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受不了了啊太深了-水木年华小说苏倩孙浩

当晚,得到消息的施少奇和容信宇潜进了相府倚梅阁,刚进秦安旭的房间,容信宇就提起茶壶喝了起来,他们听说皇帝用欧阳冰换了三座城池之后,一路从驿站用轻功赶到了丞相府。

“太子殿下打算怎么做?”施少奇不急不缓的坐了下来,不断地打量着秦安旭的神色,他是来看热闹的,怎么秦安旭如此淡定?

秦安旭瞪了轻风一眼, 轻风低下头,老实交代:“是属下多嘴了!”

“太子殿下也别怪他,他还不是担心那大尾巴狼把你的太子妃给拐跑了!”施少奇替轻风说话,轻风这孩子也不容易,主子不靠谱,到嘴的鸭子都能给弄飞了。

“你也说了,那是我的太子妃!”秦安旭瞪了他们一眼,这两个混蛋来看热闹了,他还真不怕。

容信宇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就死鸭子嘴硬吧!”他直接占了秦安旭的美人塌,躺了下来,嘴上还不忘挖苦秦安旭,“过几天兰陵郡主就要跟上官逸一起回南华,我看你怎么办?”

“凉拌!”秦安旭摆弄着手中的折扇,仿佛这折扇能开出花儿来,容信宇被他逗得噗嗤笑出声来。“他有没有命娶还不一定呢?”以他对欧阳冰的了解,即便是到了大婚之日,只要她不愿意,她也能杀了上官逸逃出南华国。真正该担心的是上官逸才是!

“天海城那边应该是恨死玉龙国和南华国了!”施少奇得意的弯起嘴角,这可是玉龙国和南华国自找的,怨不得旁人。

秦安旭勾起唇角,看向施少奇,“我猜他们会是欧阳冰最大的助力。”

容信宇不置可否,“的确,天塌下来有天海城顶着呢!兰陵郡主尽管折腾上官逸就是!”他总算明白秦安旭为何不急了,真是小狐狸啊!

送走了他们,秦安旭翻窗而入进了欧阳冰的卧房,欧阳冰喝下药后,已经睡的很熟了。秦安旭微笑着上了床,将她的身子抱在怀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的睡颜。“放心,即便是倾尽大秦之力,我也一定会把你抢回来。”他的脸蹭了蹭欧阳冰的脸,欧阳冰不安的皱了皱眉头,秦安旭失笑,“看来沈亦杰的药还真管用!”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沈亦杰兄弟陪沈天珏饿了一晚上,见他颓然的站在窗前发呆,心中气恼,憋闷,沈亦杰直接就开骂了,“皇伯伯太过分了,这跟卖了皇妹有何分别?”他从座位上弹起来,在花厅来回的踱步,“皇家先是无缘无故休了人家,如今又将人家以三座城池为代价,指给上官逸那个禽兽。”他们皇家何时这般无情了?“那上官逸就是个变态,一日御女无数,欧阳玲玲就是被他玩死的,难道要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皇妹落得如此下场吗?”

“别说了!”沈天珏惊恐地滑落在地上,面色白的吓人,沈亦坤和沈亦杰两人才将他架起来,扶到美人塌上坐下。沈天珏不敢想象,以欧阳冰刚烈的性子能做出什么事来,他从未像现在一样的害怕过。

“我跟皇妹一起去。”沈亦坤做了决定,这是他出玉龙国最好的借口。

沈亦杰刚要开口同去,沈亦杰打断他,“你们在国内做好准备,随时接应!”他有感觉,天下大乱的日子即将来临。

沈亦杰点头,沈天珏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抓着沈亦坤的手臂,嘴唇不断地颤抖:“皇兄,帮我保住她!”眼中尽是乞求,沈亦坤有些怔愣,高高在上的忠王殿下何时变得如此儿女情长了?真是冤孽啊!他点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沈天珏,拍着沈天珏的手臂道:“放心!”沈天珏接触到沈亦坤的坚定的眼神,心下稍定。

翌日清晨,季绝和欧阳宁出了相府,欧阳宁看了一眼欧阳清,又留恋地看向欧阳冰,“冰儿,我在天海城等着你。”他第一次感觉到无力,他一个男人,对玉龙国皇室,对上官逸再恨,却不能出手救自己的妹妹,他恨,他好恨。他不能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否则他会疯的!年幼时无法救自己的母亲就已经是他今生心中的痛了。

“记住,天海城永远是你的家,不管你闯了什么祸,那里都能庇佑你!”季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欧阳冰明白,秦安旭明白,欧阳清更明白。这里站的可都是人精。

“还有我的大秦帝国,我堂堂太子保你一个小女子,应该不难。”秦安旭也许诺,他就是私心里不愿欧阳冰离开他的视线,去到别的地方。

众人都吓了一跳,唯独欧阳冰一点儿也不奇怪。秦安旭撇撇嘴,委屈的看向他们,又看向欧阳冰,对着欧阳冰告状:“冰儿,我有那么弱小吗?他们都不信我?”

欧阳冰白了他一眼,“你可是个扮猪吃老虎的高手,我还怕去了大秦被你吃了呢!”

秦安旭摸摸鼻子,他的冰儿就是聪明,可惜她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的,他就是想一口吞了她!

季绝眸光深邃的打量了秦安旭几眼,“这家伙的确不像是个废物?”大秦既然肯帮忙更好,看来表妹的贵人真是不少,“小心些!”他提醒欧阳冰,眼中尽是关怀和不舍。

“放心!”欧阳冰看向欧阳宁和季绝,她是有分寸的!

季绝和欧阳宁上了马,一众的护卫们紧随其后,他们最后看了一眼欧阳冰,随后纵马而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