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肉粗暴进来动态图_地铁故意让人摸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姬千花看着廖儿夫妻如此恩爱,越想越烦躁,便顺着海边走着,漫无目的,不知道走了多远,又走到哪里,拿起小石头打水漂,开始打的很稳,后来越打越急,手劲也越来越狠,突然听得一声尖叫。

糟糕,难道水中有人?

姬千花脚尖点着水面,前往查看,只见一个人冒出水面,绿色的头发?岛中之人都是黑色的头发,她从来没有见过绿色头发!

怪物?

姬千花手一伸,金剑到手,正准备去打,却忽然哗哗啦啦,十几个绿头从水面冒出来,身材高低和岛上人差不多,只是脸色偏白,眼睛也呈绿色,那眼睛似乎有着魔力,要把人吸金去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看!而且,这些人五官竟然大都妖艳,即使脸上没有表情,眉梢眼角也带着魅惑人的姿态韵味!身上皆穿的是金鳞片闪闪的衣服,腰纤细,臀俏,一步一行如跳舞一般,即便男子也是如此。

好妖艳!

姬千花心中警惕非常,握紧金剑,眼一凛,脚下使力,朝那绿头踩去,那绿头嗷的一声,跳起来攻来,不仅一个,是十几个! 手里都拿着弯刀,眼中透露着魅惑的笑,围攻而来。姬千花金剑一扬,然后起身而上,脚伸直,腿使力,转一圈把十几个绿头狠命地踢下去!

那绿人似乎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有这种功力,站在原地呆立片刻,又围攻而上。

姬千花心里惊讶,这些人竟然这么快的速度能自我修复?看来简单的功力是不行的,必须加之灵力,想到此,念力一动,施加在金剑上,再攻击时,这些绿头人不再有修复的能力。看来确实如此,他们不是简单的生灵,而是和岛上圣灵一样,不仅具有肉身,还有灵体! 对付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这十几个人围过来,她不一定能全胜,必须施以巧计,心中主意定,旋身而上,从袖中掏出十几枚银针,念力加持,眼一泠,顿时这些绿头人都捂住双眼!

正是此时!

姬千花手中金剑加急,周身一转,剑尖如旋风一样,蹭蹭蹭,瞬间血染海水,尸首分离,顺水抓起一个透露和身体,足点水,一路飞跃到千雪阁。

砰!

姬千雪正在伏案看《妖国记事》, 烛光照的她面如玉,眼神炯炯,听得声响,立即起身打开门,就看见姬千花衣沾鲜血,大吃一惊说:“你怎的?” 又看到姬千花手中提着人头和尸体,心中大骇。

姬千花把东西扔在地上,安慰她说:“姐姐不要担心,不是我的血,这些怪物潜伏在西边浅海中,被我无意发现。”

姬千雪这才稍微松口气,蹲下来查看尸体,血还是温热的,头发眼睛碧绿,细腰翘臀,五官带着媚妆,身上散落的气息香甜蜜腻,身材大小和岛上的圣灵们无什差别,仔细看,还能看见额头中间似乎有若隐若现的印记。

姬千雪站起来擦擦手温身说:“这是妖国的妖人。”

姬千花惊异说:“妖人不是四百年都不曾再扰乱,如今为何?”

姬千雪拿起桌子上的书说:“妖国皇位四百年一次更替,届时若子胜父,则子即位;若父胜子,则父即位,而且继位者必须发动一次战事,胜利而归,证明自己有能力为皇,方能加冕。”

姬千花颤声说:“难道?”

姬千雪凝重地点了点说:“确实,距离上一次圣妖大战至今,正好399年,也就是今年是最后的和平,明年,或者明日,妖国皇位的储君就可能领大军压境。” 看了看地上绿尸又说:“这人恐怕是前来探路的哨兵,你在哪里发现的?”

“我在西海边散心的时候发现的, 而且不止一人,总共有十几个。”

姬千雪想了想说:“你带我去看看。”

两人不一会便来到了西海边,夜黑风凉,海浪拍着沙滩,有些血迹和打斗的痕迹,水中的尸体已经不知道被卷到了哪里。

姬千雪声音有些不稳道:“不好!”

姬千花疑惑着说:“姐姐,怎的?”

姬千雪看着海水说:“千花,这十几个放哨的人被你尽数杀了,可尸体怎会转瞬就没有了,周围必定还有人,而且已经回转消息,我们打草惊蛇了。”

姬千花恍然大悟,心中恼怒自己,姬千雪看着,温声说:“我需即刻前往史皇殿,你是否随我一同前往?”

姬千花脸上露出些厌弃和害怕之色,姬千雪心中了然,正要让她先回去,却听见她说:“嗯,我随姐姐一同前往。”

姬千雪看她眼中很是坚毅,就不再多言,两人不一会儿到了史皇殿,姬千雪以笛叩门,声音清澈响亮。史皇赋打开门,就看见两人一身凉气和水珠地站在外边,姬千雪不再拐弯抹角,温声说:“岛主,妖国已经派哨探在西海边查看。”

史皇赋冷声似乎也不惊讶,冷声说:“进来。”

两人进去之后,顿时觉得一阵暖意,史皇赋倒了两杯热茶,不慢不急地说:“先饮杯热茶,再将详细情况告知我。”

姬千花面色僵硬,但是还是一五一十地把情况交代清楚。

史皇赋低下头,沉吟半响,冷声说:“来的比我预想的还要快,你两个先回去休息吧,明日我自有安排。”

姬千花两人走了之后,史皇赋步伐沉重缓慢,来到画像之前,神情专注地看着画中之人,眼眶渐渐红了起来,掀起画,后面竟然一个暗格,暗格里面是一个锦囊,那锦囊似乎有千斤之重,史皇赋拿着东西,腰背弓弯,竟然有些颤抖地站立不稳,抚着画像,慢慢起立,史皇赋腰身挺直,跪了下来,两行顺流而下,压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如排山倒海般地席卷而来,呜咽啜泣不止。

却说姬千花两人回到千雪阁,自然无法安睡,秉烛到天明,把妖国记事看完,只是其中一事不同寻常,那边是四百年前的圣灵之战,就像廖母说的,当时确实非常惨烈,可就在死伤过半,人们疲于应战的时候,当时的岛主姬凤仪竟然引海水淹岛,逼的人们不得不放弃自己受伤的家人,而奔向高处,更甚者,口称自己被妖皇英姿降服,愿意成为其侍从,这让原本就身在绝境的人们更遭受精神上的凌辱和屈恨。

值得庆幸的是,第二日妖国因国内有变而突然撤兵,千花岛得以保存。

自那以后,姬凤仪的名字就是岛中的禁忌,再无人提起,即使再过四百年,廖母提起,眼中依然泪花滚滚,由此可见人们内心的创伤和怨怼。

姬千花看完之后,愤恨厉声道:“临危之际,姬凤仪非但没有和众人一起奋战到底,反而反戈向亲,背叛自己的族人,屈身侍敌,实乃卑鄙可恶之极,今后别让我得了机会,定叫他碎尸万段!”

姬千雪知姬千花向来性格豪爽,为人耿直,最仇恨背信弃义的小人,可这件事情恐怕远不是书上写的这么简单,在自己一知半解的时候也不便讨论,就拍了拍姬千花的肩膀说:“我们先休困一会儿,等天亮了,去找云定长老。”

姬千花疑惑道:“找他做什么?”

姬千雪走到床边,躺下,盖了被子,有些疲倦地说:“云定长老是七长老之首,而且他也参与当年的圣妖大战,他对妖人的了解远胜过你我。”

姬千花嗯了一声也休息了。

第二日两人起来,走出门便发现中众人面色严肃,神情紧张,手中都拿着各种兵刃,妇孺老人也是头戴裹巾抹额,身着劲装,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明了,看来昨晚上无人安睡,一路走到圣殿,被告知岛主正和里面的七长老议事,不得打扰。

两人便在侧殿门随便走走看看,侧殿门是没有婚配的长老们居住的地方,这七个长老中,其实也只有姬云定至今独身一人,多少姑娘想结为连理,可大长老总是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时间长了,大家也都明白他存了终身不娶之志,便不再打扰,所以整个侧殿其实也只有姬云定一个人居住。

姬千花看了看说:“这大长老真是简单朴素,什么摆设都没有,你看这卧室除了床什么都没有,只挂着一幅画像,不知是哪路神仙?”

姬千雪顺着她指方向看过去,心中一惊,这不是姬凤仪的画像吗?姬云定卧室怎会有?姬千花只知他的名字,在史皇赋屋里又一直低着头,自然不会留意挂在正堂的那副画像。

姬云定和这姬凤仪是何关系?

只是这幅画为何在卧室?若真心敬重,何不摆在前厅?

姬千花看她一直盯着画像,打趣说:“姐姐果然喜欢美丽的东西,大战在即,还能这样凝神欣赏美人图。”

姬千雪转过身看着她笑了笑说:“非同寻常的事背后一定有非同寻常的人,这画中人恐怕不简单。”

姬千花听了她的话,认真看了看画像,更加疑虑,转过身,姬千雪却已经走出侧殿,到了正厅,史皇赋和七位长老也从里面出来了。只见姬千雪拦住大长老姬云定,拱手说:“千雪恳请与大长老一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