,梁山伯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然后一脸温和笑意的走了上来,“多谢几位危机之下还能出手相助,不如,去我们御剑山庄坐一坐如何?此刻正是晌午,午饭,就由我们御剑山庄来招待吧?”

韩寒没说话,而是看向了媚娘,别看韩寒是队伍里唯一一个男人,但是论大权,可是掌握在媚娘手中呢。

媚娘缓缓思考片刻,觉得能省一顿饭便是极好的,“好。”媚娘答应了,韩寒也就立刻笑笑,抱拳道,“那就打扰了。”

“无碍,请。”梁山伯温和一笑,在前面带路,而韩寒,则回到了马车里,一脸受惊的杨贵妃看到韩寒进来,就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外面死了好多人,人家好怕怕哦!”

媚娘一脸阴沉的扫了占韩寒便宜的杨贵妃一眼,一言不发的赶车,队伍,朝着御剑山庄而去。

御剑山庄其实就是一个避暑山庄,经过茂密的树林,然后步行走几十个青石台阶,就到了御剑山庄四个大字的门下。

在梁山伯的招呼下,韩寒等人走进这御剑山庄的石拱门,然后就看到了一排排宽敞高大的房子,御剑山庄的房屋成片成片,占地面积不少,不愧是一个山庄。

身边的师弟都散去,梁山伯微笑着在前面领路,招呼着韩寒走向客堂。脚下踩着土,鼻间是花香,耳旁是鸟语,绿树成荫,天空湛蓝,这优雅清脆的环境,让韩寒一阵赞叹。

乱世之中,还能有这么一个清澈的环境,真真是极好的。“脾气古怪的庄主不在,所以大家不要拘束,今天中午就我们几个人共餐,大家随意。”梁山伯将几个人领进了客堂之中,摆放整齐的好几把红木椅,墙壁上的字画和到处价值不低廉的青瓷陶制品,将这个地方衬托的一股儒雅的气息。

“我才没有拘束!”一开口就呛人的媚娘淡淡扫了梁山伯一眼,然后就坐在了一把红木椅上,手里的长剑放下,然后问道,“你们这里有烈酒么?”

没看得出来媚娘一个姑娘家家竟然喜欢喝酒,还是烈酒,梁山伯一愣,不过立刻微笑着回答道,“有的,姑娘喜欢喝酒,那么我在午餐士时人备上!”

“嗯,不过我现在也要!”媚娘很不礼貌的不去看梁山伯,而是低头拍了拍身上沾染了血迹的上衣,“口渴了。”

梁山伯无语的一笑,这真是找回来一个要伺候的姑奶奶啊。不过脾气甚好的他没有耽误,立刻转身就吩咐人去准备了。

梁山伯一走开,坐在她旁边的韩寒立刻小声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礼貌,对人家客气点不好么?”

“我跟他很熟么,干什么要跟他客气?”对小白脸男人无爱的媚娘淡淡瞥了韩寒一眼,还是韩寒这略黑的肤色和这脑袋上的中发看得顺眼些,“你这头发越长越奇怪,不如还是都剪掉吧,也许你光头的样子很帅呢!”

“一边去!”白了媚娘一眼,韩寒不再和她说话了,让自己光头?当自己傻的么!木椅摆成两排,一排各三把座椅,杨贵妃自然不会去坐到对面,韩寒在中间,媚娘好额杨贵妃就在他左右坐着。

杨贵妃这时候偷偷拉了拉韩寒的胳膊,然后凑过去,小声的说道,“现在咱们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你要是现在表明国师的身份,然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个坏女人抓起来绳之于法了!”

这个女人,满脑子都在琢磨这个么?韩寒无奈的一笑,看着杨贵妃娇媚的圆脸蛋,说道,“贵妃,媚娘的武功不低,所以还是算了吧。”

“可是这里是御剑山庄啊,御剑山庄的庄主可是江湖上的武林高手,他手下那么多弟子,对付这个坏女人岂不是绰绰有余?”杨贵妃一根筋的继续死问着,韩寒叹了一口气揉揉额头,道,“这样不好,就算媚娘的武功不能杀掉御剑山庄的人,但是逃跑足够了,到时候,你得罪了她,就要受她的报复,小心你晚上睡觉都睡不安宁!”

杨贵妃不信的撇了撇嘴,这时候看到梁山伯带着身后几个端着酒和糕点的师弟走进来,杨贵妃眼睛一亮,立刻拉着韩寒的胳膊,将韩寒拽起来走到了梁山伯面前,“梁山伯是吧,你救救我们,那个坏女人其实绑架了我们准备将我们送到京城去,我,本宫可是贵妃娘娘,而这位,正是韩寒国师,那个女人,就是臭名远扬的西凉叛军,你们御剑山庄若将她杀了,本宫自会有重赏的!”

杨贵妃拽着韩寒的胳膊藏在了梁山伯等人的身后,圆润的小脸蛋上尽是认真急躁之色,梁山伯嘴角的笑容凝固住了,狐疑的看了看杨贵妃和韩寒,然后又盯向了媚娘,目光不善。

身后几个小师弟虽然还没搞明白此刻的情况,不过一只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长剑上,稍有风吹草动,就将媚娘砍死!

贵妃这个女人,疯了吧!韩寒额头一层冷汗,梁山伯绅士的目光盯向媚娘,小白脸上尽是严峻之色,“真是如此?姑娘,你到底是何人?”

媚娘镇定自若的侧头,将梁山伯、韩寒、媚娘等人扫视一眼,没有露出杀机,而是露出一丝强势的眼神,“二姨太,你若再如此在生人面前胡闹,信不信我让老爷休了你!”

二姨太?老爷?梁山伯一愣,目光再次在韩寒和这两个美女身上打量一下,一头雾水,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她是说自己是韩寒的小妾么?杨贵妃先是内心一喜然后脸上一羞,随即恢复正色,开口还想反驳,却被韩寒一只手拉住了,“你没看到梁兄都信以为真了!下次再胡闹!小心我打你屁股!”

不想让整个环境优雅的御剑山庄都蒙上一层血色的韩寒斜眼瞪了杨贵妃一眼,然后笑呵呵的帮其中一位小师弟将他手上的酒壶端了起来,“我这位小妾是大户人家,平常就喜欢作弄下人,惊天还死性不改的忽悠梁兄等人,真是歉意得很啊。”

梁山伯刚才只是短暂之后就恢复了理智,想想之前媚娘和韩寒配合杀敌的那种默契,怎么可能是杨贵妃嘴里说的如此恶劣的关系。

被一个小美女给耍了。梁山伯尴尬一笑,然后歉意的看向媚娘,“在下无碍,就是对尊夫人冲突了。”

杨贵妃委屈的躲在韩寒身后,梁山伯将酒水放下,然后转身继续去吩咐人准备饭菜,而这时候,客堂里只剩下韩寒三个人的时候,媚娘先讲手里的酒壶揭开喝了一小口,然后眯着眼睛起身,缓缓朝杨贵妃走来。

自己知道惹怒了媚娘的杨贵妃本来躲在韩寒的身后,但是想想自己到底是一个贵妃娘娘啊,再想这里是御剑山庄,会武功的人比林子里的鸟还多,于是杨贵妃理直气壮的哼了一声,从韩寒肩后窜出头来小声骂了一句,“坏女人,你能将本宫怎样!”

“啪!”一个清脆的声响,媚娘淡淡的收回巴掌,冷静的说道,“要不是有韩寒,本姑娘早就将你这个一无是处的杨贵妃杀掉了!”

挨了一巴掌的杨贵妃一脸惊愕的站在韩寒身后,她都没看到媚娘是怎么出手的,然后脸上就挨了一巴掌,疼痛的感觉是如此的陌生,一只手摸着火辣辣的脸,杨贵妃整个娇躯都在颤抖着。

咬牙切齿的盯着媚娘,杨贵妃双眼含泪的轻喝道,“你!你竟敢扇本宫的脸蛋?”“我杀了你都敢,还有什么不敢的!”媚娘冷厉的眼神刺向杨贵妃,杨贵妃的出现,让媚娘的行踪总是三番五次的几乎要暴露,对于破坏自己大事的人,媚娘从不留情,该杀就杀,就像当初杨贵妃身边负责保护她的那几个便衣侍卫一般。

“你混蛋!”从小到大第一次被扇巴掌的杨贵妃热泪盈眶的转身跑出客堂,竟然被讨厌的女人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扇了一巴掌,这让杨贵妃都差点崩溃掉。

快步的跑出客堂,韩寒无奈的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媚娘,小声说了一句“消消气”然后就紧追杨贵妃去了。

媚娘眯了眯眼睛,深邃的眼神中说不出的落寞和孤单,转身坐回到椅子上,媚娘拿起酒壶仰头一口灌下,然后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烈酒太辣,感情太酸,大事太苦,人生不如意啊。

媚娘自顾自的仰头喝着闷酒,而韩寒则忙着去追杨贵妃,不管杨贵妃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女人,但是,女人哭,那就立刻成了男人的错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