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虐耽美调教文&军长大人不要了,好大

……

短短一夜晃眼间过去,今天他们却是准备返程回上海了。

别问睡得好不好这种话,苏想只想打人。

“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待会儿先去学校还是?”任曦瞧着倒是容光焕发。

“先回网咖吧,我已经让裴谦租好房子了,等过去把行李什么的都放好,我再陪你回学校办理手续。”苏想自主拿过行李箱,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臭着脸扭头看向她,道:“不许问是不是睡一起!没门!”

“……”

剧情是不是哪里不太对,怎么好像和电视剧里演的,有点不太一样?

“那我要是睡不着怎么办!”

苏想只呵呵一笑,“你放心,二室一厅,你睡不着叫我,反正一起睡!没门!”

“……”

噗嗤。

任曦实在没忍住,单手勾着苏想的手臂站在原地直笑。

“不要笑了,快点关门,水电都关好没有?”苏想完全拿她没办法的揉了揉她的头,提着行李箱走出门。

任曦点点头,将门关上后,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没事,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再陪你回来住。”苏想在一旁道。

就算没有,他也会抽出时间来的。

任曦顿时就笑了起来,“知道了,走吧。”

苏想走在身后,看着身前正心情大好着一阶一阶楼梯往下跳的任曦,跟着笑了。

好像活跃了不少,挺好。

……

高铁到达上海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裴谦特意过来接的他们,瞧着一副很担心的神色。

也由不得他不担心,这段时间苏想都不在上海,赛方那边的事情他这儿也只了解了个一半一半,后续情况什么的都不清楚,他们回苏州后的具体情况他就更不清楚了。

只知道网曝事件对任曦造成了很大影响,以及老人家去世对她造成了很大打击。

怎么说呢,他和任曦吧,其实也不是特别熟,如果不是因为苏想,他们根本就不会认识。他确实很欣赏她的操作没错,可那也仅限于此。平时虽说她有帮他们做分解视频,可她为什么会帮忙,他们大家都很清楚,全是因为苏想。

哪怕是后来帮战队出战,同样也是因为苏想。

礼貌上担心她个人问题是一方面,但说白了他更关心的,还是她后续会不会继续参与VI战斗的问题。

眼下看着他们神色自然,偶有笑谈的从高铁站里走出来,他的心顿时就放下了一大半。

“可算回来了!欢迎回来!”裴谦笑着朝苏想张开双臂,非常夸张的给了他一个拥抱,而后还想给任曦一个,只是被苏想一脚飞过去给制止了。

“怎么亲自过来了,哥斯拉好点了没有?”将行李放进后备箱,苏想问道。

“还好还好,伤筋动骨一百天呢,没那么快,不过已经能继续舔屏了,又有人端茶递水的,天天的不知道有多高兴。”

什么叫多高兴。

苏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替任曦打开车门,等她入内后跟着坐了进去。

“其他还有没有什么事情?”

“还能有什么事情,都禁赛了,除了训练就是吃狗粮,这不暑假吗,慕容安那小子的女朋友三天两头的就往这边跑,我和方尘真的,每天不吃饭都管饱。”裴谦一脸的生无可恋:“他们可比你们会撒多了,我可就盼着你们回来平衡一下队里的妖孽风气。”

“嗯?”

比他们会撒多了?

苏想扭头看了看任曦,却见她根本就没在看他。

脑海中又回忆起他们在D市的事情,这话题他突然就有点不想接了。

“回去以后刚好把战队以后的事情重新规划一下,我有了点新的想法,等我带任曦办好休学,大家聚一起开个会吧。”

“休学?”裴谦一愣,而后转喜:“什么意思?”

“加入你们。”任曦扭头朝他笑了笑。

“瓦特!!?”裴谦险些从副驾驶一屁股蹦起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苏想:“真?”

“嗯,所以才说要重新规划,到时候一起六人,五人首发一人候补。”苏想首肯道。“还有些别的事情,回去再说吧。”

“太好了!”裴谦乐的不行,这应该是他近期以来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了!“小D!欢迎你加入!非常非常,热烈热烈的欢迎!”

“谢谢!”

“哦对了,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梁什么来着,昨天和慕容安女朋友提了一嘴你们今天会回来,她好像也和你那朋友熟,所以说是今天要过来找你玩来着,这会儿估计已经在网咖了吧。”

“是梁文秋吧。”任曦了然,她记得慕容安的那个女朋友,叫白昭兮,和喜欢梁文秋的那个叫做路小七的女孩儿是好朋友。

“好像是,没太注意听,嘿嘿。”裴谦挠头笑了笑,转回头。

他忽然提这个茬主要就是想和她搭话确认一下她的状态怎么样,现在看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那他是不是不用担心了,嘿嘿。

高铁站距离网咖并不是很远,路上不堵车的话也就二十五分钟,几人到了地方先去了裴谦新租的房子。

那房子距离网咖也不远,就在之前租的公寓的后面三分钟脚程的地方,二室一厅一厨一卫,房子很明亮,装修风格看上去也很舒服。

“感觉怎么样?”趁着任曦进去放行李的空档,裴谦凑到苏想跟前,“应你的要求租的,还在旁边租了个四室两厅,租金可不便宜呢,怎么的,你小子去一趟苏州,发财了啊?”

“没有。”苏想张开手伸了个懒腰,这段时间可累够呛。

“没有那你还……”

然而裴谦的话还没说话,就又被苏想给打断了,“财没有发,就是包里的卡都被解冻了而已。”

“包里的卡……什么?你说什么!!卧槽!”裴谦伸手抓住他的肩膀,一顿猛摇:“你快点告诉劳资,你没有在开玩笑!”

“我为什么要和你开玩笑。”苏想将他攀在他肩膀上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具体为什么不知道,但总归是解冻了就对了。”

说起这事儿,他空下来还得给老头子去个电话才行。

虽然不知道他突然帮他解冻是何用意,但确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理应打个电话回去问候一声的。

“卧槽卧槽,这么说,劳资再也不用为了拉那些狗赞助劳心劳力了?啊啊啊,我爱你啊小K!”裴谦直接原地一蹦就朝着苏想身上蹦去,情绪亢奋到了极点。

苏想眉一挑,倏地抬起脚:

“滚啊!”

。顶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