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好大好硬好爽公交车

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被锁在了洗刷间里,几个女生吓得赶忙拍门,并试图从里面将门撞开:“放我们出去。”

谁想刚拍两下,就听外面传来靳青冷冰冰的声音:“闭嘴,谁喊谁死!”既然不想出来,那就别出来了!

厕所门外的锁,已经被拧成麻花,就是拿着专业工具,估计一时半会儿都鼓捣不开了。

几个女孩被靳青的声音吓得急忙闭上了嘴,靳青满意的在下铺找了一张香喷喷的床躺下,倒头就睡了过去,她之前刚忙了两天,昨晚又折腾了一宿,现在正是需要睡眠的时候。

靳青这一觉睡得很沉,第二天早上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大亮。

也就是说,靳青不但错过了早课,更是悲催的连早饭都已经错过了。

靳青坐在床上心情十分悲愤,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个失去了全世界的小孩:学校可是管饭的啊!

这种打击对于靳青来说是致命的。

坐在床上,为自己错过的价值一个亿的早餐默哀了一会,靳青套上衣服,抓住了抓自己比昨天更乱的头发,抬腿就往门外走。

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洗手间中几道细微的呼吸声,这时候她才忽然想起来洗手间里还困着三个女孩。

靳青转过身,一把将门上的门锁拽了下来,随着门锁失去了作用,三个女孩滚落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洗刷间的空间太过狭小,她们已经严重缺氧了。

靳青看着三个女孩因为缺氧而变得红扑扑的脸,吧嗒吧嗒嘴安慰道:“气色还不错嘛!”起码脸色看起来很健康。

三个女孩一听靳青的话,眼泪哗啦一下流了出来,趴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

靳青上学的第二天,与她同宿舍的女生们已经决定以后绝对要绕着她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周末,班级上的同学都可以回家了。

经过后来几天的相处,大家发现靳青其实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因为她每天除了盯着老师发呆以外,几乎不同任何人交流。

而且像大家之前所担心的,靳青会疯狂的报复所有人的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发生,靳青就像是一个幽灵一般每天从宿舍晃到食堂再到教室,似乎除此以外再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吸引她的注意力。

看到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准备回家,靳青也抓起自己从季节柜子里翻出来的小包也跟着往外走:她要出去找点挣钱的门路。

现在除了金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安抚住她娇柔脆弱、千疮百孔受伤的心了。

靳青刚走出校门,就见一个瘦弱的身影忽然从门柱旁窜了出来,挡住了靳青的去路。

看到来人靳青微微一愣,这人竟是之前被她在桌子上蹭成猪头的苹果脸女孩。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女孩的脸恢复的不错,基本上已经看不大出来之前受伤的痕迹,就是颧骨的地方还微微有些青肿。

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女孩:这娘们是打算再挨一顿揍么!

女孩看着靳青的表情,嘴一扁眼泪差点再次奔涌而出,但是却被她硬生生的挺住了。

女孩使劲吸溜吸溜鼻子:“那个,你一会儿不要从小路走,有人要在那边堵你。”那些人都是她哥哥在社会上混的朋友。

之前她受伤后,由于一时气不过就同她哥联系了一下,可没有想到她哥哥今天竟然真的带人来了。

这样的事情让她十分害怕,所以现在她后悔了,可是她哥哥同那些人却不肯轻易回去,嚷嚷着要给妹妹报仇,非要狠狠的整治靳青一顿。

于是,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苹果脸女孩只能过来想要将靳青拦在学校里面,起码这里是安全的。

靳青听了女孩的大体的解释以后,顿时兴奋起来,真的是想啥来啥,你个苹果脸一来,钱就到了,赶快追问:“你说的那个小路在哪?!”

女孩被靳青急迫的追问弄得眼角直抽筋,她现在才确定了,靳青不是在装疯卖傻,她有可能是真傻。

想到这里,女孩留下一句:“千万别走小路。”然后就急匆匆的跑远了。

靳青看着女孩的背影:“…”这些人本来不就是这人找来修理自己的么,为什么现在又要装好人不让自己出面呢!

707没有回答靳青的疑问:像这种青春期的少女心思,自家宿主这个大老爷们是不会懂得。

苹果脸少女一头扎进了小胡同,里面有一群将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少年正拿着棒子在里面等着她。

看着少女自己跑进来,为首那个头上染着绿毛的少年,扛着自己肩膀上足有成年人手臂粗的棍子:“小妹,你怎么自己跑过来了,那个欺负你的小X人呢。干,敢打我妹子,看老子今天不把她打出屎来!”

少年是旁边职业高中的学生,同苹果脸女孩是龙凤胎。

可能是胚胎期的营养分配不大均衡,从小他的脑子就不大好使,比不上妹妹聪明。

在中考的时候妹妹轻轻松松的就考上了省重点中学的重点班,而他则是花了不少钱才勉强进了职高的升学班。

但是上帝虽然给他关上了学习这道门,却给他打开了另一扇窗。

上了职高以后,少年竟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凭借着他的好勇斗狠和不要命的作风,他竟然在混混界给自己打出了一片天。

不但手底下的小弟也渐渐多了起来,在职高这片区域竟然也闯出了名号。

可是在骨子里,他还是羡慕那些脑子好,学习好的人。

所以,这个妹子在他的心里就像是信仰般不可侵犯。

也正因如此,再知道自己那宝贝偶像妹子受伤后,他才会如此愤怒的冲过来准备将伤害妹子的凶手拍成饼。

苹果脸女孩看着少年绿头发下那双满是怒火的眼神,心里一阵阵的暖,她抬起脚尖轻轻的拍拍哥哥的头:“其实就是一点小矛盾,上次是我太激动了才会将事情说的那么严重,现在我都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毕竟是能考进省重点学校的人,苹果脸女孩或许很冲动但却不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