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腿的正确姿势_坐三角木马灌肠体罚

于松冲过去一把搂住苏源,

“不,不要!”

他看着她胸前的伤口,眼泪模糊了双眼,

“我…救不…了了,兽…将不是…妖猿。”

失去心脏纵然是金丹修士也是必死之伤,苏源能挣扎着说完这最后一句话,已经是用了最大的努力。

于松的眼前一片模糊,泪水顺着眼角止不住的流淌。

“队长!别愣着了,带上苏姐的尸体赶紧走啊!”

于松没有忘记自己和队员们还在兽潮之中,他抹掉眼角的泪水,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将苏源的尸体背在背上,

“我们撤!”

于松化悲愤为力量,一人一斧在兽潮中劈出一条道路。

剩余的青翎卫跟在他身后,众人迅速的回到了城下,将撞门的几头獠牙象斩杀之后,他们回到了城墙上。

徐子铭坐镇城楼,虽然他没有出手,但是一直将威压笼罩着南城墙,削弱凶兽们的力量。

“你们可将领兵兽将斩杀?”

“妖猿已死,不过属下怀疑那妖猿只是个诱饵!”

于松坚定的说道。

“可有疑点?”

“这是苏源用命换来的答案。”

徐子铭这才注意到,于松背后绑着的苏源,低垂着头已经没了呼吸。

“知道了,你们先去休息,这场仗打完…将她葬入青羽山吧。”

于松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谢大人恩典!”

青羽山是青翎卫的圣地,唯有为罗星城做出重大贡献的青翎卫死后才能葬在那里。

徐子铭脸色则有些难看,

苏源她的战斗力不怎么样,但是可以算是青翎卫中最难死的几个人之一,她修炼的勘星诀足以让她提前感知到大部分危机。

负责这场仗的兽将绝对不会简单。

斩首计划失败,对方肯定不会再轻易路面了,现在只能依靠城墙上的守军拖到辰星宗的支援赶来了。

这一仗看似打了很久,实际上连三个时辰都不到,辰星宗的援军,收到消息再到集合、赶路至少需要六个时辰,也就是说他们还要再撑至少三个时辰。

徐子铭走出城楼,外面的战斗仍然激烈无比,地上的尸体有凶兽的有人类,这种战斗一旦受伤根本来不及救援,后面拥挤的凶兽们会一拥而上将人撕裂。

“来人!”

他的亲卫连忙跑了过来。

“向城内修士求援,告诉他们我们最多只能再撑一个时辰,如果不来!到时候城破人亡大家一起死!”

徐子铭的声音寒冷彻骨,这一仗他的部下已经损失太多了,就算能打赢恐怕也要元气大伤。

他的手搭上腰间挂着的剑,如果兽潮攻势依然这么猛烈,他也不得不上了。

“是!”

亲卫立刻跑出去将消息散布全城,躲在客栈的叶羽瑶等人也听到了求援的消息。

“去吗?”

张紫阳问道。

“当然。”

叶羽瑶看着远处冒着冲天火光南城墙,淡淡的说道。

“罗星城的守军如果不是真的支撑不住了,不会来求我们这些江湖散人。”

“可赵老师不是让我们在这里等他么?”

沈诗怡有些迟疑。

“剑修,体修去,术修,毒修留下。”

“不行我们要去!”

几个女生喊道,她们都是些主修治疗法术的。

“你们也看到了城墙上打得有多惨,这种程度的战争根本不存在伤者,更何况现在没了城墙之利,全是赤裸裸的肉搏战,你们术修和医师过去了除了送死没有第二个选择!”

“张紫阳你看着她们,其他人跟我走!”

叶羽瑶一众十余人走出客栈,外面多多少少也有不少修士前往南城墙。

零零散散的人们汇聚成一股人流,涌向南城墙。

亲卫略微数了一下大概前来支援的修士有五六千人,虽然实力普遍不高但是也是一股不弱的生力军。

“多谢诸位赶来支援,请诸位立即支援李恕将军!事后必有重谢!”

“无妨,我们现在就去!”

五六千人分成三股,开始在城墙上与凶兽们交战。

有了这么多修士协助,凶兽们的攻势也为之一滞。

“好!”

李恕看到战争的天平逐渐向着自己这边倾斜,不由得兴奋起来。

他不顾身上的的伤痛,再度爆发灵力,手中长剑一顿劈砍,一连斩杀数十头凶兽。

此时身在南城墙的叶羽瑶他们陷入了苦战,她仅靠一招叠浪击就能将凶兽坚硬的身体劈开,可是这样消耗实在太大,接连砍死几头凶兽她体内的灵力就所剩无多了,

“看,赵老师!”

她身旁站着的少年名为颜从阳,他指着不远处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一道黑色的身影提着巨剑不断斩杀着妖兽。

“我们过去帮他,赵老师受的伤还没有好,这么高强度的战斗会让他伤上加伤的。”

“好!所有人集合!”

十多人迅速集合到两人身边开始往赵长空那里进攻,叶羽瑶刺伤了一头野狗般的凶兽,一脚将它踢了出去,半空中引爆月印,剧烈的爆炸将前方的凶兽们震的晕晕乎乎的。

众人一拥而上迅速消灭了这群凶兽,不远处的赵长空也注意到了身后的爆炸,他转头就看到叶羽瑶等人在向这里冲过来。

“你们来干什么!没听到我的话吗!”

赵长空大声呵斥道。

“罗星城的城主发出了求援消息,我们不来这座城顶多只能坚守一个时辰了。”

赵长空身上的黑色灵气分出一缕在他身后化作一道黑色的漩涡,凡是靠近的凶兽直接被这道漩涡给碾成了粉末。

“你们在我身边老实呆着,一半的人和凶兽战斗,另一半的人休息,轮流换着打。”

剑修们立刻盘腿坐下,体修们则继续和凶兽作战。

……

远处的罗星山脉中一只雪貂模样的妖兽正跪在一个女子面前,女子肌肤欺霜赛雪,身材性感妖娆,眼波流转间媚态自生,脸上蒙着的一层面纱,更是增添几分神秘感。

“我们这次派出的十万凶兽现在已经损失了五成有余,目前和人类的战斗处于胶着状态,女王您还要接着打吗?”

这女子正是火鳞蛇王,她淡然的说道,

“打,为什么不打,把狼王和虎王的手下全部送掉,如果不是我要镇守这龙脉,定然亲自去教训这两个孽畜。”

“是,女王。”

雪貂化作一道白影迅速消失在原地,城上的守军们突然感觉攻势猛烈了一倍不止,凶兽们仿佛不要命了一样,甚至直接以命换伤,那些强者还好,对于普通的罗星城城防军可就是灭顶之灾,一时间就有不少人被兽潮淹没,原本完好的防线顿时被破开了好几处,凶兽们开始往城内涌入。

眼看着凶兽潮就要涌入城中,城楼中射出数十道白光,每一道光束都精准的射入凶兽们的头颅内,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血洞。

徐子铭走出城楼,防线快要撑不住了,他必须要出手了。

有元婴大修士出手,这对在场的人们来说犹如一针强心针。

徐子铭对着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接连不断的释放着白光,凶兽如割草一般倒下。

战斗仍在持续,叶羽瑶吸收着周围的灵气恢复自身,周围竟然隐隐产生灵气漩涡,赵千夜眉头一皱,伸出手,布下一道黑色屏障掩盖住了她。

转身拍飞两头凶兽,他现在纯凭肉体力量作战,这种程度的战斗一直用灵力很快就会枯竭的。

“赵老师,你来休息吧,下面我来守。”

“不必勉强,你扛不住的。”

“我可没说要扛。”

叶羽瑶的掌心在白虹的剑刃上划过,殷红的鲜血顺着剑身滴落,

“以血祭剑!”

白虹雪亮的剑身上燃烧起金色的火焰,叶羽瑶脸色一白,连忙将手中的剑插入身前凶兽的体内,寒月金焰在它体内爆开,这头凶兽跌跌撞撞的往后退了几步轰然爆开。

漫天火焰四射碰到凶兽的身体就如附骨之蛆,不断的蚕食着它们的身体,直至烧成灰烬,一传十、十传百、叶羽瑶身前已经陷入一片火海,到处都是燃烧哀嚎着的凶兽。

这等诡异霸道的火焰让赵千夜长空瞳孔微缩,周身笼罩着的黑色灵气也往回收了收。

“所有人赶紧休息。”

……

经过两个时辰鏖战,终于将所有凶兽尽数击杀,在场的能站着的人也都不多了,所有人都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灵气枯竭,体力透支,叶羽瑶直接将白虹插在地面上才能勉强维持站立,面前死掉的凶兽堆成了小山高,地上的血液一直到脚跟,鼻子里全是难闻血腥味还有烧焦的血肉味道。

徐子铭站在城楼上大喝一声,

“我们赢了!”

活着的人都情不自禁的重复着这句话,

“我们赢了!”

赢得太难了,胜的也太险,以不到四万的人类战胜了足足近十万凶兽,这一仗罗星城城防军死伤近八成,青翎卫阵亡接近一半人,南门守将黑恕少了一只胳膊一只眼睛,那些前来支援的人也死伤近半,叶羽瑶这里则幸运的多,有寒月金焰的威慑,凶兽们几乎都在绕路,唯有几个重伤的但是一个都没有死。

见到自己的部队全军覆没,远处观战的雪貂反倒是一脸平静,

“是时候回去复命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