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情事&我把英语课代表按住草

第二天早上,用了早餐,宋泽陪母亲在别墅区内走走。

“……以前做着事,每天有个打发,现在一天天闲着,都不知道干些什么……”宋媛媛拉着宋泽,边走边说。

宋媛媛手艺不错,从前在裁缝铺做事,后来,自己开了个铺子,日子越过越好,直到宋泽快大学毕业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用光家里的积蓄之外,还欠下不少钱。

因为这个事情,原本已经签了单位的宋泽,赔了一笔钱,回了安平照顾母亲,放弃当设计师的初心,选择挣钱更快的销售工作。

为此,宋媛媛心中始终过意不去。

宋湘的事情,她知道儿子内疚、自责,自己生病的事情,更是断送她原本的大好前程。

她想补偿儿子。

所以,她接受刘志鸿的邀请,一同来了刘家。

当年的事情,心里的恨,怎么可能轻易放下。

可恨归恨,眼前的局势得看清。

再多受一点委屈,又如何?

“铺子怎么样了?”宋泽问道。

“关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命,最重要。”

裁缝铺的活儿终究伤眼费神,宋媛媛身体好些后,宋泽想办法盘了个铺子,让母亲做点服装生意,他也有渠道,母亲只管卖衣服就是,也不图挣多少钱,主要是为了打发时间,每天有点事情做。

现在听见母亲那么说,宋泽又过意不去。

宋澄的事情,他让母亲难过了。

“妈……对不起,妹妹的事情,我没有了解清楚,就跟你说了,让你伤心一场。”

宋媛媛停下脚步,拉紧他的手:“儿子,谢谢你。”

宋泽愣住。

“昨天,我太激动,失态了。”

“妈……”

她拍了拍他的手,接着说道:“经过一晚上,我冷静很多,那个女孩……她看起来要比湘湘小一些,就算她不是湘湘,带着你去蜂巢附近找解药,这份情意,很多亲兄妹不一定做得到,还好遇见了特种兵,不然,真不知道她会怎样,我很担心她。”

“对不起。”宋泽感到窘迫,原来,母亲早就发现了。

“不用说对不起,我……”

他忍不住打断母亲:“妈,其实,我知道她不是湘湘,我是想利用那个人,把她带出来,如果没有宋澄,我可能回不了安平。”

他低着头,不敢去看母亲。

“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好了,请她配合,跟我一起骗你,假装是湘湘,了你一个心愿。”

“傻孩子。”宋媛媛眼圈一红,泪水包不住。

“妈,对不起。”

宋媛媛抱着他,哭了一阵,等她冷静了,才松开他。

“接着走。”她挽着他的胳膊。

“好。”

两人走着,宋泽说了些他和宋澄回来路上琐碎的事,宋媛媛听后,说起她是孤儿的事情。

“妈,怎么说起这个?”

“跟你说过,我是被镇上裁缝铺子的老两口收养,养父母过世后,就来了安平市。”

“我记得。”

“我跟他们说,家里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一个,实际上,并不是这样。那是灾荒年生,别说米,外面地里连树皮都被剥干净,我爹把我卖了,换一顿粮,半路上,我跑了,遇见了养父母。在这个之前,娘饿死了,还有一个妹子,她的下场应该跟我差不多。”

“你是说……”

“我也不知道。”

宋泽觉得太不可思议,对于相似的外貌,似乎又没有其他的解释,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不知道走了多久,快回到刘家别墅。

盯着刘家别墅,宋泽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怎么接你来这里,唐淑华了?”

…………

…………

在宋泽跟母亲出去后,刘思琪去了宋泽房间,想跟他说几句话,聊一聊,大哥刘骥不可能多说什么,二哥刘晖说得多,却全部都是不好听的话。

既然进了一家门,都是一家人。

刘思琪不想同父异母的哥哥尴尬,也不想宋姨难堪,更不想父亲过不去。

当年的事情,站在旁观者角度来看,父亲确实不对。

但他不能说父亲不对,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做,就不会有他们几个了。

父亲不对是不对,可对于母亲唐淑华,父亲已经做得很好。

刘思琪敲了几下门,里面没有人。

门半掩着,透过门缝,他恰好可以看见沙发垫上的那只黑猫。

瞅了一眼,他准备离开。

而就在他走来的时候,眼角余光扫到些什么。

黑猫抽搐了一下?

倒回去,门推开一点。

突然,猫浑身抽动几下。

刘思琪立马走进去,蹲在沙发前,轻声呼唤:“小猫?猫咪你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

黑猫给与他恢复一般,身子抽动得更加厉害。

“这,这……”刘思琪不敢触碰黑猫,赶紧掏出手机给宋泽打电话。

通讯录里找了半天,他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宋泽的电话号码。

他立马下楼去找宋媛媛,佣人说他俩出去了,具体去哪里也不知道。

给宋媛媛打电话,却在她房间找到手机。

咚咚咚跑回房间,黑猫奄奄一息。

刘思琪没辙,只好抱起黑猫,打算先去一趟宠物医院。

出门的时候,碰到刘晖。

“匆匆忙忙去干嘛?活埋这只畜生?”

“二哥你别瞎说!你是不是要出去?赶紧送我去宠物医院!”

“不送,晦气!”

刘思琪不愿意刘晖送他去,可现在没有办法,司机没在,车库有车,他偏偏不会开车,最近几乎打不到车。

一顿央求,刘晖最后还是开车送他去找宠物医院。

走了几家宠物医院,都是关门闭户。

丧尸病毒一度爆发,为避免传播感染,政府鼓励大家尽量待在家里,各住宅区域,水电气照旧供应,粮食蔬菜都由政府提供部分,温饱还是能够得到,因此,开门做生意的真心不多。

开到下一家宠物诊所,刘晖见刘思琪急匆匆冲过去拍门,他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吹了声口哨。

吹过口哨,他又觉得无聊。

不想陪他折腾下去。

看了眼后视镜,他的视线落在后座沙发垫上的黑猫。

呸了一声,他骂道:“晦气。”

再看一眼,干脆扭过头去。

盯着那只黑猫。

要不要……

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掐死它得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