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下舂药好爽_皇阿玛干紫薇马车

在没见过星面的二人组又咔嚓咔嚓拍了10多张相片时,飞行器终于缓缓降落,二人对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读出了“这人绝对是没见过星面的傻缺玩意儿”,互相翻个白眼,傻缺一号得闻,就准备下飞行器,刚打开舱门一只腿都要迈到地上了,傻缺二号叶疏猛的拎着一号的衣领,把他重新提溜回来。

得闻被猛的一拽,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好不容易站好稳住,他抱着胳膊,怒瞪着叶疏“叶大爷,您这是害怕了?都这时候了,咱现在肯定已经被上头定位锁定了,你想跑也是跑不掉的了,想留下遗言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得闻坐了那么久的飞行器,这一开口简直就停不住,嘟嘟啦啦教训了叶疏一大堆话,这才看到叶疏面上揶揄的表情,“嘿,不说了?渴不渴啊,等会儿有你难受的,我给你说啊,你可得把我送到受刑的地方,把我撂这可是不成的哦。”

叶疏知道得闻的性子,刚刚大概是把他衣服扯皱影响他形象了,但是这不能阻拦她要坑他的行动,看得闻对自己抛来一个“你真是个智障”的眼神,一脸懵逼而又不情愿的点头表示不会把她撂这儿,叶疏……更不能不坑他了。

在宇宙中太阳光线被削弱一大部分的地方都热的恨不能把人皮晒掉一层,这个几乎没被阻挡的光线直接投射到五则海中,如果人只靠自己的皮肤防护层保护的话,那结果显而易见,人一下去绝对是香喷喷的饭团子,还是入口即化的那种。

叶疏把这理论说给得闻听,却没想到得闻爆发出一长串的莫名其妙的憨批笑声,那傻缺简直跟吃了笑笑丸似的,一笑就停不下来了,等得闻打个嗝,喘着气停笑时,叶疏已经一脸的生无可恋了,“哎哎,叶疏,你可真真是个妙人,咱这地方叫啥?五则海啊,你总不能连五则海的名字由来都不知道吧?”

叶疏表示,这个她还真不知道,默默在心里启动快速搜索系统,匆匆扫了几眼后,立马退出登录,清清嗓子,半蒙办编的开口讲述。

据说这五则海本来是个巨大的天坑,又被几个大神打架生生把坑扩大了几倍,有一大神陨落,他的灵力也尽数散失在坑里,散失的神力中正好有五团为最纯净的,分布在大坑的五角,亿万年过去,这五法海不知具体哪年哪月慢慢积了水,又由于种种原因成为了宇宙中最温和也最未知的领域之一,说它温和,因为它表面上应该是极度恶劣的环境,实则比宇宙中一些盛名的春之域还要美丽和温柔,说它未知,因为你不知道你在这儿是怎么受伤或者怎么死的,明明没察觉到危险,结果就是要么你重伤被抬回去,要么你被盖上白布抬回去。

叶疏觉得,这实在是有点混乱,既然会死人,而且是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死,为何得闻那小子在听自己劝他时笑得那么猖狂,嗯,必然有猫腻。

得闻就喜欢看叶疏明明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还死命不肯认怂的样子,今天这事儿,能笑话她个半年一年的吧?呦吼。

五则海,的确是温和又凶险的,但是它之所以得名五则,自然和它的五种法则有些关系,这五种法则是它蕴含的最强大的,至于有没有其他的,或者也有,只是此地凶险,没几个人能知道而已,最强大的五种法则分别为时间法则,水法则,空间法则,自然法则以及生命法则。

叶疏再次表示……不懂,但是平日里的英俊霸气的哥大形象不容许她无知,于是她淡定的猜测这五种法则的力量,时间,空间,水,自然,生命,这五种法则,听起来就很厉害啊,一定和法则有关,具体是怎样的呢,ennnnn,还是不懂。

得闻这次倒是没有洋洋得意了,轻咳一声,其实他也讲不清楚,大体是这五种法则在相互作用下,在每个地方,每个来的人身上,施加的法则力量不太均衡,有人能活着被抬回去,有人只能盖白布抬回去,具体的规则当然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上面的人物也不允许你知道不该知道的,得闻作为押送叶疏的人员,上面给了他一块能量石,作用并没多说,只是说拿着能量石能保二人顺利赴刑。

叶疏也没再打趣得闻,在彼此沉默的陪伴中,他们运行能量石直接到了洞口,是各样石头组成,五彩斑斓,在一片荒芜的五则海中已然是亮丽的存在,洞门顶上刻了“五则洞府”四个大字,恢弘大气,颇有一番韵味。

至此,分别已然是二人心知肚明的结果,叶疏张开双臂,看着得闻一点不似往常扭捏的同样掌开双臂,落入各自怀抱,相顾无言。

朋友,你记得……保重。

叶疏推开得闻,转头进入洞内,向后抛出一封信,这年月,亲笔书信早已被人们淘汰,叶疏偏偏想任性一次。

别了朋友,你们愿望的狂放不羁的叶疏如明月般回归,叶疏怕是不能实现,只愿诸位心平气和,往上走,万事记得先保全自己,切记不要冲动,我留下的东西你们可以看有什么需要的,但是注意有无标记,切勿被人利用叶疏……遗物害了诸位朋友,叶疏万谢!

得闻接过信展开扫视一眼,面上淡淡,这丫头,信一点都不知道按照格式的,随意写,我们这些对你无关的人,自然也不会认真读,我们是能被你轻易抛弃的人,怎么能服气,还想像以前一样狂妄吗,也不想想自己处境,能不能有命出来都是不清楚的事儿,怎么能还这么大心命令我们呢。

得闻将信随便放在储物袋里,一次头都没回,迈步行至飞行器,瞬间启动,漫无目的的行驶着。

得闻站在飞行器边缘,想着这次押送,据说上层分了三波立场,中立,支持,反对,每一波立场的人是怎么讨论叶疏此次刑罚的,下面的人不得而知,想来,也只是淡淡的给下意见,以表千年来为数不多去五则海受刑的人的重视。

得闻不想知道上层人想的是什么,只知道,这次“疯子”里的人,是不会安生了,叶疏在里面待多少年,“疯子”便如它的名字疯多少年,胳膊拧不过大腿,蚊子咬不死大象,恶心一下他们总不是难事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