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_受经常被攻打 受怕攻

离婉笑不喜欢惹是生非,不代表她就能容忍坏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干坏事。

若论除强扶弱,她自问没这个本事,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勇气还是有的,更何况自己身边还跟着一个隐藏的高手!念及此,小丫头抽空偷看了一眼独孤澈,见他神态自若的站在一旁,心下松了一口气,这家伙能打架、会救人,在外头撑撑场面完全不成问题。

只要有他在,她就敢挺直腰板揍人!

“怎么着,磨磨唧唧的干什么,不会啊?”离婉笑单手叉腰,一脸不屑。

周围众人也跟着起哄,就连姗姗来迟的君无殇也双手环胸站在前排,兴致盎然的等着看好戏。

中年女子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只会训人,自己又何尝愿意吃这份苦?要知道练杂技可是相当辛苦的,摔伤扭伤都是家常便饭,一个不小心摔断胳膊折了腿,很可能会落下终身残疾。

可眼下根本容不得她拒绝,今天的事情若是处理不好,很可能会被镇子上的人给踢出去,她们风餐露宿四处奔波卖艺,还不是为了讨口饭吃,怎能在此处砸了招牌?

“哼,小丫头,老娘没点儿看家本事敢出来讨生活吗?”中年女子活动着手腕,信心满满道,“今儿个老娘要是真能做到,你就得给姑奶奶跪下磕头喊祖宗!”

“行!”离婉笑不屑的掏掏耳朵,“本姑娘就跟你打这个赌,告诉你,谁是祖宗还不一定呢!”

原本的干架变成打赌,如此“斯文”的解决方式,众人更是津津乐道,围上来的人也越来越多,这可比杂耍表演有看头多了。

离婉笑也是乐意之至,她就不信肥的流油的中年妇女还能跟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一样,踩着水缸站上两个时辰,脚不酸腿不麻。实在不行,等时间快到的时候让独孤澈暗中使点小伎俩,不信丫还能挺得住。

小丫头的算盘打得噼啪响。

让人意外的是,那中年女子看着笨拙,实际上还真有两把刷子。只见她抬起右脚踩上小水缸,小心翼翼的找了找平衡,没多久另一只脚就跟着挪上去了,整个人站在上面浑身颤抖。

“你不是很行吗,抖什么呀!站稳点,不然两个时辰没到掉下来,你的招牌可就砸了。”

离婉笑乐呵呵的看着,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刺激刺激她,突然听到砰的一声,赶紧转头看去。

站在独孤澈身后的女孩因为伤势过重,实在撑不住晕倒了。

离婉笑皱起眉头,三步两步跑过去帮独孤澈将女孩扶起来。昏迷的女孩脸色煞白,身上的血已经浸透了衣服。

“她失血过多,再不止血就危险了。”离婉笑将手指搭在她纤细的手腕上,脉象微弱,身体也有些发冷。

此时,君无殇也走了过来,蹲下身子看了看:“她怎么样了?”

离婉笑来不及回答,直接问:“最近的医馆离这有多远?”

“大概需要一炷香的时间。”君无殇对镇子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所以他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

一炷香的时间?

“不行,她不能再耽搁了。”离婉笑紧抿着唇,犹豫着看向独孤澈,“哥,你帮我把衣服撕成布条,我来帮她包扎止血。”

说完,小丫头便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独孤澈,然后回头看向君无殇,“你穿的衣服厚,脱下来给她裹在身上,别让她着凉,不然身体侵入寒气会更麻烦。”

得到指示,独孤澈立刻开始动手,离婉笑的衣服是棉麻的料子,柔软透气,撕起来也不费力气。君无殇却愣了愣,这丫头是在使唤他吗?

不过看她这么认真救人的份上,君无殇也没有计较什么,手脚麻利的脱了外衣,走到另一边将女孩的身子裹进衣服里,只露出伤口处,方便离婉笑包扎。

接过布条,小丫头一改平日里懒散粗心的模样,显得格外认真细致。额头上的伤势最重,离婉笑先用布将伤口周边的血迹擦干净,之后将长一点的布条叠起厚厚的一层覆在伤口上,将涌出鲜红的血口堵住。之后又小心翼翼的帮她清理身上被刺入的破碎瓷片,每挑出一块碎片,都会留下一个小伤口,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她整条手臂,鲜血淋漓的样子让君无殇都微微皱眉。

很多人甚至可以笑谈生死,可面对血琳琳的伤口却大多难以直视。

好痛啊!

君无殇忍不住看向镇定自若的离婉笑,只见她的神色十分认真,接过布条不紧不慢的清理血迹,包扎伤口,她和独孤澈两人配合很是默契,一人干活,一人打下手,颇有些妇唱夫随的意思。

想到这,君无殇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离婉笑的手法很快,也很熟练,没用多久便将女孩身上的伤口全部处理完毕。

看着刚刚还鲜血横流的女孩,此时被整理的干净了很多,涌出来的血也全都神奇的止住了,君无殇啧啧称奇,朝离婉笑竖起大拇指,“厉害!神医!”

离婉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无殇公子过奖了,我以前总给师父打下手,抓药包扎什么还凑合,真正给人看病把脉就不行了。”

“哪里,你已经很厉害了,要不是你在,这女孩子说不定真会有生命危险,你确实是个小神医!”君无殇的目光里尽是赞赏,这丫头还真是个宝,能打架、会看病,长相一般却十分可爱,让人看着就喜欢得紧,难怪独孤澈如此护着她。

只是丫头年纪小了点,看着像个小妹妹,不然真想把她娶回家,做一房小娇妻也是不错的。

君无殇脑子里转过念头,余光忽然瞥见独孤澈冷冰冰的视线,顿时打了个寒颤。

惹不起,惹不起!

小丫头身边跟着这么一尊煞神,怕是她自己想嫁人也没人敢娶呢!

男人间的明枪暗箭,离婉笑自然是不知道的。她站起身拍拍衣摆上的尘土,忽然感觉身上一暖,抬眸看去,心里划过一道暖流。

独孤澈将外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他向来不畏寒暑,却担心她会着凉生病,所以时时刻刻将她放在心上,甘心做她的副手,情愿守在她的身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