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两人做人爱图片大全视频

大皇子自是也听到了这句话,蹙了蹙眉。

赵承眸看往日飞扬的文琪听得此话,知他心里是不好受的,又看他坐在了大皇子身前,很是不悦。

不过还是为文琪捏了把汗,开口想知道可有破解之法,那个小子未必会想到个中关节,“大师,此话怎讲?”

舍云子深深地看了一眼赵承眸,意味深长,“这就算我赠与施主的一句谶言!也算你今日与佛有缘吧。”

文琪心道,那还是无缘好了,当然这句是不能说出口的。

舍云子突然看向了文琪,文琪心中大念佛语,佛前果然不能腹诽的。

舍云子的声音,“小友看似对佛祖不恭,却心存善念,心中有善便有佛,不必拘于俗礼。你心中疑虑,似是有未尽之意。”

文琪扫了众人一眼。

舍云子摆了摆手,“其实你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又何须云子多言。”

文琪脸上露出疑虑。

舍云子打了一句禅语,“心中有善,为之大善,那便是佛根,有根便能生成参天大树,小友不必妄自菲薄,人人读春秋,人人心中有春秋,人人心中的春秋又不同。

小友心中的春秋与云子心中的春秋自是一脉相连的,你说,你是不是与佛有缘。”

说的文琪更迷茫了,不过听着还蛮有道理的,点了点头,越是觉得舍云子说的有理,越觉得箴言会应验,心中也发起慌了。

这次来是为心中感叹别人命运不甘而来,怎么感觉自己以后的生活如此悲凉。

后来以一想,也不对,自己既然与佛有缘,那还是跟佛有点亲戚关系的,也就释然了,底气也足了几分,给舍云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舍云子也目露微笑又多说了一句,“小友心胸宽厚,倒也算一个有福的。”

赵承眸听到最后一句话,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这阿琪看着也不像个命短的。

几人正交谈中,文琪听到从大殿外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然后便看到黑压压的一群黑衣人冲进了大殿,提刀便砍。

能来大殿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人此时也顾不得狼不狼狈了。

有连滚带爬的滚向角落,有的抱头鼠窜,有的则提不起腿,有的嗯失禁了…

文琪此时都蒙了,眼睛都不会眨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自己果然是和佛有亲戚的人,要不现在在大殿里抱头鼠窜的人就是自己了,哦不,提不起脚的那个是自己,心里又念了一声佛。

这是只见瑞王身后和皇子们身后的的三十多名侍卫跃入大殿与那群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这群黑衣人战斗力竟不输于侍卫,几番恶斗后侍卫渐落下风。

尤其是场下的其中一位黑衣人,身材魁梧,眼神如鹰,一人连砍数人,引来数名侍卫围攻,竟丝毫不惧,竟发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文琪这边,有瑞王、赵承眸、三皇子、陈国公、容颉、仲蜕护着大皇子、舍云子、文琪、仲锦。

就一眨眼的时间,那个黑衣人把眼前的几名侍卫全部毙命,手臂向前一伸,从手臂处飞出一只袖箭,向大皇子方向飞来。

文琪就在大皇子身边,依文琪那惜命的小性子,虽然大皇子对自己还不错,也没想用自己的小命去换大皇子的性命,可自己又分明听到了那袖箭破空的声音,便推了大皇子一把。

这一把推的大皇子一个趔趄,倒是避开了要害之处,那只袖箭直插在大皇子的右臂上。

瑞王从腰间抽出长剑向殿中那人刺去,就快要刺进时,那人手臂一扬,飘出一阵烟雾,瑞王以袖遮面,只听到利剑刺入肉体的声音,随后便听到一声闷痛声,那烟雾散去,瑞王一剑刺中的竟是一位不满十岁的少女。

那黑衣人向大皇子这里看了一眼,吹了一声口哨,几十人如来时那般迅捷片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片狼藉,被砍中的也不用救了,都是一刀毙命,也不用呻吟痛喊了。

哇哇大哭,又哇哇大叫,在地上躺了一片的都是身体完好,精神过度紧张又劫后重生的瘫软,站不起来了。

赵承眸、容颉、舍云子正作安抚工作。

三皇子做排查工作。

陈国公则派人去报告晋州都慰做善后处理。

仲锦搀扶着大皇子,文琪傻傻地坐着,只看到眼前的人影晃动,脑子也在思考,就是腿动不了,也开不了口。

赵承眸看了他一眼,看他没事,也就顾不上他了。

这是瑞王抱着一个孩子,走向文琪,“还有呼吸,这里只有你一个大夫了。”

文琪机械地扭过头,看了一眼瑞王,又看了一眼孩子身上的剑伤,点了点头,又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声音干涩略带哭音。

瑞王道:“那你点头做什么。”

大皇子也看向文琪,“小兄弟是大夫?”

文琪点了点头,都不敢说话了。

大皇子招了招手,“来,把这支袖箭给吾拔出来,这箭上淬了毒,吾又没带御医,多耽搁时间,吾便多一份危险。”

文琪点了点头。

瑞王抱着小女孩,“那她怎么办?”

文琪结巴,“一,一,一起来。”

瑞王狐疑地看了文琪一眼。

文琪继续说着,“找一个干净,干净的,房间,一起来,叫来小影子,小影子”指了指外边。

瑞王点了点头,仲锦搀扶着大皇子也向外走去,瑞王抱着孩子随后向外走去,听后边没什么动静,扭头看了一眼文琪,看他还在那坐着,“你怎么不走?”

文琪腿微颤,“我,我,我动不了。”

瑞王走到他跟前,蹲下来,“上来。”

文琪向后缩了缩,“我,我不敢。”

瑞王并不会安慰人,“再耽搁,这孩子就救不过来了。”

文琪,便把两手缠在了瑞王脖子上。

瑞王背着一个僵硬的少年,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后边的那一位还不配合,不是文琪不配合,实在是魂魄回不来呀,就别提多费劲了。

赵承眸看了一眼这三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交待了容颉几句赶过来了。

两手便把文琪抱了起来,文琪此时连挣扎都不会了,任由赵承眸抱着。

赵承眸道:“好了,走吧!”

心想,这小子还挺软,这么轻,看他平时也挺能吃的呀。

又看他一个男子这么胆小,一面走一面讥诮他:“你吓尿了没?”

文琪又一次在赵承眸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赵承眸这一次倒没有把他扔下去。

文琪哭的毫无形象,鼻涕眼泪都蹭到赵承眸身上了。

瑞王真想把耳朵堵上。

仲锦也皱了皱眉,外面传言瑞王的毒是沈府小公子解的,竟是真的,还是这么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解的,只是这举止,想着那日的傲态,和现在这是同一个人吗。

大皇子蹙了蹙眉,心道看着这小子知书达礼的,难道是个不靠谱的,可看瑞王刚才那一幅表情是很肯定这小子的医术的,瑞王脾气虽然是出了名的不好,可做起事来是很认真的。

走到门前百步距离,文琪止住了哭声,“放我下来吧,我好了。”

赵承眸并未马上把他放下来,“你这哭一哭就好了。”

文琪点了点头,“我本来是可以回去再哭的,让你们见笑了,救人要紧,这面子不要也罢。”

赵承眸乐了,“从认识你以来,我都想告诉你,你就没有带着面皮出门,这次尤其是,这么多人护着你,你怕什么,要死也是我们死在你前面。”

文琪反问,“这么多人护着,可还有人受伤了。”

眼睛看向大皇子。

赵承眸无语了。

文琪双腿听使唤了,“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你可以走路了?”,不过并没有把他放下来。

文琪自是知道赵承眸在讥诮自己,也没有反驳,“这一日,我经历了能见到心中的大神舍云子的激动,又经历了三殿下的呵斥。

这小心肝扑腾着还没停,我心中的大神给我念了一句让我心神俱伤的谶语,接下来便让我见到了这种死去生来的场面。

我很想问问你,我还活着吗?还是我只是在做梦。

你不知道,自从得知你去执刑杀了林大人一家,我经常做这种血淋淋的梦。

我告诉他们,这和我无关,让他们找瑞王去。”

想到了瑞王就在前面,又闭了嘴。

缓了缓他又道:“我饿了。”

赵承眸望了一眼周围,“眼前的事最要紧。”

赵承眸就见眼前这小子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纸包,从纸包里掏出一块糕点全塞进嘴里,那腮膀子都鼓起来了,小嘴都挤到一块了,赵承眸竟看出了一丝可爱,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然后就看到这小子掏出手帕擦了擦嘴,然后从自己怀里跳了下来,精气饱满,看来是真的没事了。

进入房间,文琪先看了一眼那女孩的伤,蹙了蹙眉,交给瑞王一粒药丸,“先给她服下。”

文琪又撕开大皇子的衣服,察看了一下伤口,“大殿下的箭未入骨,虽深并不算严重,让人头痛的便是这箭上的确淬了毒,是蛇毒。”

说完蹙了蹙眉。

大皇子听完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里也扑腾起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