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太大宝贝慢慢来总裁文_男人为什么喜欢埋胸口上

一出地狱大门,哒哒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缩着个脑袋东看西看,似乎怕有什么东西跟上来,这怂样,当时就把杜清酌气坏了,伸手打了一巴掌鸟头:“我跟判官鬼王叫板的时候,你这衰鸟跑哪儿去了?”

哒哒鸟没吭声,站在杜清酌肩头耷拉个脑袋,一副愧疚的样子,杜清酌的气也消了不少,一只小鸟,怎么敢对抗地府的大鬼头们,哎,刚才也只是为了老爹,杜清酌憋着口恶气才那么强硬,现在一回想,还真是后怕,后背一层薄汗,冷风一吹,打了个哆嗦。

经过地府这一趟的折腾,杜清酌原本悲痛的情绪竟然荡然无存,想一想,杜老五这些年来为了养大自己,辛辛苦苦支撑着这个家,杜清酌倒也希望他到能有个伴儿,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杜老五最终看上的,竟然是她。

孟娘不就是奈何桥边的孟婆神吗?不知为了什么,想起这个女人,杜清酌就把她和孙二娘画上了等号,捏了捏脖子上的红牌牌,强压住再去地府看一睹真容的冲动,杜清酌摇头看着满天的星斗,长叹一声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崔珏和钟馗躲在月下的槐树旁,互看一眼,又都看向身边又矮又驼,长得丑胆子又小得出奇的杜老五,这英雄……

崔珏拍了拍杜英雄的肩膀:“走吧,你家这丫头真不是一般人,你也不必再为她担心,好好呆在地府,只要你闺女不惹事,我绝对不会为难你。”

第二天一大早,杜清酌找了邻居帮忙,把杜老五的尸体送去火化,象模象样地办了丧事,然后开始收拾小酒馆的残局。

记起杜老五的嘱咐,杜清酌在一片残垣断壁中找到外表黢黑的米缸,好家伙,里面的白米烧成了爆米花,白花花的一大缸。

搬开米缸,露出下面一个圆形的土坑,土坑正中端端正正放着一个封了口的坛子,虽然整个酒馆烧得不成样子,这米缸堵得严实,里面的坛子完好无损。

杜清酌把坛子搬了出来,打开坛盖,上面是一摞证件,杜清酌的领养证明、户口薄、独生子女证、初中毕业证,中间是小酒馆的财产保险,最下面是一张红通通的存折,存折上贴着一张歪歪扭扭的字条:密码是清酌的生日。

杜清酌一时间泪湿眼眶,心中却是无比温暖,可惜她真正的生日根本没人知道,户口上写的,是捡到杜清酌的那一天,每年到了这天,杜老五都会认认真真地给杜清酌过生日。

杜老五是个很负责任的父亲,早在三年前就给小酒馆上了财产保险,还留下了一张八万块钱的存折,也难怪他可以安心地留在地府,他一直在为杜清酌的未来谋划,尽管自己力量微薄,可从来都是认真的。

杜清酌先到保险公司办理了手续,领到了十万块钱的赔偿款,又取出存折里的八万块钱,在不远处的李家村找了个搞建筑的小包工头,把活儿全包了出去,她想在高考来临之前,在酒馆的位置重新盖起三间青砖瓦房。

杜清酌原本在学校住宿,只有周末才会回家陪着杜老五,如今酒馆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她却退掉了宿舍搬了回来,毕竟工程进度需要有人关注,没有了杜老五,她也没了依靠,今后一切就都得靠自己了。

房子烧光了,杜清酌只能住在半地下的酒窖,条件很艰苦,她却没有报怨,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一夜好眠,杜清酌早起去上学,路过小黑山,又想起那个超级帅气的少年,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为何那个瀑布,那个水潭,还有那个少年都如此让人想念,杜清酌心里猛地一紧,怀揣着一颗驿动的小心脏,蹦蹦跳跳直奔山那边的学校。

翻过小黑山就是丰城三中的大操场,杜清酌跑得飞快,鞋尖踢起一颗石子,“嗖……”地一声,石子落入不远处的草丛,过了一会儿,草丛里慢慢爬出一个人来,捂着头骂道:“臭丫头,竟然敢用石子打我,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那人竟然是杜清酌在小黑山遇到那个少年。

少年一身银色盔甲,早就换成了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衬衫裹在身上有些短,打哈欠都能露出肚皮,好好的牛仔裤吊在脚脖子上方,看着倒象是穿着七分裤,少年明显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

一身衣服并不合体,却不影响少年英俊的形象,人要是长得帅了,就是把垃圾袋套身上,也只能让人联想到创意、时尚等词语,和落魄简直就是毫无关系,但此时此刻,这位少年还真就是落魄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饭吃,想了半天,这个世界好象只认识杜清酌一个人,于是来找这小丫头,可还没等自己去找,这小丫头就飞起石子给了自己一家伙。

少年耐着性子等在操场边,到了中午,听到一阵铃声,终于放学了。

杜清酌不知道有人在等她,一个人匆匆忙忙赶去食堂,刚转过楼角,自己的胳膊就被抓住了,杜清酌回头看过去,就见一个衣着很别扭的男生正挑着嘴角看着她,这家伙有点眼熟哦。

“我饿了,带我去吃饭。”少年坦坦荡荡地说着,神情平平淡淡,脸色不红不白。

杜清酌四下里看了看,没别人啊,看来话是对自己说的,可是……咱俩也不熟啊,吃饭不是应该你妈喊你回去吃吗?找我算是怎么回事?

少年见杜清酌没什么反应,以为没听到自己的话,捂住了肚子,可怜巴巴重说了一遍:“饿,想吃饭!”就这语气,让杜清酌有种不带他吃饭就是犯罪的感觉。

直到此时,杜清酌才算认出了面前的少年,脑海迅速回想起那天夜晚,少年一身银盔银甲,要多帅气有多帅气,还有那一身冷冰冰的疏离感,酷的一匹,可面前这位……这才几天的时间啊,神情之间竟然多了些可怜相,气质相差太多,让杜清酌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