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肉糜np-好大硬得不行小说

唐嫣然摇晃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灯光下一滴滴缓缓地从脸上落下,弱柳般的娇躯不停地摇晃,似乎随时会跌倒。

康源远微微一笑,这种伎俩他见的太多,最讨厌的也是这种外表柔弱,内心阴毒矫揉造作的女子。

“何必低调,何必暗中 出手,爷就是要明着来,要名正言顺大张旗鼓地做事。皇后娘娘,既然你都如此不怕非议,各位皇子也不惧被人骂,爷又担心什么?琰王府,我回来了,若溪,我回来了!”

康源远站起身,笑的春风荡漾,和煦已极。

就在这一刻,他决心重磅出击,不再低调,不再暗中行事。

“我要令这件事在建安到处流传,我要令所有人,东陵国的所有人都知道,太子和太子妃过的是如何凄惨。我要这琰王府的天,因为我而亮,我要若溪的生活,因为我回来而改变!”

康源远转身向外走去,唐嫣然在康源远的身边跌倒,康源远甚至没有回眸去看一眼,就如此迈步扬长而去。

他的眼中,他的心中,从来只有一个女子,就是那位傻姐姐叶若溪。

其他的女子,纵然再多,再美,也无法走入他的心。

“若溪,等着我,我会再来的!”

康源远轻笑,唇高高地翘起,今夕回来,他再不是昔日的三少爷,而是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铁腕冷酷的奚少卿。

唐嫣然抬眼,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远去的康源远背影,她的娇美动人,她的柔弱,在他的眼中不值得一回眸。

“我一定要……”

修长的指甲刺入手心,她要忍,自幼早已经学会了忍耐,示弱与人,用娇柔和楚楚可怜去打动别人的心。

庶女,母亲原本是个丫鬟,唐嫣然自幼就生活在讥嘲卑微之中。

她想要权利,渴望权利。

“康源远,你总不能永远留在琰王府,我该去找皇后娘娘,请皇后娘娘尽快敦促皇上下旨,赐我金碟金册,否则我以后在琰王府,就是名不正言不顺!”

唐嫣然起身,身体不再摇晃,稳定地从大殿走了出去。

外面,两个侍婢脸肿的和猪头相似,唇边满是殷红跪在外面没有敢起身。

“回去吧,奚少卿已经走了。”

跪在大殿廊下的两个侍婢,满脸都是阴狠的表情,恨意从她们的眼睛中射了出来。

若不是康源远的出现,她们的计划就已经成功,琰王府也会成为她们的囊中之物。

“侧妃,不能就如此罢休,朱唇和碧桃不能白死,如此下去,侧妃你可是无法和皇后娘娘交代。”

唐嫣然的唇角带出一抹冷笑,低头柔声道:“然则我能如何?我既没有金碟,也没有金册,就不能算是琰王府的侧妃。不是侧妃,就做不了王府的主,何况那位奚少卿,乃是宗正寺的少卿,正是主管皇族事务,又是王妃的弟弟,我如何敢得罪?”

眼中掠过一抹不屑,在唐嫣然的眼中,这两个侍婢,也不过是可以利用的棋子罢了。而她,同样也只是皇后娘娘手中的一枚棋子,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

她的命运,不想被别人左右和把握,却是不得不如此。

“我也只能依靠皇后娘娘,背后没有一个有实力的娘家,出身低微,我能依靠谁?”

一瞬间,唐嫣然心底涌上深切的悲哀,一个丫鬟提拔为小妾的母亲,一个庶女,自幼活在别人的白眼之中。若不是有了这次的机会,也只能嫁给某个官员做小妾而已,仍然没有丝毫的地位。

她看着两个侍婢,只希望通过两个侍婢尽快请皇后娘娘敦促皇上下旨,颁金碟金册,敲定她太子爷侧妃的身份。

太子殿下的侧妃,那身份和地位就不同了,即便是康源远再见到她,也要施礼恭敬,不敢有丝毫失礼。

“原来如此,我还道康源远是凭借是相府三少爷,因此才会对我如此无礼。原来,他早已经拿捏到我的把柄,用金碟和金册来做借口。只是此人的出现,会不会是个大麻烦?”

“侧妃有皇后娘娘的旨意,把皇后的懿旨拿出来,谁敢违背侧妃的命令?”

两个侍婢也明白唐嫣然的意思,但是此事就是皇后也做不得主,皇上不发话,皇后已经催促过,但是皇上一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不表明态度。

若是皇后能说动皇上,如何会等到今日,唐嫣然还是名不正言不顺。

“侧妃不要着急,总要做出点事情,入了皇后娘娘的眼,才能给侧妃真正的地位,否则……”

“这想嫁给太子爷,可不在少数,眼巴巴看着的,可是满建安城都是。琰王府也不是谁都能嫁过来的,侧妃若是不做点什么,怎么就能让皇后娘娘把太子爷侧妃的位置,给了侧妃?”

两个侍婢用不满的目光看着唐嫣然,对于唐嫣然非常不满,皇后派了她们四个人跟随唐嫣然进入琰王府,结果不过是三天的时间。碧桃被杀死,朱唇被打死,她们两个也被如此羞辱。

“名不正言不顺,下人们如何会听从我的吩咐,那位三少爷,可是王妃的弟弟,素来听闻对王妃最为关心,和王妃关系非常好。他又是宗正寺少卿,若是要插手此事,我能奈何?”

唐嫣然故作无奈地叹气,她也不想,不明白皇后娘娘的意图,猜测了良久,也只能猜测到,皇后娘娘可能是等不及,想夺得太子的位置。

如今皇上龙体不安,皇后娘娘有一位小皇子,一直就想让皇上改立小皇子为储君,剥夺轩辕琰的太子名分。

但是皇上一直不肯点头开口,仍然把太子的名分稳稳地留在轩辕琰的身上。

群臣也明白,皇上是在看,看哪位皇子更适合当储君。在没有确定储君的人选之前,让轩辕琰做太子是最为合适的。因为轩辕琰是弱智,迟早会被剥夺太子的称号,借此去观察各位皇子,乃至朝臣们的动向,正是旁观者清。

“无常,派人把琰王府监视起来,要严密监视,有任何动静,立即回报于我。“

“是。”

“还有,加派人手保护小姐的安全,万万不得让小姐有丝毫的损伤。”

“是。”

“父亲吩咐过你了吧?”

“是三少爷,属下一切遵从三少爷的吩咐。”

“很好,派人在建安就此事大造声势,如此这般……”

康源远凑近无常的耳边,吩咐了良久,无常躬身施礼:“属下遵命。”

“去办吧。”

康源远冷笑,明日他就要让琰王府的事情,让今日的事情传遍整个建安城。明日,他就要看到朝堂之上,那些言官们进谏,就此事大肆劝谏,要求严惩琰王府的刁奴。

“你们欠若溪的,我要你们加倍还回来,走着瞧吧,我康源远绝不会让你们再欺负若溪!”

“三少爷,相爷的意思,不是要三少爷低调行事,暗中 出面吗?”

跟随在康源远身边的人低声问了一句,康源远温柔地浅笑:“有时候太低调不好,可能建安的人,都已经忘记爷是谁了。何况,琰王府,相府也低调了太久。再如此下去,堂堂的太子府邸,就会变成破庙。也是时候,该让那些人,记起爷是谁。”

“是,爷说的是,爷您离开建安太久,那些人恐怕真的已经忘记爷是谁。”

“明日,爷要看那些言官,狠狠地奏上几本,看看皇上是什么意思。”

康源远沉思,皇上的意思他不是很清楚,但是那位皇后娘娘,他的好姑母的意思,他还是很清楚的。

“皇后娘娘,即便是你,我也不能允许你去伤害若溪。若是轩辕琰的太子做到头,或者就该是我带走若溪的时候吧?”

当今皇后有位小皇子,年仅七岁,早就多次想让皇上拿掉轩辕琰的太子名位,立她的小皇子为太子。只是一来小皇子太过年幼,二来皇上出于各种考虑,都不曾答应。

近几年,皇上龙体渐渐衰弱,因此皇后也开始着急起来。

轩辕琰外,当今皇上还有十几个儿子,有不少都已经成年,这些皇子都有机会和权利继承皇位,被册封为储君。其中几位皇子,才华和能力更是被群臣所称道,给皇后很大压力。

“王妃,您是不是该对奴婢们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奴婢们被您隐瞒的好苦,您真是狠心啊,奴婢二人,也侍候了您三年多,不想王妃如此狠心。”

锦绣一脸的幽怨,滴溜溜的大眼睛满是忧伤和受伤,看着叶若溪。

“王妃,您是从什么时候明白过来的?”

粗线条的小云,还没有弄明白叶若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清醒,不再是傻妃的。

“笨丫头,王妃一直就在耍我们两个。”

锦绣幽怨的眼神,和秦香莲有一拼,让叶若溪一阵恶寒,她干了什么?难道摧残了东陵国的花朵,伤害了纯洁少女稚嫩美好的心灵吗?

就这两只,也能谈到是花朵和纯洁的少女吗?

“别和我来这套,你们那一套不好使。”

叶若溪施施然躺在床榻上,端过一杯天然的,绿色无化肥,无农药的花茶开始饮用。古代也不错,没有化肥,没有农药,没有污染,空气是如此的清新,好歹也算有个古代的花园别墅不是?

“王妃,到了此时,您还不肯告诉奴婢吗?”

锦绣更伤心了,眼泪汪汪地凝视叶若溪,眼看那眼泪,就要从她的小脸上掉落下去。

“锦绣,小云,你们两个的底细,以为我不清楚吗?身为杀手,身为相府培训多年的精英,要是哭一顿你不嫌丢人,就使劲的哭吧。”

锦绣眼中的泪花,顿时无影无踪,看得叶若溪瞪大眼睛,原来这个小丫头,也是一演技派的高手啊。

“王妃,从实招来吧。”

锦绣语调严厉起来,逼视叶若溪,叶若溪一个眼神飘了过去:“这就是你们对待主子我的态度吗?好歹你主子我,也才刚刚救了你们两只小猫的命呢。”

叶若溪左手是从相府顺手牵羊牵出来的一柄匕首,犀利无比削铁如泥,右手是一管袖箭,正在试验袖箭的性能和攻击力。

在无常的出卖下,默许中,她从叶天擎的书房,捞到了不少的好东西,什么暗器了,毒药了,匕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