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我撞到你的点了舒服吗: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然而现在,这些忧虑全都被王凯抛到了脑后。

刘萍萍这幅妩媚、放浪的样子,把他的魂儿都快勾引出来了。难得能碰见一个这么寂寞空虚的女人,要是不把她上了,那可就太白痴了!

于是王凯就一边对刘萍萍的柔软又吸又舔,一边将这个女人推倒在沙发上。

王凯的手,在刘萍萍的娇躯上四处游走,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刘萍萍也非常配合,自己主动的把衣服扣子全都解开,而且还帮王凯解开了裤子上的皮带。

气喘吁吁的从刘萍萍的娇躯上起来,王凯把裤子扯了下去,一手握住了下面那根坚硬的物事。

而刘萍萍则搔首弄姿的摆好姿势,将两条丰腴的美腿大大分开。

刘萍萍这个女人下面也有点黑,一看就知道被男人弄过很多次了。但王凯还是很激动,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

“萍萍阿姨,我真的要上了,你可别后悔啊。”

王凯好心提醒了一下,而刘萍萍却很是风骚的笑了笑,并朝王飞抛了个媚眼。

“小家伙你要上就快点,阿姨都等着急了……”

于是,王飞便提枪上马,将那根坚硬的物事抵在了刘萍萍已经湿润的唇上…

正当王凯想要把他那根硕大的凶器,狠狠的捅入这个美艳熟妇的身体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王凯顿时被吓了一跳,下面那根玩意儿也一下子变软,失去了先前那股子威风赫赫的气势。

王凯怒不可遏,谁啊这是,这种关键时刻打电话,万一把他弄阳痿了怎么办?

“别管,咱们继续。”

刘萍萍搂着王凯急切的催促道,甚至还主动的把她下面那张湿润的小口,在王凯的身体上磨蹭。

王凯虽然被刘萍萍弄的心头发痒,但他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看到电话是陈雪打来的,王凯的霎时间白了,心想陈雪怎么这会儿突然打电话,难道她发现他在刘萍萍家和这个女人乱搞了?

想到这儿,王凯一颗心顿时就砰砰直跳。

“谁的电话?”刘萍萍媚眼如丝的看着王凯。

“萍萍阿姨,是陈阿姨给我打的电话。”王凯局促不安的回答道。

“别接。”刘萍萍立即说道。

王凯也不想接,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按下了接听键。

王凯用眼神示意刘萍萍不要说话,不过就算他不操这份心,刘萍萍也肯定不会出声。刘萍萍也不想被人知道她勾引王凯的事情,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她在这个小区里恐怕就待不下去了。

“喂,陈阿姨,有什么事吗?”王凯惴惴不安的问。

话音刚落,手机里就传出来陈雪有些生气的声音。

“小凯,小洁在家里又哭又闹,你却不在家……你跑哪里去了?难道又去网吧了?”

“嗯,在网吧呢……我马上回来。”王凯无奈的回答道。

“快点,小洁再哭下去嗓子就哭哑了。”陈雪在电话那头埋怨道。

王凯挂了电话,心虚的瞅了瞅刘萍萍,见她皱着眉头想要开口就抢先说道:“萍萍阿姨,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找你,现在我必须得走了。”

“这也太扫兴了……那你可一定记得来啊!”

刘萍萍放开王凯,王凯便飞快的穿好衣服出了刘萍萍家。

到了自己家门口,还没开门呢王凯就听到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洁这丫头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专坏你老哥我的好事!

王凯在心里抱怨了几句,

然后便掏钥匙开门走了进去。陈雪此刻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她怀抱小洁不停的哄劝,可小洁就是哭个不停。

但没想到的是,王凯一走过去,小洁竟然就不哭了!

陈雪惊讶的看看小洁,然后又看看王凯,然后就开玩笑道:“小洁有兄控的潜质啊,你将来可得小心点,不然你爸肯定送你去德国骨科。”

“阿姨你就别开玩笑了。”王凯都快哭出来了。

刚刚只差一步就能成功告别处男生涯,却被小洁给打搅了,王凯现在别提多郁闷了。

“陈阿姨你怎么进来的,我出去的时候明明锁了门。”王凯问。

“你妈走的时候给我钥匙了,说怕你去外面上网我进不来……还是你妈了解你啊。”陈雪笑着调侃。

忽然,陈雪皱起眉头,把鼻子凑到王凯的身前嗅了起来。

“阿姨你干嘛呢!”

王凯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心脏也跳得厉害。

王凯在刘萍萍那里和她亲热了那么一会儿,身上肯定有她的味道,要是给陈雪闻出来就糟糕了。

“小凯,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陈雪狐疑的看着王凯。

“不是香水,是花露水,我怕蚊子咬就擦了一点。”王凯赶忙找借口。

“你就编吧,花露水和香水我会分不出来?小凯,你到底干嘛去了?”陈雪不依不饶的追问,而王凯则心虚不已,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把自己和刘萍萍搞暧昧的事情说出来,陈雪以后肯定不让他碰了。

想到这里王凯就十分后悔,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跟刘萍萍去她家。男人果然得专情一点啊,这后院起火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

“真没干嘛……我去给小洁冲奶粉,阿姨你要是累了就把她放沙发上,让她哭去吧。”

说着,王凯就急急忙忙跑到了厨房。

王凯在厨房里磨磨蹭蹭了半天,才终于拿着奶瓶走了出来。将奶瓶递给陈雪,王凯不敢距离她太近,于是就在对面沙发上坐下。

眼看着陈雪给小洁喂奶吃,王凯的视线慢慢就从这个女人的手上,移动到了她的胸口和腰腹上。

陈雪的身材确实比不上刘萍萍,她的胸没有刘萍萍那么大,屁股也稍微小了一点,但依旧令王凯感到非常心动。

王凯心想要是刚才和她在沙发上亲热的女人,不是刘萍萍而是陈雪,那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王凯就不禁幻想起了陈雪那曼妙的身段,幻想着他肆意玩弄陈雪的美臀和湿漉漉的花蕾……

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欣赏眼前这对极度饱满的柔软,王凯一颗心都激动的发颤

了。

王凯两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抓着刘萍萍的酥峰揉捏起来,五根手指大大分开不停的抓揉。奈何刘萍萍的酥峰实在太过壮观,他一手一边抓着,根本就抓握不住。

而刘萍萍柔软的软肉,在王凯的抓揉之下,都从他大大张开的指缝里挤了出来。

这手感实在是太棒了,比揉捏陈雪柔软的手感还要棒!

王凯甚至心想,要是能把这对大白兔当枕头,每晚每晚枕在上面睡觉那该有多好!

王凯激动而又满足的神情,令刘萍萍感到十分开心。

刘萍萍在陈雪家里闲聊的时候,就已经对王凯产生那种念头了。这也不奇怪,毕竟刘萍萍老公都去世两年了,她儿子又一直在外上学,平时很少回家。

身为一个女人却没人陪伴,刘萍萍当然感到寂寞,身体也更是空虚。

再加上她这个年纪,正是女人一生里欲求最强的时期,但她却只能独守空房,或者用手指解决生理的需求,这让她怎么熬得住呢!

而王凯这种气血旺盛的毛头小子,对她来说又有着很强的吸引。

所以,刘萍萍才会把王凯拉到她这里来,并如此主动的勾引他。

王凯这激烈的抓揉,让刘萍萍终于品尝到了那令人怀念的美妙感觉,她红唇轻启,口中顿时就发出一连串放浪的娇吟。

“再用力一点……小凯……再使点劲……快让阿姨舒服起来……”

王凯听到刘萍萍的娇吟,双手揉捏的更加使力,都把刘萍萍这对大白兔抓的发红了。

如果是陈雪,肯定已经斥责王凯太粗暴,可是对刘萍萍来说,王凯现在的力度却还差点火候。

王凯于是用手指捏住刘萍萍褐色的凸起,使劲揉搓了起来。

刘萍萍顿时身子一颤,口中也发出兴奋的嗯嗯啊啊的声音。

“阿姨,现在舒服了吗?”王凯吞着口水问道。

刘萍萍神情迷乱,似乎已经沉浸在王凯带给她的欢愉之中了。过去半晌,刘萍萍才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用手按住王凯的后脑,将他的脸压在自己丰满的柔软上。

“小凯……帮阿姨舔一舔……阿姨让你吸……”

刘萍萍急切的说道,她甚至自己用手抓住硕大的酥峰,把那里褐色的凸起往王凯的嘴里塞。

王凯嘴巴一张,口中顿时就塞进来一粒饱满的、软软的东西。

刘萍萍胸前的葡萄比陈雪的要大一圈,不过两个女人的葡萄从外观上比较,却是陈雪更好看一点。

陈雪胸口的两粒凸起,是嫣红色的,还带着一点粉嫩,而刘萍萍的葡萄确实褐色的,颜色很深,一看就知道长年累月沉积了太多的色素,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不过王凯并不介意,不知为何,成熟女人的身体对他有种莫名的吸引。

王凯于是用力吮吸了起来,仿佛要从刘萍萍的柔软里吸出奶水一般。

从胸口传来的被吮吸的感觉,让刘萍萍心头发痒,身体里更是瘙痒难耐。刘萍萍于是抓着王凯的手,放在她另一边的酥峰上挤压、抓揉,口中的娇呼一声比一声妩媚。

“小凯你好会吸啊……阿姨好爽……嗯嗯……再用力点……”

听着刘萍萍发出的诱人至极的娇吟,王凯更加亢奋了。

直到刚才为止,他都还在考虑要不要和这个女人继续下去呢,毕竟他不想让陈雪对他失望,而且他更担心如果自己和刘萍萍上了床,陈雪会不会一气之下再也不让他碰。

如果真是那样,可就糟糕了。

然而现在,这些忧虑全都被王凯抛到了脑后。

刘萍萍这幅妩媚、放浪的样子,把他的魂儿都快勾引出来了。难得能碰见一个这么寂寞空虚的女人,要是不把她上了,那可就太白痴了!

于是王凯就一边对刘萍萍的柔软又吸又舔,一边将这个女人推倒在沙发上。

王凯的手,在刘萍萍的娇躯上四处游走,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刘萍萍也非常配合,自己主动的把衣服扣子全都解开,而且还帮王凯解开了裤子上的皮带。

气喘吁吁的从刘萍萍的娇躯上起来,王凯把裤子扯了下去,一手握住了下面那根坚硬的物事。

而刘萍萍则搔首弄姿的摆好姿势,将两条丰腴的美腿大大分开。

刘萍萍这个女人下面也有点黑,一看就知道被男人弄过很多次了。但王凯还是很激动,毕竟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

“萍萍阿姨,我真的要上了,你可别后悔啊。”

王凯好心提醒了一下,而刘萍萍却很是风骚的笑了笑,并朝王飞抛了个媚眼。

“小家伙你要上就快点,阿姨都等着急了……”

于是,王飞便提枪上马,将那根坚硬的物事抵在了刘萍萍已经湿润的唇上……

正当王凯想要把他那根硕大的凶器,狠狠的捅入这个美艳熟妇的身体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王凯顿时被吓了一跳,下面那根玩意儿也一下子变软,失去了先前那股子威风赫赫的气势。

王凯怒不可遏,谁啊这是,这种关键时刻打电话,万一把他弄阳痿了怎么办?

“别管,咱们继续。”

刘萍萍搂着王凯急切的催促道,甚至还主动的把她下面那张湿润的小口,在王凯的身体上磨蹭。

王凯虽然被刘萍萍弄的心头发痒,但他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看到电话是陈雪打来的,王凯的霎时间白了,心想陈雪怎么这会儿突然打电话,难道她发现他在刘萍萍家和这个女人乱搞了?

想到这儿,王凯一颗心顿时就砰砰直跳。

“谁的电话?”刘萍萍媚眼如丝的看着王凯。

“萍萍阿姨,是陈阿姨给我打的电话。”王凯局促不安的回答道。

“别接。”刘萍萍立即说道。

王凯也不想接,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按下了接听键。

王凯用眼神示意刘萍萍不要说话,不过就算他不操这份心,刘萍萍也肯定不会出声。刘萍萍也不想被人知道她勾引王凯的事情,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她在这个小区里恐怕就待不下去了。

“喂,陈阿姨,有什么事吗?”王凯惴惴不安的问。

话音刚落,手机里就传出来陈雪有些生气的声音。

“小凯,小洁在家里又哭又闹,你却不在家……你跑哪里去了?难道又去网吧了?”

“嗯,在网吧呢……我马上回来。”王凯无奈的回答道。

“快点,小洁再哭下去嗓子就哭哑了。”陈雪在电话那头埋怨道。

王凯挂了电话,心虚的瞅了瞅刘萍萍,见她皱着眉头想要开口就抢先说道:“萍萍阿姨,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找你,现在我必须得走了。”

“这也太扫兴了……那你可一定记得来啊!”

刘萍萍放开王凯,王凯便飞快的穿好衣服出了刘萍萍家。

到了自己家门口,还没开门呢王凯就听到一阵哭天喊地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洁这丫头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专坏你老哥我的好事!

王凯在心里抱怨了几句,然后便掏钥匙开门走了进去。陈雪此刻正在客厅沙发上坐着,她怀抱小洁不停的哄劝,可小洁就是哭个不停。

但没想到的是,王凯一走过去,小洁竟然就不哭了!

陈雪惊讶的看看小洁,然后又看看王凯,然后就开玩笑道:“小洁有兄控的潜质啊,你将来可得小心点,不然你爸肯定送你去德国骨科。”

“阿姨你就别开玩笑了。”王凯都快哭出来了。

刚刚只差一步就能成功告别处男生涯,却被小洁给打搅了,王凯现在别提多郁闷了。

“陈阿姨你怎么进来的,我出去的时候明明锁了门。”王凯问。

“你妈走的时候给我钥匙了,说怕你去外面上网我进不来……还是你妈了解你啊。”陈雪笑着调侃。

忽然,陈雪皱起眉头,把鼻子凑到王凯的身前嗅了起来。

“阿姨你干嘛呢!”

王凯心虚的往后退了几步,心脏也跳得厉害。

王凯在刘萍萍那里和她亲热了那么一会儿,身上肯定有她的味道,要是给陈雪闻出来就糟糕了。

“小凯,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陈雪狐疑的看着王凯。

“不是香水,是花露水,我怕蚊子咬就擦了一点。”王凯赶忙找借口。

“你就编吧,花露水和香水我会分不出来?小凯,你到底干嘛去了?”陈雪不依不饶的追问,而王凯则心虚不已,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把自己和刘萍萍搞暧昧的事情说出来,陈雪以后肯定不让他碰了。

想到这里王凯就十分后悔,早知道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跟刘萍萍去她家。男人果然得专情一点啊,这后院起火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

“真没干嘛……我去给小洁冲奶粉,阿姨你要是累了就把她放沙发上,让她哭去吧。”

说着,王凯就急急忙忙跑到了厨房。

王凯在厨房里磨磨蹭蹭了半天,才终于拿着奶瓶走了出来。将奶瓶递给陈雪,王凯不敢距离她太近,于是就在对面沙发上坐下。

眼看着陈雪给小洁喂奶吃,王凯的视线慢慢就从这个女人的手上,移动到了她的胸口和腰腹上。

陈雪的身材确实比不上刘萍萍,她的胸没有刘萍萍那么大,屁股也稍微小了一点,但依旧令王凯感到非常心动。

王凯心想要是刚才和她在沙发上亲热的女人,不是刘萍萍而是陈雪,那该有多好。

想着想着,王凯就不禁幻想起了陈雪那曼妙的身段,幻想着他肆意玩弄陈雪的美臀和湿漉漉的花蕾……

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欣赏眼前这对极度饱满的柔软,王凯一颗心都激动的发颤了。

王凯两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抓着刘萍萍的酥峰揉捏起来,五根手指大大分开不停的抓揉。奈何刘萍萍的酥峰实在太过壮观,他一手一边抓着,根本就抓握不住。

而刘萍萍柔软的软肉,在王凯的抓揉之下,都从他大大张开的指缝里挤了出来。

这手感实在是太棒了,比揉捏陈雪柔软的手感还要棒!

王凯甚至心想,要是能把这对大白兔当枕头,每晚每晚枕在上面睡觉那该有多好!

王凯激动而又满足的神情,令刘萍萍感到十分开心。

刘萍萍在陈雪家里闲聊的时候,就已经对王凯产生那种念头了。这也不奇怪,毕竟刘萍萍老公都去世两年了,她儿子又一直在外上学,平时很少回家。

身为一个女人却没人陪伴,刘萍萍当然感到寂寞,身体也更是空虚。

再加上她这个年纪,正是女人一生里欲求最强的时期,但她却只能独守空房,或者用手指解决生理的需求,这让她怎么熬得住呢!

而王凯这种气血旺盛的毛头小子,对她来说又有着很强的吸引。

所以,刘萍萍才会把王凯拉到她这里来,并如此主动的勾引他。

王凯这激烈的抓揉,让刘萍萍终于品尝到了那令人怀念的美妙感觉,她红唇轻启,口中顿时就发出一连串放浪的娇吟。

“再用力一点……小凯……再使点劲……快让阿姨舒服起来……”

王凯听到刘萍萍的娇吟,双手揉捏的更加使力,都把刘萍萍这对大白兔抓的发红了。

如果是陈雪,肯定已经斥责王凯太粗暴,可是对刘萍萍来说,王凯现在的力度却还差点火候。

王凯于是用手指捏住刘萍萍褐色的凸起,使劲揉搓了起来。

刘萍萍顿时身子一颤,口中也发出兴奋的嗯嗯啊啊的声音。

“阿姨,现在舒服了吗?”王凯吞着口水问道。

刘萍萍神情迷乱,似乎已经沉浸在王凯带给她的欢愉之中了。过去半晌,刘萍萍才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用手按住王凯的后脑,将他的脸压在自己丰满的柔软上。

“小凯……帮阿姨舔一舔……阿姨让你吸……”

刘萍萍急切的说道,她甚至自己用手抓住硕大的酥峰,把那里褐色的凸起往王凯的嘴里塞。

王凯嘴巴一张,口中顿时就塞进来一粒饱满的、软软的东西。

刘萍萍胸前的葡萄比陈雪的要大一圈,不过两个女人的葡萄从外观上比较,却是陈雪更好看一点。

陈雪胸口的两粒凸起,是嫣红色的,还带着一点粉嫩,而刘萍萍的葡萄确实褐色的,颜色很深,一看就知道长年累月沉积了太多的色素,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不过王凯并不介意,不知为何,成熟女人的身体对他有种莫名的吸引。

王凯于是用力吮吸了起来,仿佛要从刘萍萍的柔软里吸出奶水一般。

从胸口传来的被吮吸的感觉,让刘萍萍心头发痒,身体里更是瘙痒难耐。刘萍萍于是抓着王凯的手,放在她另一边的酥峰上挤压、抓揉,口中的娇呼一声比一声妩媚。

“小凯你

好会吸啊……阿姨好爽……嗯嗯……再用力点……”

听着刘萍萍发出的诱人至极的娇吟,王凯更加亢奋了。

直到刚才为止,他都还在考虑要不要和这个女人继续下去呢,毕竟他不想让陈雪对他失望,而且他更担心如果自己和刘萍萍上了床,陈雪会不会一气之下再也不让他碰。

如果真是那样,可就糟糕了。

然而现在,这些忧虑全都被王凯抛到了脑后。

刘萍萍这幅妩媚、放浪的样子,把他的魂儿都快勾引出来了。难得能碰见一个这么寂寞空虚的女人,要是不把她上了,那可就太白痴了!

于是王凯就一边对刘萍萍的柔软又吸又舔,一边将这个女人推倒在沙发上。

王凯的手,在刘萍萍的娇躯上四处游走,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刘萍萍也非常配合,自己主动的把衣服扣子全都解开,而且还帮王凯解开了裤子上的皮带。

气喘吁吁的从刘萍萍的娇躯上起来,王凯把裤子扯了下去,一手握住了下面那根坚硬的物事。

而刘萍萍则搔首弄姿的摆好姿势,将两条丰腴的美腿大大分开。

刘萍萍这个女人下面也有点黑,一看就知道被男人弄过很多次了。但王凯还是很激动,毕竟这还

是他第一次和女人做这种事。

“萍萍阿姨,我真的要上了,你可别后悔啊。”

王凯好心提醒了一下,而刘萍萍却很是风骚的笑了笑,并朝王飞抛了个媚眼。

“小家伙你要上就快点,阿姨都等着急了……”

于是,王飞便提枪上马,将那根坚硬的物事抵在了刘萍萍已经湿润的唇上……

正当王凯想要把他那根硕大的凶器,狠狠的捅入这个美艳熟妇的身体里时,刺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王凯顿时被吓了一跳,下面那根玩意儿也一下子变软,失去了先前那股子威风赫赫的气势。

王凯怒不可遏,谁啊这是,这种关键时刻打电话,万一把他弄阳痿了怎么办?

“别管,咱们继续。”

刘萍萍搂着王凯急切的催促道,甚至还主动的把她下面那张湿润的小口,在王凯的身体上磨蹭。

王凯虽然被刘萍萍弄的心头发痒,但他还是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看到电话是陈雪打来的,王凯的霎时间白了,心想陈雪怎么这会儿突然打电话,难道她发现他在刘萍萍家和这个女人乱搞了?

想到这儿,王凯一颗心顿时就砰砰直跳。

“谁的电话?”刘萍萍媚眼如丝的看着王凯。

“萍萍阿姨,是陈阿姨给我打的电话。”王凯局促不安的回答道。

“别接。”刘萍萍立即说道。

王凯也不想接,可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按下了接听键。

王凯用眼神示意刘萍萍不要说话,不过就算他不操这份心,刘萍萍也肯定不会出声。刘萍萍也不想被人知道她勾引王凯的事情,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她在这个小区里恐怕就待不下去了。

“喂,陈阿姨,有什么事吗?”王凯惴惴不安的问。

话音刚落,手机里就传出来陈雪有些生气的声音。

“小凯,小洁在家里又哭又闹,你却不在家……你跑哪里去了?难道又去网吧了?”

“嗯,在网吧呢……我马上回来。”王凯无奈的回答道。

“快点,小洁再哭下去嗓子就哭哑了。”陈雪在电话那头埋怨道。

王凯挂了电话,心虚的瞅了瞅刘萍萍,见她皱着眉头想要开口就抢先说道:“萍萍阿姨,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找你,现在我必须得走了。”

“这也太扫兴了……那你可一定记得来啊!”

刘萍萍放开王凯,王凯便飞快的穿好衣服出了刘萍萍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