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男朋友把我按在车上操

“呀,皇后姐姐长得可真好看!”蓝纯轻轻开口,话语间并无半分嘲弄,尽是羡慕。

尹沉梦淡淡回礼,“妹妹也生得娇俏讨喜。”

“那……皇后姐姐可以看我跳支舞吗?我前不久刚学会了新潮的拉丁舞。”蓝纯用折扇半掩着脸,标致的眉目间泛着点点笑意。

“自然。”尹沉梦虽然并不愿意与之多待,但也不好拒绝。

北堂瞿笑着将尹沉梦揽入怀中,挥手间,便有宫人搬来了凳子。

好巧不巧,蓝纯的婢女阿香竟会弹几曲琵琶,琴声悠扬,沁人心脾。

随着这曼妙琴声,蓝纯也展开了她曼妙的舞姿,也开了嗓。

她的舞姿妖娆,却很美,有一番西域风采。歌声一起,轻快却悠扬。

或许是用琵琶弹出一种异域的歌声,用腔嗓唱出一曲风格独特的音乐,倒显得与那些歌女乐府的音乐不同,格外动听。

奇怪的是,这样风格的音乐听说在宫中的乐府都未曾听过,莫不是蓝纯去寻了哪个异域且路途极远的师傅去学的?

这也是个谜了。

果然,一曲罢,宫人却都还陶醉其中。

尹沉梦不得不感慨连连,“妹妹这曲子唱的,妙啊,妙啊。更不必说舞姿之动人,今日这一见,可算是领会到了。”

而再看看北堂瞿,也是一副欣赏喜欢的模样,蓝纯便笑得越发动人了。

“只要皇后姐姐和皇上喜欢纯儿就开心啦。”蓝纯笑不露齿,却并不拘谨,而是透着几分俏皮的意味。果然这样的人,的确适合留在皇帝身边讨喜。

可从前的蓝纯,绝对不是这样的。尹沉梦沉沉想道。

如今的蓝纯……似乎……

尹沉梦猛然抬眸,望向面向笑意盈盈,姿态端庄的蓝纯,似乎,换了个人!

莫非……莫非他们都重生了?

“这一世,你……”那日,御花园内,北堂瞿走向自己时的话,萦绕在尹沉梦耳畔,当时的自己,只顾着惊惧,并未注意到“这一世”三个字,更何况,这一世,基本大体的布局都未曾改变,变了的只有北堂瞿对自己的态度,还有蓝纯。

而这种种迹象表明,蓝纯和北堂瞿,都有可能是重生来的!

收起这个可怕的想法,尹沉梦再次抬眸望向身边的男人,一双星眸浩瀚深邃,可唯独不消散的便是对自己浅浅的爱意,而面前的蓝纯,恰到好处的娇羞,和毫不迎合的洒脱,都和以前,大相径庭。

回过神来,众人皆是非常喜欢蓝纯的表演,甚至连北堂瞿都忍不住夸了她两句。

“蓝家的姑娘果然气质出众。”

短短的几个字传到蓝纯的耳中,便带给她无限的雀跃。她笑意盈盈地看向尹沉梦,眼底透着些许得意。

尹沉梦心下一沉,上一世的蓝纯,也断断不是这样的性格。

况且,如今的蓝纯一言一语之间,透着别样的感觉。具体是哪里怪异也说不出,但说话方式,却并不象是这个朝代的人所具有的。

不过这份可笑的得意在尹沉梦眼里不值一提。或许蓝纯要的是北堂瞿的心,北堂瞿的宠爱,可自己要的,只是安坐皇后之位,保全尹家,前世欠自己的,今世自己会尽数拿回来。

想着,尹沉梦淡淡一笑,不作声地远离了些北堂瞿。而蓝纯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夸赞中没出来,依旧笑意盈盈。

尹沉梦灵机一动,说不定此时正是个试探她的好机会。

见蓝纯神色如常,她便轻轻开口:“看妹妹今日面色红润,倒是没了往日的苍白,身体可还好些?”

蓝纯抬眸望了她一眼,眼里带着淡淡的戒备:“其实纯儿往日的身体状况也蛮好的,只不过也没好好装扮自己,现在随意打扮了一下,面色红润了些也没有什么问题呀。皇后姐姐可别咒我得病了呀。”她的语气中透着淡淡的不满,却丝毫不逾矩,毕竟这是尹沉梦先说出来的,她阐明自己没病倒也没什么不错。

尹沉梦愣了一下,随即回神,笑着点了点头,“是本宫失言了。”话及此,她便稍微把“本宫”二字稍微放得重了些,前世的蓝纯并无丝毫恋慕权势之意,因此还没进门的皇后便如此自称,她也不会放在心上,而尹沉梦,便是要看看如今的她会怎么做。

可蓝纯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只道:“纯儿早就听说皇后姐姐作为国公府的大小姐,教养特别好,今天一见还真是这样,纯儿佩服极了。”

三言两语中便夸了尹沉梦家教好,若是换做其他人,怕是会内心窃喜,可尹沉梦只微微一笑,并不多言。

既然套不出蓝纯的话,那便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见也没什么可交谈了,尹沉梦本想行个礼直接告退,可一道温柔的声音却突然在耳畔响起,“阿梦今日是否要留下用过晚膳再走?”

虽然不明白为何北堂瞿要邀请自己,但她总归是不想和他会面的,便婉言道,“今日国公府中,父亲大人还在等着臣妾,恐怕是不可奉陪陛下了。”

北堂瞿的眸子中闪过失望,张了张口,本想再说什么,可尹沉梦却说:“如果再没有什么事,臣妾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便行了礼,被梅心携着手向御花园外走去。

回府途中,梅心一脸莫名其妙地问道:“皇后娘娘,为何总觉得您在面对皇上的时候有些排斥?后宫的嫔妃不都争相抢着在皇上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吗?娘娘倒好,老是躲着。”

尹沉梦淡淡一笑,并未作答,或许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心里才懂吧。

回府后,刚进大门便看到小青迎了出来,“哎呀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国公大人都等你好久了,快去同他一起用晚膳吧。”

尹沉梦心里沉了沉,此时?

今日刚去完宫内,而且还是去太后那里领赏的,刚回来父亲便要自己去用晚膳,恐怕是他们想开始行动了……

垂了垂眼眸,尹沉梦还是先到了自己屋内,从一个密封的小柜子中拿出那白玉砌成的凤印,静静地注视着。

上一世,自己害的尹家全数灭亡,这一世,大多都与上一世无二,只是一部分命运是她扭转的,而另一部分命运,是有人替她扭转的……

如此一来,这一世她到底能不能守住尹家,自己的人生将如何?

前途茫茫,尹沉梦叹了口气,收起了凤印,起身前往正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