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在酒后被老外插了一夜

被一起吞下的还有那块石雕,石雕被液体侵蚀,开始变得滚烫,如岩浆液体一般,照亮整个地洞,地洞不是很高,洞口是两排白色石头交错的栅栏。

真真强风不住吸入,呼出,江小厨白月独角兽像叶子一般,在洞内翻飞,最后连同那块石雕一块被吐了出来,也算是变相的得救了。

独角兽不顾重伤,爬起来,抛下江小厨他们两个,撒腿就跑。

大地开始颤抖,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白月江小厨他们两个面前。

羊身人面,眼睛在腋下,虎齿人手,长相丑陋,如山一般,饕餮很痛苦,不住的伸出舌头,想要把吞下去的石雕给吐出来。

江小厨白月连忙跑开,生怕被巨兽误伤,踩到自己前些日子神秘的海,还有神秘的船,现在这个庞然大物,江小厨有理由相信,这就是荒莽区一直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中十大神兽之一的饕餮。

石雕被饕餮一个喷嚏,喷出好远,差一点砸在江小厨身上。

饕餮抓抓被烫伤的喉咙,空气里的血腥味,肉的味道让他兴奋,撒开四条腿,追着江小厨白月,狂跑。

顾不得被丢弃的石雕,保命要紧,但是他们又如何跑得过如山一般的饕餮,很快被追上,被超越。

江小厨白月两个停下脚步,不是抓自己的吗?

看着饕餮一阵狂跑,抓着独角兽,一口吞下,满意的像个孩子,在地上打滚,然后转过身,看着江小厨他们两个,舔舔舌头,露出看到食物,幸福的模样。

:“阿月,他好像很高兴。”

:“废话,两大块肉,能不高兴吗,赶紧跑啊。”

白月拉着江小厨,折回来跑,饕餮很兴奋,一个跳跃挡在他们前面,张大嘴巴,请君入瓮,白月江小厨两个努力让自己停下来,向一侧跑去,饕餮伸出爪子,要抓住二人,被轻巧的躲开。

饕餮好像也不恼,仿佛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追着他们二人,不知疲倦的来回跑着。

江小厨拿出神弓,使劲权利,射向饕餮,饕餮捏着弓箭,在他面前,这就是个小玩意。

东海小池翩翩飞下来:“孽畜,休要危害人间。”

饕餮认识东海小池,虽然他换了一层皮,但是气息还在,登时暴怒起来,把江小厨三个归为一类,猫捉老鼠的游戏,到此结束,饕餮长大嘴巴,要把三个一起吞下。

东海小池见饕餮上钩,露出一抹微笑,挡在江小厨白月前面:“你们两个先走,我留下来对付这个畜生。”

萍水相逢,江小厨怎么能丢下东海小池一个人冒险,跟他并排站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希望,我们一起上,阿月,你敢找个地方躲起来。”

白月知道,自己又拖累人了,但是这四周一望无际的平底,去哪里找地方躲啊,只有一块石雕孤零零的立在哪里。

白月躲在石雕后面,有总比没有要强。

东海小池现在这一具身体虽然弱小,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不住学习人类的功法,应对面前这种情况还是有的。

饕餮张开贪婪的大嘴巴,要把东海小池吞下去,反而忽略了江小厨和白月,江小厨见东海小池有危险,也一次次上前对抗饕餮,都被饕餮丢在一旁。

饕餮突然发怒,还有奇怪的举动,让白月很好奇,拉着被打倒再地的江小厨:“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出现后,饕餮就很生气。”

江小厨甩开白月的手:“人家好心帮忙,你还说人家坏话。”

白月只是猜测,但江小厨觉得,东海小池并没有恶意,只是纯粹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长空中一声锐利的尖叫声,划破夜的黑暗,凰鸟,张开翅膀飞过来,飞向白月身边,铺天盖地的翅膀,燃着火花,白月连忙躲开,凰鸟立在石雕前面,收起翅膀,一步步靠近石雕。

尖锐的嘴巴,啄着石雕脑袋,但是石雕是死的,凰鸟扬天长啸,眼角流出两颗泪水,落地变成两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白月大喜,刚要收起来,被江小厨一脚踩烂。

白月的心碎了,突然间加入战斗的凰鸟,跟饕餮达成统一战线,一个在天空进攻,一个地面进攻。

江小厨有神弓,选择对抗凰鸟,东海小池对抗饕餮。

凰鸟高高飞在空中,扬天长啸,准备发动进攻,普天盖的的热浪,仰面扑来,江小厨连忙下腰躲避,凰鸟擅长天上攻击,落地的话,一双巨大翅膀,无处安放,反应会变慢,但是天空就不一样了,来来回回发动数十次进攻,依旧灵巧。

凰鸟温度太高,江小厨的头发都被烫成卷发,衣服也烧的烫手,出了一身身的热汗,身体水分仿佛快要被蒸发干净,口干舌燥的。

江小厨举着神弓,不能再让凰鸟靠近自己,如果再来几次,不用她动手,自己就变成人干了。

普通的弓箭还没有射中凰鸟,就已经被烧干了,江小厨挥舞着手中神弓,变成一把长剑,凰鸟再一次靠近,一剑斩在凰鸟的翅膀上。

神弓不是凡品,凰鸟翅膀被斩伤,凰鸟吃痛,飞上天空,漂亮的羽毛散落一地,化作尘土。

曾经十大神兽一起都没有对付得了东海小池,现如今一个饕餮又如何打败东海小池,饕餮逃走了,凰鸟也因为敌不过江小厨的神弓,灰溜溜的飞走了。

白月趴在地上,被江小厨踩碎的凰鸟泪已经不复存在,还好,他当时流了两颗,白月多少有一些安慰。

江小厨拱手要跟东海小池道谢,正脸瞧着东海小池,却被他的容貌看呆了,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好看的一个人。

白月收起另一颗凤凰泪,小心翼翼捧在手里。

东海小池温文尔雅的微笑,让江小厨心花坠落,仿佛与世隔绝一般,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和他。

:“在下东海小池,敢问姑娘芳名。”

江小厨感觉到东海小池嘴巴在动,却听不到他的声音,东海小池重复了两次,江小厨才反应过来:“在下江小厨。”

东海小池太熟悉江小厨的眼睛了,说话都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了。

荒莽区对自己影响太大,再加上刚才消耗了不少体力,不易久留,跟江小厨告别,东海小池就离开了,给江小厨留下美好的印象。

东海小池虽然走了,但是江小厨还沉浸在跟东海小池并肩作战的场景中,无法自拔,不住偷笑。

白月难得的没有嫉妒,捧着手中的凰鸟泪:“你还笑,都是你的错。”

江小厨轻快的跟上白月的步伐:“怎么了,吃醋了,见不到别人长得比你好看。”

:“相信男人的第六感,那个人绝对不是善茬。”

:“你就是嫉妒,嫉妒人家比你好看,比你有本事,还那么的斯文。”

白月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江小厨,说她花痴就是浅的,不理睬江小厨犯病,白月细心呵护着手中的东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