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好由—为什么男友让我把腿分开

3.

到札幌的第四天,灿沉寂已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几个月前、临回东京之前,她父亲又来过一次。名为看看她缺什么东西、方便他提前添置;实际上灿最清楚,矢岛先生只是来确认一下他女儿没有反悔而已。那次他来顺便给她带了手机,灿此前从没用过、连见到都很少。一早自己跑到神奈川的时候,本来就打定主意此后再也不用矢岛家分毫,但幸村精市却劝她收下。

“这样我要联系到你也方便些。”幸村这样解释。可是灿却一脸黯然地苦笑:“我但愿你忘记我这两年带给你和你家人的麻烦,不求你能记起我的好。如果你能偶尔记起我……”

幸村静静地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制止她再说下去,然后轻轻地拥抱了她。

“灿带给我的,都会是好的回忆。”

几个月来,手机一次也没有响过。灿反应了半天才想起来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又是犹豫了几秒才认出接听键。

灿到一边去接电话,正在一起吃早饭的迹部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竟然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手机来电是什么声音……

“你好。”

好像过了挺久的间隔,星野灿才面色严肃地接了下一句:“……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灿好像压着火气的声音让迹部有点上心。印象里她虽然常常调侃和讽刺,却很少如此认真地责备别人。他眯了眯眼睛,心里大概猜到这个电话与谁有关。

星野灿回来的时候面色凝重。迹部景吾低着头吃饭,不去看她。

“呐迹部君,我可能要回去了……”

“今天早饭很不错,多吃一点。”他突然打断她,却依然不看她一眼。他无法解释这一刻的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抬起头看她。他是有点害怕的——如果她的表情告诉他他的预感是对的,他怕自己的心会凉下来。

“你听我说……”

迹部突然失控的把碗筷重重一放,死死地盯着桌子:“本大爷不想听。要么吃饭,要么你出去。”

气氛凝固了一会,灿轻叹口气,离开了餐室。

“怎么了吗?”津岛女士见灿一脸愁容的出来,上前询问。

灿不慌不忙地鞠躬问好:“可能我很快要离开了。这几天承蒙您的照顾,真是太感激了。”

“诶?”津道纪江睁大了眼睛,“这么快要走吗?小景决定的?”

“不是的,我一个人走。迹部君……我不是很清楚。”灿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

津岛女士看到那点尴尬就猜到了七八分,抿嘴冲她笑笑:“放心吧,小景那边我会去说的。”

这一天灿都没有见到迹部——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已经对自己够迁就了。毕竟迹部景吾是陪自己来的,而自己居然要走,难怪他不高兴。事情变成这样她也觉得很抱歉,可是接到幸村舞的电话实属突发状况。

“灿,哥哥明天要进行手术了……我知道现在不该打扰到你的生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来。医生诊断疑似急性多发性神经炎,如果明天手术失败了……哥哥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打球。”幸村舞还稚嫩的声音好像一把伞一样罩在了灿的心上。好像阻绝了周身的风雨声,让灿更清晰地听到自己心里不断放大、百感交集的阴天。

灿赶早收拾好行李。临走前敲了敲迹部的房门,没人应。于是自己告别了津岛女士。坐上札幌直达东京上野的夜行寝台特急,十六个小时的车程。灿凌晨醒来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黑暗一片混沌,就像黎明从未到来过一样。她疲惫地阖上了眼睛。

梦想就这么结束了。没有流冰、没有支笏湖、没有函馆和小樽①。

快车到站,灿来不及休息一下又急忙去赶去神奈川横须贺的电车。飞奔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

气喘吁吁的星野灿出现在手术室门外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幸村惠一头倒在丈夫怀里哭了起来。灿看着穿着队服的立海大众人,忽然想起了这天是关东大赛的决赛日,立海大对战青学。灿的睫毛轻颤了几下、低垂。

原来这一天破碎的,不只是她一个人的梦想。

幸村的手术顺利结束,幸村惠却怎么也不愿意离开还没醒来的儿子。灿见劝不动她,便叫了仁王雅治一起去买便当回来。

走到楼外,冬天和煦的阳光一下照进了眼底。神奈川确实比北海道要暖多了。

“听说你在北海道修学旅行呢,所以……”仁王手插着口袋,冲着天空吹了个口哨。

“因为这个理由,没有告诉我他动手术?”灿斜睨。

仁王点点头。

灿冷笑一下,他还真是撒谎都不打个草稿。幸村舞打电话的时候说,幸村精市开始住院是半个多月之前的事情。那时候自己还在东京,冰帝都还没和青学比赛——所以灿在那次比赛的时候只看到了来旁观的真田和切原。而她那时候一心想要对幸村死心,打定主意一句都不问。他们自然也受了幸村的嘱咐,不该说的不会多说。

世界上真的是有命运这种东西的。灿感到他们的身后有线在操纵,生生地把他们拉开了彼此的生命。

“真田呢?”灿突然想起了什么。

“还在比赛。今天是关东大赛决赛啊,不然他怎么可能不在这里。”仁王看看手表,“部长的病来得真不是时候呐。”

“就算没有幸村,你们也会赢的吧。”

“就是因为没有他,我们才一定要赢。”仁王突然停下来看着灿。他们之间隔着一束阳光。金灿灿的光束彼方,灿的脸显得非常苍白。

灿默不作声,继续往前走了。手机响了,灿接起来,听见幸村惠在那边哽咽:

“小灿,快点回来吧。精市醒了。”

①流冰:札幌市着名自然景观。

支笏湖:北海道第一大湖。着名景点。位于千岁市。

函馆、小樽:北海道重要城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