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寸太大宝贝慢慢来总裁文&收衣服发现精斑

灵异局的倒是愿意和珺青烙一队,问题是他们有他们的任务,比如占卜年兽会出现的地方,又或者准备好材料等找到年兽就将其封印等等。所以像是寻找年兽这样的“小事”,就没法把他们分配出来了。

能被派出来的就是异武局和异能局,珺青烙又是个把异能局给得罪光了的,唯一有可能的韧金戈还没到,哪里能变得出人跟她组队?

大概上面的人也觉得是大海捞针,认为真正能碰到的机率并不大,再加上她的实力他们也亲眼见识过了,就干脆让她一个3s的大佬,带着一群s和ss的“小弟”们出来了。

不过,说是大海捞针,也不能真的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找。

在出发前,灵异局的几位擅长占卜的大师算出了几个可能性比较高的地点。

年兽很聪明,又有着神兽的本能,在逃跑的路上肯定不会在一处停留太久。所以在占卜上也只能圈出一个大概的位置,或者推演一下它大概会去的方向。

各个搜寻的小队拿到的就是推演出来的方位,他们接受的命令也很简单,在发现年兽后要么跟上去,要么困住它,总之不要贸然进攻。

一队十个人看起来很多,真打起来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现在最好的状况就是期待年兽刚解开封印,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那样把它抓回来封印的可能还大一些,否则,特异司也只能找军队帮忙了,只是那样的后果太严重,能保住年兽的命他们还是希望可以保住。

别的不说,地下宝库的能源少了也是件麻烦事。原本开启就要一群人才行,没了年兽的灵力加持,怕是要多出一两倍的人才能把宝库大门打开了。

说到宝库

“年兽逃出来,没有把宝库给毁掉吧?”珺青烙觉得如果她是年兽的话,偷了自己上千年灵气的地方,不毁还等人来请吗?

和她坐一辆车上的几人都被她没头没脑的话给说得默默擦了把冷汗。

“没听说宝库出事”

“哦。”珺青烙摸了摸下巴:“也好。”

“???”车上几人都有些懵逼,为什么他们从她那一声“哦”里听出了些许遗憾?不!一定是他们听错了。宝库要是出了事,每年的福利不也就没了吗?人家大佬就算再有钱,也不会舍得拒绝宝库里的好东西吧?

他们可是知道的很清楚,3s大佬们可以选择的宝贝全都是最顶级的!他们连看都没机会看到的那种!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珺青烙还真的希望宝库毁掉了。

想想宝库建造在地下多深的地方吧!只要塌陷掉,就算是异能者出手也要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重新再建造起来。那些宝物会埋葬在土里,在暗无天日的地方等待着新主人的到来。

这个新主人除了珺青烙外,还会有第二个人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宝物一一找出来吗?

元宝的天赋技能之一就是寻宝,能感受到宝物的味道。没人知道那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味道,就连元宝自己都形容不出来,可它就是能找到。

寻找宝物的气息,又有在土中随意穿梭的能力,真要是宝库毁掉了,珺青烙绝对是获益最多的那个。

差点那一宝库的东西都能到自己手里,珺青烙要说不可惜是不可能的。好在她看的足够开,并不会纠结在这种虚无缥缈的地方。

他们一队人接到的方位是往东方稍微偏南的一个坐标。

当时在给坐标的时候还给了一个时间,如果没有在那个时间前达到目的地,占卜出来的方位就没用了。

这点大家都能理解。年兽不可能停在一个地方等你,能大概卜算出它会在什么时间出现在某个范围内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

只不过对珺青烙小队来说,这个范围稍微大了一些。

有多大呢?

也就是一座山那么大吧。

说一座山可能还不够准确,确切的说是连绵几十里的一座山,拥有七座山峰,还有峭壁和山崖。

平日里因为比较险峻,很受登山和攀岩爱好者的青睐。但同样也因为比较险峻,普通出游的人并不是太喜欢这里。

毕竟和青山绿水比起来,满眼满目的青石头,和掺杂在石头之间的草丛与看起来就很单薄,很营养不良的几棵小树实在没什么值得看的地方。

珺青烙他们是在预定的时间到来前站在了这座七峰山的最高处。

最高峰的第三峰恰好在整座山的中间部分,无论是哪里感应到了神兽的气息他们都可以最快赶到那边。

至于神兽的气息也很好感应,这倒要多亏珺青烙上次抓到的那几个魔法师了。他们手里专门用来寻找神兽的仪器被特异司搜到后,很快就吃透了里面的秘密,顺便量产出来了一些。

众所周知,在山寨东西上,东方要说第二,谁也没脸去挣那个第一!

此时珺青烙小队手里就人手一只神兽探测器。

虽然不是像美国那边本土的探测器那样可以探测很远的地方,像这样手持的探测器能探测方圆百里的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东西了。总比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戳地皮,到处漫无头绪地翻找要好的多吧?

他们赶来的速度比较快,大概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了指定位置。

然而等着等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年兽的身影还是没有看见,探测器也没有探测出它的气息。

好在小队里的人最少也是s级以上的强者,不然光是蚊子大概也把他们给吃了。

“看来年兽是没有朝我们这边过来了。”

眼见超过时间那么久还没有消息,队伍里的气氛比刚来时轻松了许多。

他们确实是高手没错,但不代表他们就不会害怕了。

要知道他们要对付的是年兽,有凶兽之名,嚣张了几千年的年兽!谁知道这家伙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他们一行人真要遇上了,还有逃生的希望吗?

“大概去其他方向了吧。”

另一个人声音有些遗憾,但他的表情显然不是这么说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