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霸道军人攻和漂亮少爷受

侏儒的口气比声音还要大,这让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眼神充满了排斥厌恶。

尤其是聿司乔。

看着那个侏儒的双眼,几乎是藏着冷剑,恨不得当场将他三刀六洞丢出去。

那侏儒迎着聿司乔的眼神,忽然觉得有几分熟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当年烈火国的太子踏马前来,征战呼隆国的时候,他面对烈火国太子聿苍的时候。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侏儒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看着聿司乔,冷哼,丢出了一个暗器。

呼隆国的人身材普遍都矮小,若是论拳脚、论功夫,肯定是不如其他国家的人。

但是比赛的时候,并没有明言说不准使用暗器。

所以,这就让他钻了个空子,以一手暗器的功夫,取得了擂主资格。

聿司乔的眼力超凡,此时清晰看见侏儒丢出来的这东西,冷冷扯唇,抬手间,已经执起长剑,飞速挥舞了过去。

‘叮铃铃’

暗器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许多人都关注到了这个地方,墨抒最是冷漠,走出来,用脚踢了一下那暗器,道:“谁放的?”

侏儒没有吭声。

倒是侏儒身后的人,道:“这是前面这位仁兄放出来的冷兵器。”

那人看侏儒不顺眼很久了,此时逮到了机会,立即就出声。

侏儒回头,阴恻恻看过去,抬手,就要再一记飞镖射过去。

但须臾,后背一痛,侏儒惨叫了一声。

难以相信回头,侏儒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刚刚他还在垂涎万分的绝世美人儿,正冷着脸,冷着眼看他,手里握着一把方才还在那侍卫手上的长剑,正指着他。

侏儒心中震惊,难以相信,大声道:“你干什么!”

“呼隆国王子远道而来,本应以礼相迎,但这里是墨颜国的地方,也并不是可以动用冷兵器的地方,呼隆国王子再三行刺,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墨抒冷冷看着他,缓声道:“此次不过警告,王子若再掏出你那些暗器来,就休怪本公主不客气了。”

侏儒脸色变了又变,登时觉得屈辱万分。

可是她说的不无道理。

这里是墨颜国,想打想杀,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侏儒脸色阴了阴,终究是选择忍下来。

伸手,将后背的暗器取下来,丢在了地上,接着,自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喝了下去。

墨抒蹙眉。

看来,这个暗器上面,有毒呢。

真是个阴毒的国家。

侏儒身上负伤,可半点想要下场休息的意思都没有,而是狞笑一声:“墨颜公主真是长得跟天仙一样,等我娶你回去,把你供在我们天神坛里,你再给本王子生下七八个孩子,此生也无憾了!”

这话,成功惹怒了在场的许多人。

聿司乔冷笑一声,随即道:“这位王子看起来就不似下笔成章之人,不知何来如此的底气,在此大放厥词?”

聿司乔一说话,侏儒就觉得他更熟悉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