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口述男女上床做爱全部过程

第494章还有一个弟弟

“让奴婢们伺候驸马梳洗吧?”黄莺儿看了看海宁宇,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不用了,你们在外面伺候就好。”公主起身,挽起长长的袖子,露出藕断般白皙的胳膊,就准备往盆里的水中伸。

“慢着!”海宁宇起身来在了公主身边:“我自己来吧?别湿了语嫣的手。”他说着,给了语嫣一个温柔的笑脸。

公主只好回转身子,来在了刚才的地方坐下,双目痴痴望着婴儿手臂般粗细的红烛,心里拼命的想着邢姐告诉她的话:“取信与他,让他对自己死心塌地!”

“是啊,若想要得到海家的信任,第一步便是让海宁宇爱上自己!”语嫣默默想到:“若他所说属实,那么,让他爱上自己并不是难事。可要被他信任,还需自己好好努力……”

“想什么呢?”海宁宇洗完脸,就看到语嫣双目盯着那高照的红烛,一片茫然,来在她身后,将最凑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啊……哦……”公主下意识的躲开了他:“我只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亲了,有些感慨而已。”

“别担心,我会永远对你好的!”海宁宇再次将脑袋凑在她的脖颈处,一点点细细的闻着她发丝间传来的香气,十分陶醉。

语嫣咬着牙,忍受着他的亵渎,却不能说什么!

“你好香啊!”海宁宇似是醉了,轻轻亲吻着她的耳垂、脖颈,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柔声似水道:“嫣儿,我们……就寝吧?”

“……嗯!”语嫣的眼里溢满了悲戚。

海宁宇听到她这一声“嗯”,忽而张开了双眼,弯腰将她横抱怀里,一边往身后华丽的寝帐而去,一边低声说道:“能够拥有你,这世上的什么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了!”

“你真的……如此稀罕我么?”语嫣生硬的双手轻轻揽住了他的脖子,低声在他耳边问道。

“自打我懂得男女之情始,你便是我的梦!一个让我日思夜想的梦,一个愿意做一辈子的美梦!”

海宁宇将她温柔的放在大红色的床上,弯腰低头看着躺在那里的如玉人儿,满眼的深情仿佛要淹了整个世界。

“嫣儿,谢谢你愿意嫁给我!”海宁宇柔声道:“虽然我知道,这里面可能有我妹妹的手段,但我对你的情义是真的。请你相信我,好吗?”

语嫣微微笑了,算是给他的回答。

“好嫣儿!”他低头,轻轻吻上床上人儿的双唇,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激动,温柔而缠绵。

语嫣闭上了双目,一颗泪珠儿无声的从眼角滚落。

“语嫣真的……圆房了?”

与此同时,柳园另外一个屋子里,南玉儿望着坐在一边、手中捧着刚刚由阿香采来的花儿、正在一点点欣赏的邢姐,皱眉问道。

“不然呢?”邢姐从花束中抬起意思余光,看向南玉儿。

“为何不能……找个替身去圆房呢?语嫣心中爱着的,毕竟是即墨家的少将军啊!”南玉儿明白,语嫣公主最近的心中有多苦,如今即便嫁给了海宁宇,她总觉得可以用别的方式代替这一切。

“那你们……为何不找个替身嫁给海宁宇呢?”邢姐的目光再次回到了花束中:“我告诉过她,必须让海宁宇爱上她,死心塌地的那种!”

“那么,就必须是她自己亲自出马!”邢姐继续说道:“而且,她必须喜欢上那个海家公子,而不是虚假的周旋,容易被人看破!”

“你知道这不可能!”南玉儿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说道。

“那她也该清楚,找寻皇帝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为何还要将自己置身虎口?既然来在虎口,舍不得孩子便得不到你想要的!”邢姐的目光冷的仿佛冬日里的寒冰,她扭头看着南玉儿:“既然嫁了,就得先做好分内之事,才能有所谋。”

南玉儿不说话了。

她虽说在宫中好几年,但还是过于仁慈、过于心软,很多事情总是下不去手。

“用自己作为筹码进入海家,也就必须用自己的身子让海宁宇完全信任她,这样才能做到你们想做的。杨淑珍的命根子就是海宁宇,若是公主变成了海宁宇的一切,那么,杨淑珍又怎敢对公主有半分不遵?这整个府里,谁还敢有异议?”

南玉儿知道,邢姐说的都是对的!

“只可惜了,语嫣……”

“没有可惜!”邢姐冷冷的打断了南玉儿的话:“既然选择悔婚下嫁,便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选了,就好好的走下去,别让自己后悔才是!”

“你……为何要帮她?”南玉儿忽然觉得,邢姐不一般。

“因为……”邢姐看向南玉儿,忽而用花束遮住了面目,低头扯下脸上的东西,再抬头:“你可认得这张脸?”

“你……你是……”南玉儿想起来了,在太后的寿宴上:“雅妃娘娘……”

“我是雅妃娘娘的女儿,与你的丈夫、语嫣乃是同父异母。”邢姐一张美到令眼前鲜花也失了颜色的脸颊,就这样突兀呈现在南玉儿眼前,惊得她瞪大了眼睛。

“我杀了常禄,下了药给海凤仪!”邢姐缓缓说道:“如今再次回到这里,一来是真心想帮一帮我这单纯的妹妹;二来,想要找一找我的弟弟,他的下落……”

“你……还有一个弟弟?”南玉儿低声惊呼。

“不错,我们是双生子。”刑幽兰笑了笑:“只可惜,他失踪了,我要找海庆这老贼问一问,他将我弟弟弄到哪儿去了?”

“你还有个……弟弟?”

“不错,据常禄口中之言,他该还在这个世上。”邢姐望着手中的花束:“也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

“原来,皇上还有个亲弟弟呢!”南玉儿也似乎宽慰了不少:“若有一日……若有一日他遇难了,他的弟弟还可以……”

“不可能!”邢姐听到了南玉儿嘀咕,断然拒绝:“他不属于皇宫,自然也与他夏家没有一丝关系。我也绝对不会允许他涉足皇家之争,成为他们那些人争权夺利的砝码……”

母亲的悲剧,便是身为皇宫女子不得已的结局。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