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老师小说大全-啊宝贝自己进去

跪在冰冷的青板砖上,感受着寒气刺入膝盖。手在用力一下下打在脸上,双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一阵热风吹过净感觉十分清凉,时间久了连刺痛感都无了。

四周来来往往走过许多小丫鬟,甚至他们还一群群围着熙熙攘攘地说笑着,一只只嘲笑的目光集聚在她的脸上、身上。一股委屈又怨恨的情绪油然而生,慢慢的越生越大。

在拐角处出了初夏的身影,她的手中捧着一个突然黑漆瞄金茶盘,茶盘上放着一杯青瓷茶碗,与自己刚刚端进去的一模一样,但是那滚烫的茶水却全全倒在自己身上,现在腰间的衣物还黏乎乎的粘在身体上。等她入了屋,过了一会屋内传来一声茶杯发出的巨大声响与初夏的惊呼声,彩芝心中一快,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屋内的声响,等着二姑娘地辱骂声。

谁道听到了二姑娘说:“苏元芙真的没事吗,不是说了得了风寒吗?”

苏元芙?那不是大姑娘吗?

接着屋内又传来了二姑娘地嘶吼声,内容却是对府里的不满,彩芝低着头瞪大双眼,一脸惊恐,想到平时里二姑娘在府内的表现都是温柔敦厚,上次大姑娘落水若不是老太太亲眼所见,大家也是万万不敢相信是二姑娘做的,现在却在自己房内诅咒大姑娘!

突然房门开了,初夏出现免了彩芝的惩罚让自己下去休息,眼神里明晃晃里威胁,彩芝赶紧收敛了脸上的神情,低头道:“谢姑娘恩典!”

初夏望着我走回了后院,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才关上了门窗进了屋。

却不知彩芝快步从后院绕到了屋外,在窗下的草丛中蹲着,多亏初夏让其他人离得远远的,不然这么一大段路早就被其他人发现了。放轻呼吸,静心听着屋内的声响。

可惜只听到了初夏的安慰话语与二小姐哭泣的声音。便离去了。

进了自己的屋内,打了盆水在铜镜里细细擦洗着肿胀的脸颊,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平日里犯了错也不轻易不打脸,心里对二姑娘越来越怨念,再加上刚刚听到的话语,知道二姑娘有两面派,越想越心惊,生怕等会二姑娘知道了她听到全部话语,杀她灭口。

脸也顾不得擦了,大脑飞快转动。

“奶奶,奶奶一定可以救我!”彩芝立马换了一身衣物,绕着府里的偏僻处仔细避开人群,来到夫人的主屋。

“芸香姑娘,奴婢是二姑娘房中的彩芝,现有事禀告,麻烦姑娘帮我通报一声,是关于大姑娘的事情。”

芸香本是不想理她的,但后又听到有关大姑娘的事情后便让她在此等候,转身去找了奶奶,不一会儿又出来,道:“进来吧!”

彩芝神情恍惚的进了屋,看见了炕边一双烟霞花纹云头锦鞋,便行了个礼。奶奶道起,问了有何事,彩芝便将在屋外听到的话语原封不动的重复了一遍,说完就听到夫人的起伏喘气声,赏了银子便让彩芝回去,并将她调到了自己的庄子上,也算是保住了命,要是表现的好,也有重新回到府里的机会。

彩芝一走,苏氏咬牙切齿的说:“好个札克善,平时看她乖巧懂事,殊不知心肠那么歹毒,上次推寿姐儿入水,这次既然在诋毁寿姐儿,既然抄二十卷佛经让他那么闲,就让他忙没有时间来想这些狠毒的东西!”

“我看还要透露给下面的人知道,我们府里可没人给她撑腰,什么坏的烂的都往她那边送算了,到现如今还没有一丝悔改之意,真真是不知所谓!”慧香点头道。

“去,把二姑娘的教养嬷嬷叫来,这心思不知是谁教的,我可要好好问问!”苏氏闭着眼靠垫上怒气冲天。

芸香道了声是,派人去请二姑娘的教养嬷嬷去了。

苏氏越越心疼女儿,便唤来菱香把库里昨日新得的织锦缎拿去做几件衣服送去寿姐儿那,有了新衣服随便也打了些新首饰一并送去。

“奶奶,桂嬷嬷到了,可要请进来。”芸香开口道。

苏氏放下手中的衣服首饰图册,点了点头。

桂嬷嬷起步进屋,不知奶奶叫她过来何事,心中打鼓。

“请奶奶安。”桂嬷嬷福了福身到。

苏氏端起茶杯,用盖子拨了拨茶叶,道:“桂嬷嬷来我们府里也有两年了吧。”

“回奶奶的话,到今年6月份正好两年。”桂嬷嬷低眉顺眼的说道。

‘啪……’苏氏一把把茶碗砸到了桌面上,冷笑的问到:“之前我是听说桂嬷嬷在宫里规矩好,人又是严厉,但是不惹事,一张一弛把握的最好,我才把你请来教导二姑娘的,现在您觉得二姑娘的规矩处事怎么样?”

“都是奴婢的错,没有教导好二姑娘,求奶奶宽恕!”桂嬷嬷‘扑通’跪下,战战兢兢说道。

“如果二姑娘的事情传了出去,你觉得还有人会请你吗?”苏氏语气冰冷地说道。

“求奶奶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一定在二姑娘出禁之前教导好,但二姑娘身份贵重,不听话时……”桂嬷嬷俯首帖耳,小心翼翼地说道。

“如若二小姐不配合要打要罚就随嬷嬷的便,但二姑娘毕竟是要参加选秀的,嬷嬷心里有数就好。”端新上的茶,拨了拨茶叶,看着雾气慢慢升起,抿了一口道。

桂嬷嬷听了自己想听的话,立马笑容堆在了脸上,满口答应。

苏氏低头闭着眼睛挥了挥手让嬷嬷下去。

桂嬷嬷松了口气,回到凝翠阁直接去了二姑娘房中,房间内几个丫鬟正围着姑娘说笑,一时间嘻嘻哈哈可不热闹。

“嘻嘻哈哈的成何体统,都不用干活了吗,围在这打扰姑娘休息!姑娘,奴婢受着夫人的重托来教导姑娘,现在天色还早应该起来学规矩了!”桂嬷嬷边福身边开口。

“原来是嬷嬷啊,快请坐。嬷嬷说的是,初夏扶我起来。”苏元芙望着桂嬷嬷露出甜美的笑容说到。

屋内丫鬟尽数散去,只留一个初夏在旁伺候。

“多写姑娘好意,奴婢可不敢当,现在请格格换上花盆底,顶着此碗,在屋内走圈直道奴婢喊停为止。”桂嬷嬷指着茶几上未收的茶碗说道。

汗一滴滴的从脸颊旁滑落,苏元芙脸颊微红,气息不稳,加上夏日温度略高,她这的冰的份例本就不多,下面的人看二姑娘不得夫人的心,渐渐便给了碎冰,这碎冰融的快又降不了温,这下一下子活动了两刻钟,开始眼冒金星,初夏看着二姑娘摇摇欲坠的身体着急的说:“桂嬷嬷,已经走了两刻钟了,你这明明是为难姑娘!”

“初夏姑娘这话真是冤枉奴婢了,奴婢是二姑娘的教养嬷嬷,现在正在教导二姑娘的礼仪举止,要是二姑娘做的到位了自然可以停下来休息,难道初夏姑娘觉得你比奴婢更懂宫中礼仪吗?”桂嬷嬷挑了挑眼说道。

“这……”初夏委屈的看了看二姑娘嘴巴微翘。

每次练前后桂嬷嬷都会送来解暑汤,餐后会准备滋补汤药,日日这么练下来到也没出什么事,脾气磨掉的七七八八,倒是每日腰酸背痛、沾枕就睡,再也没有时间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苏氏对这段时间桂嬷嬷的做法很是赞赏,赏赐不少东西下去,表示嘉奖。

之前让菱香准备的衣物首饰制作好了,便亲自送了过去。

进入福禄院的东侧屋内,就见皎若在东边窗前修剪着一盆雪松,身穿大红色云烟衫,着百蝶穿花沃裙,裙边系着豆绿色如意结,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脸颊旁还有些肉肉的,但皮肤却是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三千青丝简单的挽了个如意鬓,剩下的随意散在腰间,显得腰肢更加纤细,遥遥一握,发鬓间斜斜的插着一只百鹊争鸣的金步摇,鹊的嘴里还悬着一颗斗大的红宝石,垂在鬓边随着身体微微晃动。最出神的是那墨黑的双眸,晶莹透澈,宛如两潭秋水,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一时间竟看呆了眼。

“娘,您怎么来了。”皎若放下了剪子,拍了拍衣服快步走近挽着苏氏的臂弯坐到了梨木镌花椅上问到。

“我这不是做了新的衣裳和首饰,拿给你看看喜不喜欢。”苏氏反应过来拍了拍皎若的手说道。

跟在苏氏身边的菱香接声道:“这些啊,都是奶奶一件件亲自选的款式,特意拿去制作的,件件漂亮的不得了呢!”边说边让丫鬟们把东西拿上桌。

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各式各样的服饰看花了眼。

“娘,这些是不是有点多啊,要不要分点给府里其他人啊?”皎若皱了眉,担忧的看着苏氏说道。

“你放心,这些啊,都是从我的私房中出的,没有走公中,他们也无话可说,你放心用好了。知道你平时私底下喜欢穿这些裙袄,我这呀,多做了几身,你平日在府里大可换着穿。”苏氏慈爱的看着她的脸细说道。

“正好,我今日接到光禄寺卿夫人的赏花请帖,下个月你打扮打扮跟我一起去,认识认识你这个年纪的姑娘,你放心与你一向交好的通政司参议家三小姐也去,好了我也该走了,还有好多事情还没处理呢,你最近好像很喜爱这些花草,可要寻点与你耍耍?”

“要的,要的,好娘亲,你帮我弄些种子吧,我想种种看!”皎若眼睛发亮,渴望着望着苏氏。

“要何种种子?”苏氏笑意盈盈捏了捏皎若的鼻子问到。

“什么都要,我好奇嘛!”皎若亲密的靠在母亲肩上撒娇着。

“依你。”苏氏仔细叮嘱了赏花当日的注意事项,又叫安嬷嬷与王嬷嬷好好教导,便离去了。

命如柳把东西都放好,带着新抄好佛经和绣品去了老夫人的房中,在门外遇见刚从老太太房中出来的苏文泽。

“爹爹,今日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皎若笑盈盈的问到。

“今日事情较少,忙完便回来了。对了,明日哥儿们要去郊区庄子上练马,我记得你马术还不错也跟去吧!把柔惠也带上陪你吧。苏文泽摸着胡子嘴角含笑说道,说完摸了摸皎若的发便离去了。

嘻嘻嘻,终于能出门了,还是去庄子上,那就可以去弄点农作物的种子了,我那空间这么久了就一池荷花,几株松树,想想空间一片片农作物就开心。皎若摇头晃脑的走进了老夫人的院落。

陪老夫人礼了半时辰的佛,并把抄好的佛经烧掉后,就回了福禄馆。

遣散了丫鬟们,在床上入了空间,望着一成不变的景色,盘坐吐纳,又是一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