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_姹紫嫣红闫欣小说

一些小势力听闻这两大巨头都已经发话,只能默默地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咽,即便他们门派死去的修者更为多数。

没有人注意到的是,一道纤细的身影正在悄然的向着十米外的青鸾族地移动着。

青滢的眸子掠过这些虚伪的修者,看着绿萝逐渐靠近族地的脚步,悄然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美艳绝伦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个明艳动人的笑容:“呵呵呵…我倒是从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青鸾族少主有这么值钱。”

青滢的话语出口的时候,天书门与傲天谷的人已经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

所有的修者心底都有一个明镜,这么一个小姑娘确实算不得什么妖女,怪也只怪她的运气不好,被那魔物附体而已。

可是又有谁不贪婪青鸾族少年来的矿藏。青鸾族作为从上古存活至今的种族,要说她们一族没有什么大秘密,任谁也不会相信的。

但是平时,谁也没想过,甚至可以说是不敢打青鸾族的主意,不仅是因为这群娘们战斗力彪悍,更是因为,这群娘们除了王族之外,其余远嫁大势力的鸾族少女更是不计其数。

倘若平时动青鸾族,那真是老虎头上拔毛,活的不耐烦了,如今,这魔物一出,青云一死,青鸾族可以说是树倒猢狲散。

作为青鸾族唯一的王族幸存者,作为唯一一个有可能知道青鸾族矿藏所在的之处的人。

这些虚伪的君子们,怎么可能会让她安然无恙的离开。每个人的眼中跳跃的,是对青滢此人必得的剧烈火焰。

而青滢的双目微敛,而那目光悄然投向的方向,正是绿萝悄悄行进的身影。

可惜,骆寒面前的杜陌颜并不吃他这一套。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你不给他一个记忆犹新的教训,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错误。

送给了这个男人一个大大的白眼,杜陌颜的目光饶有趣味的投向了下面的两人。

“这是要进族地?难道青鸾族族地可以抵挡住这群人?”杜陌颜摸了摸下巴,低声的自言自语起来。

身后,某个风光霁月的男人,厚着一张脸皮凑近,缥缈的梵音淡淡言道。

“青鸾族地是整个青鸾族得精粹所在,即使如今这个小世界毁成这般模样,只要她们的族地安然无虞,那么,青鸾族费不了多大的劲,又会恢复以往的辉煌。”

骆寒的解释,对于杜陌颜来说可谓是及时雨,让两眼一抹黑的她明白了这两人为何要进族地的原因。

无奈了看了这个男人一样,得,这个男人啥都好,就是太过自傲。这毛病真的需要治治,万一以后有人利用他这臭毛病,那就完了。

“阿萝,左脚前三,右脚退一。向北行,目光直视,千万不要看旁侧边不论你看到了什么?千万记住。”已经潜行到绿萝身边的青滢格外严肃的沉声道。

绿萝闻言,轻轻点了点螓首,按着青滢的吩咐向前潜行,毕竟作为一个整整觊觎族地五年的人,绿萝是很清楚这个地方的古怪的,万一一不小心,那么对不起,你只能永远就在这里了。

第一次知道正确的步法,只有傻子才会不去走正确的步法。绿萝背上虚弱的青滢,极为迅速的向族地潜入。

两人和族地外的众人都没有发现的是,有两道身影悄然尾随着二人,进入了族地,而且,所行脚步和青滢二人相差无二。

而这两人,自然是一直关注着青滢二人的骆寒夫妇。是的,在骆寒这个强有力的外挂的存在之下,青滢对着绿萝的传音入耳,根本算不得什么。

她们两所说的每句话,尽数都被某个强大的外挂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随着两人的深入,杜陌颜悄悄掐了这个拥着自己的男人一把:“你跟着她们两进来做什么?方才还不是说青鸾族的财富不是这么容易就得到的吗?”

杜陌颜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斥着的是满满的疑惑。即使她脑子转的比较快,但是有时候是真的搞不清楚这个智绝近妖的男人,随时随地会不会突然变了计划。

骆寒的腰间传来一阵熟悉的肉疼感时,他那双宛若盛着星辰宇宙的黑色眸子,终于敛回了落在前面两名妙龄女子身上的视线。

带着满满宠溺的眼神,瞥向这个动不动就好恰他腰间软的小女人,脸上满是无奈。

“据我的传承记忆反馈,这里应当是当初连接上陆和御宁的关键地,五百年前,两界的通道断裂之后,青鸾族就来了此地驻扎…”

说完这些话的骆寒,已经默默的将自己的视线重新调转回前行的那两人,不得不说,设计青鸾族地这人,脑子还是不错的。

不仅运用了伏羲八卦,甚至于俗世中的奇门遁甲也被他应用在修者的世界中,倘若他尚在人世。骆寒都忍不住想要毫不吝啬的夸他一句:“鬼才”。

可见,当初设计青鸾族地机关之人的厉害之处。为了防止两人跟丢,骆寒匆匆给杜陌颜提点了几句,目光就再度投向了前行的两人。

对于上大陆,骆寒是有私心想让杜陌颜前去的,毕竟御宁虽然是古大陆之一,但是那也只是古大陆,带着一个“古”字的罪域,如今并不怎么值钱。

不论是说大陆资源,还是说眼界和世界观,上大陆是远远要超出御宁一大截的。

就好比两个国家,一个努力与世界接轨,另一个闭关锁国多年,那不用说,肯定是这个与世界接轨的国家会更加强大。

而御宁和上大陆,就恰恰好似这两个国家,御宁正是属于闭关锁国的那位。

倘若他没有触碰到传承记忆,那么他可能真的会一辈子安安心心做一个妖王,而身为自己心肝宝贝的杜陌颜,以现在这种实力,也足以笑傲江湖。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在只有御宁洲的情况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成了一个假想,不论是在秘境中出现的凤氏亦或者那个郑家的小公子。

还有据说,自己昏迷那段时间,他们得罪的紫金一族以及上界巨头—屠氏。

倘若,青鸾族族地里真的有着通往上陆的通道,那那些曾经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咽的上陆大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而这些跟他们有过接触的大族,显然都是他们需要一一面对的,甚至可以说,得到的麻烦要远远大于收到的欢迎。

他如今要做的,只是暂时阻止这两人的跨界,也是为了暂时的阻挡上界那些人的兴师问罪。

倘若,这两人真的到达了上界,这么明艳的容貌,必然会遭到觊觎,而觊觎以后的后果,骆寒即使不转动自己的脑子都能想得到那些必然结果。

那些一直以为御宁洲,这块在他们眼中一直被作为罪域的地域,有着大量的稀奇宝藏。

可以预见,御宁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修者,根本不会是上界那群从小就被灌进各种药材,浑身铜皮铁骨修者的对手。

不说别的,单单在上界,他们便是以玄王为起步,上陆随便出来一个小孩就是玄王,两边倘若在同一时间轴遇上,那么,御宁的修者必死无疑。

此时,绿萝身上背着重伤的青滢,来到了一块碑前,这块碑前,什么也没有了…

“扶我过去。”青滢苍白着面色,将视线转向无字碑,在她身侧的绿萝闻言,纤细的手掌搭在她的胳膊上,将她扶近了那块无字碑。

靠近无字碑后,青滢的目光投向碑上的大字,渐渐地,有惊人的亮光从她的眸子中迸射出来。

“果然是真的,我果然没有猜错,那群愚昧无知的老婆子,非说这里神圣不可侵犯,我就知道,这个碑有古怪。”青滢苍白地脸上,透出一丝丝诡异的粉色。

她的神情,出现了一种莫名的狂热,就像是中了药一样,站立在她身侧的绿萝见状,面色大变。

“滢儿,你快醒醒,滢儿!”饱含着无尽玄气的声音如同灌耳的惊雷,将陷进无字碑世界中不可自拔的青滢,成功的从那个诡异的境界拯救了出来。

清醒后的青滢有些后怕的盯住眼前的无字碑,眸子里有无尽的流光明灭。

“这碑竟然会扰乱人心。”绿萝忍不住开口道,青滢瞧了瞧自己身侧的姑娘,对着她说出了石破天惊的话语。

“你可知道,这块碑后,是通向上陆的要道,只要我们从这里穿过去,我们就不用畏惧那些人的追杀。”

青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在努力的观察着绿萝的神色的。果然,瞧着绿萝脸上花容失色,青滢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她该信的,阿萝不是当初闯族地那人。收回自己的视线,青滢的脸上再度充满了郑重。

“如今,我们到这里才是关键,你一定要按我说的来,否则我们两到不了一处,我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绿萝此时哪敢不点头,方才青滢的窥视,她不是没有觉察到的,所以,为了不被发现,只能一装到底。

两人的脚步眼看着就要踏入那块石碑的范围。清冷的梵音幽幽的在这个隐蔽的小地方响起。

“你确定你如今过去护得住她?亦或者你觉得你这样贸然过去能保证御宁洲不暴露?”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青滢大惊失色。

入目处,一对神仙似得男女并立着,男子的清俊容颜上,似乎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霜,冷的让人发寒。

简简单单的玄色衣袍,无风自动,生来带着无尽的威仪,就像是,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

男子身侧的那位,赫然是她认识的那位 杜姑娘,此时的她全然没有了当初相遇时的大大咧咧。

她只是浅笑着,静静地望着她们两人,翦水秋瞳里含着的,是对她们两独有的善意。

“青滢小丫头,别来无恙。”杜陌颜眉眼带笑,有盈盈的眼波,在她明亮的眸子里来回流转。

“哦? 杜姑娘也是来抓我们二人回去的。”青滢暗自运转了一圈自己体内所剩无几的玄气,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那么苍白。

她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充满了傲然,即使对方是认识的人,她也不能丢了自己仅有的面子,何况现在这两人的身份也不知是敌是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