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上面自己动的感觉

大唐皇室被妖族掌控,并非自己意愿攻打齐国的事情传到了灵剑堂那里,作为两个国家的靠山,这种互相攻打的事情本是不用理会的,但是现在牵扯到了元素妖一族,那么事情就不会是这么简单了。

首先灵剑堂派人到狐族去要个说法,狐族给出来的消息是此妖是狐族叛逃者,并且还有同伙,狐族将全力缉拿此人,一旦抓到,将送到灵剑堂任其处置。

其实元素界的所有人都知道,在仙宫的存在下,肯定不会准许两界大战,所以这个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了,灵剑堂当然知道,但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着狐族推出一个替罪羊。只是苦了大唐与齐国的士兵和百姓,可是这些,那些掌权者谁又能真正放在心上呢?还不是都在全力为即将到来的北极山比武大会做准备。

大皇子离莫回到了大唐参加了三皇子的葬礼与二皇子离墨的继位仪式。

继位大典上,黎曦离莫站在一起,旁边站着吃着小虾米的小鱼。

离墨在接过传国玉玺后,众臣伏拜,高声欢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后,离莫转身离开了大殿,黎曦牵着小鱼跟了上去。

离莫停下步伐没有回头的问道:“黎曦兄,你觉得她还回得来吗?”

黎曦:“能,如今大唐已经稳固下来了,有你这个灵剑堂高手在,我想我可以去找她了。真没想到,离莫兄原来是她大哥。”

离莫:“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能与家妹机缘巧合的走在一起,不过,人妖殊途,你们……”

黎曦手一摆,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等找到她再说吧。”

离莫望天:“是啊。人都不知生死,还怎么谈这些有的没的。”

黎曦拱了拱手:“离莫兄,我要出发去找她了,告辞。”

离莫伸手拦住问道:“这一点行踪都没有,你去哪里寻找?”

“可是我总不能在这什么都不去做吧。”

“我知道一人会些占卜之术,我们去寻他问问,说不定会有些消息。”

黎曦听到这,整个人都亮了一些:“那还等什么?我们这就出发吧。”

“待我飞剑传书一封看看他还在不在那里。”这飞剑传书并不是能随意传书的,第一只能发送到指定位置,如果人不在那里,是收不到书信的,当初刘月给离沫的传书,就是因为知道离沫身在大唐,而此时,却不能传书给离沫。

两日后,大唐新帝为了补偿齐国,减免齐国五年征税,并开仓放粮,派人到齐国修建房屋,接济齐国流民。

而离莫传给绿言的书信,却没有收到回复,显然,绿言与李小凡已经离开了那里。这下离莫又开始犯愁了,因为他联系不上绿言,便没有办法让绿言帮忙占卜妹妹的下落。

黎曦再次牵着小鱼走进了离莫的房间:“怎么?还没有消息吗?”

离莫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黎曦沉默:“已经好几天了,也不知道离沫究竟怎么样了。”

而此时大家心心念念的离沫,正在慌不择路的飞行,已经好几天了,她从来没有休息过,就这样不断飞行,因为后面有个能要她命的老妖婆在追她。两个人互相追逐了大约四天之久,离沫终于意识到,如果不放手一搏,最终她怕是要元素力枯竭,而被那婆婆杀死,毕竟她的元素力铁定是没有那婆婆雄厚的。

前方刚好又是一座大雪山,对于自己的冰元素法术来说实在是最佳之地,离沫终于选择在这里与狐婆婆进行决战。

离沫落在了一座雪山之上,伸手唤出仙兵鬼木静静的站着。

狐婆婆也来到了雪山之上,盯着离沫说道:“怎么不逃了?难道是给自己选好了一处绝佳的墓地吗?”

离沫手举鬼木嘲讽道:“老妖婆,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

狐婆婆笑了:“小小姑娘岁数不大,口气到挺大嘛,来接我一招风乱杀!”

显然,狐婆婆是风元素元素妖,一记风乱杀打出,一道道劲风向着离沫飞去,那风劲太大,顿时搅起地上的皑皑白雪,整个空间顿时被一片白色取代,两人都看不到彼此的身影,看到这种情况,离沫先是一愣,随后大喜,因为她可能有办法杀掉这个狐婆婆了。

眼看着那风乱杀就要杀到眼前,离沫却不慌不忙的在身前立了一道冰境,此法术名为“玄冰镜”,是离沫在神级法术“天下地上”中修习到的一招,能够将一定程度的攻击反杀回去,只不过这是离沫第一次使用此法,实在不知那一定程度的极限在哪里。

“风乱杀”重重的一下下击打在“玄冰镜”上,“玄冰镜”苦苦支撑,随后慢慢出现了裂痕,离沫脸色一变,就在她以为“玄冰镜”要支持不住的时候,“风乱杀”的攻击已经停止了,而“玄冰镜”在反打出一招“风乱杀”后便彻底碎裂,离沫身体倒退一步,嘴角留下了一抹鲜血。

“风乱杀”再次向着狐婆婆杀去,顿时,天地又被一片白茫茫取代。狐婆婆看到打回来的“风乱杀”,嘴角笑了笑说道:“看来,你还是有两下子的吗。”

狐婆婆随手打出了一道风墙,风乱杀撞在风墙上,激起一大片雪花,天地之间更加白茫茫了。

而离沫早在“风乱杀”打出之后,连嘴角的鲜血都没来得急擦,便开始结起了手印,一道道玄妙的手印在空中显现,但是有了白雪阻挡视线,狐婆婆根本看不到那金光闪闪复杂玄奥的手印,否则她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那是一招神级法术。

神级法术“天下地上,万物皆冰”一成,离沫心里稍微有了一丝安全感,但是这一击神级法术可是抽空了离沫的元素力,自然会有些脱力的不适感,可离沫不得不赶紧提起鬼木,打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就等着那狐婆婆被此招冰封,上去将她脑壳敲碎,好赶紧结束这疲惫的一切。

风墙与“风乱杀”相碰的余波终于结束了,那些被激起的雪花也慢慢的落到了地上,狐婆婆微笑着抬头看向离沫,只不过在看到离沫身前那一片正在向她蔓延的冰元素法术,嘴角间的微笑有那么一丝僵硬。

随即便听到狐婆婆大声喊道:“你阴我。”

狐婆婆伸手想要打出什么法术,只是手还在半空中比划到一半的时候,那神级法术已然覆盖了狐婆婆一身,一座人形冰雕出现在离沫身前,离沫瞬间爆速上前,手中的鬼木摆出横砍的姿势,这一击下去,那狐婆婆的脑袋便会落地了吧。

只是那御空飞行的强者怎会这样轻松的被离沫斩杀,狐婆婆用自己强悍的元素力硬生生的将覆盖自身的冰块打碎,只见那冰块从狐婆婆的右手指尖处慢慢裂开掉落,转眼已经掉落了大半身,而此时离沫的鬼木已经来到了狐婆婆的头前,狐婆婆大骇,随手一道风刃打出,风刃正击中鬼木,本来离沫在打出神级法术后,便有一些脱力,狐婆婆这随手着急忙慌的一道风刃,在离沫用力稳住的情况下,还是使鬼木偏离了原本的攻击路线。

鬼木的一击终于落下,一声剧烈的破碎声传出,狐婆婆左边尚未解冰的一只手连带着小半块上半身被鬼木斩碎,随后冰块全部破裂,狐婆婆尖叫一声,右手奋力一掌将离沫打飞。

离沫倒飞出去,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口鲜血,而狐婆婆就更加凄惨了,她少了小半个身子,尖叫着破空而去,她害怕了,离沫这一击要了她半条命,她怕那一掌打不死离沫,在受了如此重伤,实力大打折扣的情况下,还留在这里,没准会被离沫反杀掉,她现在内心中觉得离沫这个人太可怕了,实力不高,却能拥有神级法术,谁知道她还有没有别的杀手锏,狐婆婆飞遁的超快,转眼之间便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

而离沫则重重的摔在雪地上,手上的鬼木早已脱力的飞了出去,扎在了不远处的雪地之上。

不知道躺了多久的离沫终于清醒了过来,她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流血,硬生生的吃了御空飞行的强者一击,当然不会好受,离沫能够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离沫嘴角苦笑,心里暗道:“怕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

离沫睁开眼向四周看了看,轻声说道:“这的风景还不错啊,葬在这还真挺好,看来我终究是给自己选了个绝佳的墓地呢。”

离沫用躺在地上恢复过来的那一丝元素力,将自己融进了这雪山之内,慢慢地天空下起了小雪,这场打斗的痕迹很快被雪花覆盖,只留下一把灰色的木剑孤零零的斜插在雪地之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