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让我带着跳蚤出门-单亲妈妈与儿子那事

“小贱人,跑的还挺快嘛。”

教学楼的楼顶上,一群女生将一个跑的气喘吁吁的女生围到角落里。其中这群人中的头领不屑开口。

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面前的人,幽静雪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凌婧怡,我承认我是喜欢顾皓擎,但我并没有跟你抢过他,也没有做你们之间的小三!”

“呵,瞧瞧,大家都看看她这样子,怎么?你这意思是,我抢了你的顾皓擎!?”

听到这话,凌婧怡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一脚踹向了幽静雪,

“幽静雪,顾皓擎是我的男朋友,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都给我咽下去,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从地上爬起来,幽静雪不卑不亢:

“随你怎么说,但如今你这样对我,就不怕顾皓擎再生气吗?上次他都和你说了什么,我都知道呢。”

这话直接戳到了痛处,凌婧怡怎会忘记上一次在网上骂完幽静雪后顾皓擎立马找上了她,而且还要与自己分手!

如果不是后来顾皓擎心软,她和顾皓擎怕是早就不在一起了。表情变得狰狞,凌霄上前抓住幽静雪的长发愤怒一推:

“幽静雪你还有脸提这件事,你怎么不去死!”

本来就没有防备,再加上凌婧怡的这一推,幽静雪忍不住向后踉跄了两步,但却忘了后面就是天台的边缘,一脚踩空,伴随着众人的尖叫,幽静雪如飘零的树叶,从四楼直直的落了下去……

脑袋一片混沌,似要炸了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当时坠楼时的景象,这让幽静雪额头不住的冒着冷汗,眼睛蓦然睁开,如弹簧般坐起:

“唔,”

不觉闷哼出声,幽静雪只感觉全身如散架般的疼痛。只不过当幽静雪眼睛恢复视焦后,面前那些古色古香的摆设却让她暂时忘了身上的疼痛,怎么回事?自己不是从楼上摔下来了吗?为什么现在会躺在这种地方?

“吱呀,”随着门被打开的声音,只见一个身着绿衣丫鬟打扮的女孩走了进来。但当女孩看到幽静雪坐在床榻上时,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并立马跪下道,“王妃恕罪,奴婢不知道王妃醒了,耽误了王妃的时间……”

见到来人和她口中说的话,幽静雪眉头忍不住皱起,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情况,这让她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该不会……她,穿越了吧?

闭上眼睛又再次睁开,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应该怎么办?

现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片空白,甚至连原主的记忆都没有。如果直接装失忆定会引起人的怀疑,但如果想在这里安全地活下去,她还必须要旁敲侧击的知道一些事情,不能露了马脚。看来是要费一番力气了。学着电视中的情节挥挥手:

“起来吧,过来帮我更衣。”

而丫鬟则是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幽静雪,显然对对方的反应有些许的不适应,不过一想命是保住了,她也不必再担忧了,立马起身走到床榻前为幽静雪更衣。

无意中看到床上刺眼的殷红,幽静雪一顿,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穿越过来的前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该不会……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为了防止自己乱想,幽静雪赶忙将视线移向周围,似随意般打量了一下房间,到处洋溢的喜庆的大红色却告诉她,一切就如她想的那样。

忍不住自嘲一笑,看来昨晚应该是她的洞房花烛夜呢。

穿好衣服,被丫鬟扶下床。还未站稳,幽静雪便感觉到一阵晕眩。脚下不稳,额头一下子撞到了床边的柱子上,然后晕了过去。

“王妃!”

丫鬟回头见幽静雪晕倒在地,心下一惊,慌忙地跑出房间去找府医。

“王爷,幽小姐的丫鬟刚刚去找府医了。”

书房内,管家向座位上的男子汇报道。幽静雪的院子里是有专门的影卫的,只要幽静雪有什么动作都会第一时间上报给王府的主人:

五王爷,南风翎。

剑眉微皱,等会儿就要进宫请安了,那幽静雪现在请府医干什么?掩去眼中厌恶的光,南风翎合起手中的书:

“去北院。”

北院的浣雪阁是幽静雪的住处……

此时的幽静雪正紧闭着双眼躺在床榻上,床榻边,府医正在为其把脉,而南风翎则是坐在桌边喝着茶。

“王爷,幽小姐是贫血之症引起了间接性的晕眩,加之额头撞在了柱子上导致了昏迷。并无大碍。”

不知是无意还是说好了般,王府中的下人在南风翎面前都不会称幽静雪为王妃,因为他们都知道,南风翎心中的王妃并不是幽静雪。

这时,只见幽静雪迷迷糊糊睁开双眸,一双大眼中闪烁着不解地看着四周。

“小姐,您醒了!”

丫鬟一直都在床榻边,自然也是第一个发现幽静雪醒来的人,当即询问道。

幽静雪嘴角抽抽,自己这眼睛都睁开了,难道还是在睡着?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只见幽静雪愣愣地看着那个丫鬟,终于是敢大胆的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

“你是谁啊?”

丫鬟一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而是将头转向了南风翎。

自然的,南风翎也听到了幽静雪的话,眉头一皱,问府医:

“怎么回事?”

府医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自家王爷问了,他也只能以自己的经验来回答:

“回,回王爷,幽小姐可能是因为撞到了脑袋,造成了短时间的失忆。”

眉皱得更紧,挥挥手:

“你下去吧。”

随后命人找来管家,

“你派人到宫中禀报,幽静雪昨夜不小心染了风寒,无法进宫请安请父皇和母妃见谅。”

新婚第二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去请安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指定会被有心之人说道,还不如推辞不去。

幽静雪一直在偷听着南风翎的话,只是并没有听到多少于自己有用的,只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还叫幽静雪。

起身迈步走到床榻边,南风翎打量着幽静雪,他是想确定,幽静雪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幽静雪也疑惑地直视南风翎,看样子这人就是自己的夫君了,一看就是非常冷酷的人。不知为什么,幽静雪对他居然有些恐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