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好痛求求你们

看到林天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回来,玉娉婷很惊讶,也很好奇,不过,林天这么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她很高兴,也不想知道上官青让林天去紫宗那里,也没有问林天什么。

上官梅在九·九灾难中的生存能力关系到紫派是否会壮大。这件事对紫罗兰教派来说太重要了。田琳犹豫了一下,没有向玉雅姿解释。

在和张于冲玩了几天后,田琳又和俞平亭、张于冲在一起,他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八个卡其布长林的腹部,以了解他们的本性。

说到适合天地布局的精神物品,所有修炼者都会先想到蚕丝,然后是玉。

蚕丝玉适合调配,因为它们非常适合作为精神力量流通的媒介,它们的精神力量非常包容和纯净。

然而,蚕丝和玉也有它们的缺点。

首先,最好的蚕丝被和最好的玉只有有限的精神力量。因此,蚕丝玉阵列在范围和耐久性上有一定的局限性。

一个强大的氏族,它的氏族保护阵,绝不能用蚕丝绸做的阵旗来设置,更别说用玉做的阵基了。

其次,蚕丝玉的精神力量非常包容,但同时又缺乏一定的特色。

当比较龟甲和六种以上产品的龟蚕时,以龟甲为原料制作阵列要比以龟蚕为原料困难得多。然而,说到阵列的威力,龟蚕阵列无法与龟壳阵列相比。

炼丹术大师和炼丹术大师,他们在炼丹术和炼金术的基础上取得了更高的成就,这体现在他们铸造更强大的魔法武器和药丸以及设计更强大的魔法武器和药丸的能力上。阵主在阵中的更高成就,体现在阵主能够设置更强大的阵,并将精神对象提炼成阵,以充分发挥精神对象的特性。

与炼制傅园气的阵法修复相比,具有将灵体炼制成阵法并充分发挥灵体特征的阵法修复被普遍认为是大师级的。

当大师达到一定的水平,他可以根据一个地区的精神特征和他的思想的旋转,建立一个自成一体的天地阵列。这样的阵主就是传说中的神阵主。

虽然田琳在金阵、木阵、水阵、火阵和五行阵上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但即使是在天赋和造诣最高的地球阵上,他也没有资格被称为大师。

然而,田琳曾提到他对周天玄武星阵的理解,并从他多年来获得的四块玄武龟甲中提炼出一个玄武星阵。

这个玄武阵是田琳最令人满意的阵。虽然它的防御力无法与周天的玄武星阵相提并论,但它几乎不是一个低等的阵。田琳不需要玄武阵来保护自己,所以当他把玄武阵进化到一个更完美的水平时,他把它给了常润宇。

由于蚕丝被制成的普通阵基本上对上官杜梅的自然灾害没有帮助,她要求田琳制作的阵是由稀有的精神物品制成的。

此时,林田单场上的那八块卡其布龙林,是上官梅给田琳的大地灵动灵。

林天刚开始了解八卡其龙林的性质,但也能和玉有风度地聊着天,看着昌于冲,当他熟悉八卡其龙林的性质时,他经常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八龙林的性质上,有时会坐几天。

虽然俞平婷喜欢扮演这个女人,但此时她没有打扰田琳,也没有让于冲打扰田琳。

三年半后的一瞬间,田琳基本上明白了八个卡其色龙林的精神智慧,也在心底推导出了一条能够充分发挥八个龙林特征的法则。

推演阵法需要全力关注,所以田琳开始有些歉意地撤退。

为了完善从他心中推导出来的阵,田琳把它印进了龙林八件阵中。然后,他设置数组,推导数组并修改它。直到阵法基本上可以发挥龙林的特点,他才停下来。

收到炼阵后,田琳走出大门。

陪伴妻子十多天后,田琳取出了七块矿物,这些矿物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地球之火。他们可能通过滴血来认识上帝,从腹部赚取收入,并意识到自己的本性。

不到两个月后,田琳熟悉了这七种热原矿物的性质,和以前一样,他经常完全沉浸在对这七种矿物性质的感知中。

这时,张于冲虽然还年轻,但也知道田琳不在时正在学习天地的奥秘,他不再吵着要田琳和他一起玩。

有时,田琳会从他对体内七种矿物质的感知中醒来。当他看到张于冲静静地玩耍时,他感到有点内疚。

他想在张崇玉长大后帮上官梅炼制阵法。然而,这是他第一次失去上官青。上官青向他求助。他想尽可能完美地做这件事,所以他犹豫了。他醒着的时候只陪了张崇玉一会儿,然后继续了解他体内七种矿物质的性质。

转眼间,时间过去了四年多,田琳明白了这七种矿物的性质,也很可能推导出了能够充分发挥这七种矿物性质的规律,并开始闭关提炼这条规律。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17年。

在距田琳说的三十年还有两年的时候,田琳把上官梅给他的精神全部炼制成了一部法律。

田琳盯着手里的五块五色圆石头看了一会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五块圆石头收进储物环,从密室里逃了出来。

林天到了卧室,见玉雅正不在,他微微一愣,凝神努力感应玉山宫中的气息,发现玉雅正是常润玉的房间,而常润玉则通过类似“天颜诀”的秘法修炼,而常于冲则在宫中。

眉头微皱,林天在封闭的火中醒来时一样。

“霍尔,少爷在哪里?”

“与安将军在山水城左将军练习阵法!“

“练习数组?”

林天愣了一下,抬脚往外走。

在山水城市,田琳问左边和南边。当他看到张崇玉和安陈余认真地练习法律时,他向安陈余解释了几句,然后回到玉山宫。

林天刚进玉山宫,玉雅洁和常润宇就迎了上来,正生气的将林天出的消息通知他们。

他们三个一起来到玉园,在旁边的玉山亭坐下,聊了一会儿,笑了一会儿。田琳看着玉婀娜问道:“重玉怎么想学阵的?”

“还没有受到你的影响!”

“它真的受我的影响吗?”

田琳反问了一句,点点头沉思道:“润玉不够冷静,不能跟我练阵法。我希望于冲会喜欢演绎数组”

玉屏风先点点头,然后一脸埋怨地看着林天道:“重玉不仅受你的影响,喜欢阵,还受你的影响。有些人沉默不语,只知道如何练习。”

“是吗?”

林天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

他希望张崇玉能和他一起学阵,但他不想张崇玉成为一个不善言谈的人。虽然修炼世界以力量为最高优先,但不善言谈的人也会遭受一些损失。

“但是不要太担心我的丈夫,高煜。他只有一点点老和成熟。虽然他很安静,但他很聪明。”

见林天皱了皱眉头,玉娉婷安慰道。

田琳点点头,询问常润宇的做法。

他们三个聊了一会儿练习和过去。不知不觉中,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天渐渐黑了。

林天和玉娉婷回到卧室,然后忍不住又问常重玉。

“老公,别担心,于冲很聪明。他不喜欢说话,但他认为沉默更有气势,也不太健谈。”

“沉默中有动力吗?”

田琳停顿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如果我知道我会对他产生这样的影响,我还不如这些年都关门大吉。”

玉屏风摇摇头,轻声回答:“如果你一直关着门,你就不会说这是他的一个缺点,他培养出来的另一个性格可能不好。”

吃过一顿饭后,余萍婷又叹了口气:“不幸的是,他年纪轻轻就很独立,这让我有点不习惯当妈妈。”

“只要不任性,有意见就好。”

田琳笑着回答,握着俞平亭的手笑着说:“既然于冲现在已经长大了,我们为什么不多生一个孩子呢?”

玉雅姿愣了一下,面对着夏虹,妩媚的白了林天一眼。

云停了雨,田琳把俞平亭抱在怀里,低声说:“再过几天,我就要去颍州了,可能要两年才能回来。”

玉雅洁的脸上有点不自然,轻轻点了点头。

她不是那种不聪明的人,当然可以猜到,林天再次向颖州和上官青请林天去紫宗这件事。

她和田琳吵架时,现在不行了。

田琳结束瀛洲之行时,不知道下一步该说什么。他只是紧紧地抱着俞平。

过了一会儿,俞平亭打破沉默,说:“三天后,鱼和润玉将再次撤退。当我们撤退时,你是在走。”

“嗯!”

田琳点点头,低声说道:“等我丈夫从颍州回来,我带你去沙海。”

俞平亭先回答,然后摇摇头,低声说:“等你炼完天轮五行,我们去沙海吧!”

林田文的发言,心中有些感动,眼中的温柔似乎倾泻而出,他在玉容额头上轻轻一吻,点了点头。

玉雅姿背对着一张甜美的小脸,身体向林怀天缩了缩,闭上了眼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