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是什么意思&我被好几个人日的好爽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变故,周文退的再快,手上还是被血雾沾染,郑天伦也倒在地上惨叫了起来。

郊区的一个树林当中,亚克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的笑容,他亚克又岂会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他让郑天伦坚信,他需要拿到周文的头发,只有如此,郑天伦才能够骗过周文,因为连郑天伦自己都相信那是真的,别人就没有可能看出破绽。

“老伙计,这么久没有活动过了,出来活动活动吧。”亚克说着,身上的血气涌动,凝聚出了一个血色的小丑命魂。

那血色小丑命魂来到了亚克面前,亚克把郑天伦的那一根头发从小丑布偶中拔了出来,送到了小丑命魂面前。

小丑命魂伸手抓住头发,那根头发顿时燃烧起血色的火焰,很快就燃烧成灰,化为血光融入到了小丑的身体之内。

“以血为媒,以魂为引,血咒小丑,用你的力量再次让那些无知的人们颤抖哀号吧。”亚克兴奋地望着血咒小丑低声咆哮。

血咒小丑眼中血光闪烁,身上也升腾起妖异的血色光焰。

宿舍之内,周文看着手上沾染的血液,正想要把血液甩掉,可是却已经晚了,只感觉耳朵一热,然后就有一股力量从他的手掌传入身体,转间遍布了全身,大量的元气涌入了他的身体之内,元气之庞大,几乎可以和上一次在龙门石窟那里承受的雷电媲美。

周文顿时意识到,是谛听的化邪命魂起了作用,化解了对方诡异的力量。

“还是大意了。”周文检讨自己做错的地方,可是想了想就明白,以有心算无心,就算他再怎么防备,也难免会有所疏漏,最好的办法只能是以攻代守,先把敌人给灭了,才能够真正的安枕无忧。

可是现在他连对手的人在哪里都不知道,看了一眼地上裂了双臂,哀号不止的郑天伦,周文只感觉心中发寒。

这一次是郑天伦,他可以不在意,可是下一次如果是李玄、王鹿他们呢?他还能这么无动于衷吗?

周文打了学院的急救电话,让医生来处理郑天伦。

亚克注视着面前的血咒小丑,见血咒小丑身上眼睛中血光越来越强,血咒的力量应该已经控制了周文,便命令道:“把他带来这里。”

周文感觉源源不绝的元气涌入体内,让他的身体已经容纳不下,大量的元气溢出体外。

突然,耳朵上的谛听耳环,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一般,自动飘浮了起来,尖端指向了一个方向。

周文心中一动,就往门外走去,刚打开门,就看到安静和王鹿都站在门外,正准备要敲门。显然是郑天伦的惨叫声惊动了她们,她们才会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帮忙照看一下他,别让他死了,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周文指了指里面惨叫的郑天伦,然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他并不同情郑天伦,不过若是郑天伦真的死在他的宿舍里面,怕是他就解释不清楚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学院只能认为是他杀了郑天伦。

不管安静和王鹿是什么表情,周文直接向着耳环所指的方向而去。

出了学院,周文一路向西,向着耳环所指的方向而去,很快就出了市区,进入了郊区。

一片树林出现在周文面前,耳朵上的谛听耳环的灼热感也越来越强,让周文知道,他已经接近目标了。

放慢了速度,周文小心翼翼地进入了树林当中,谛听耳环的听力也发挥到了极致,方圆一百多米都在他的听力之下,化为了影像出现在脑海中。

进入了树林没多久,谛听耳环的能力,就让他看到了一个站在树林中的男人,在他的面前,还悬浮着一个血色的小丑模样命魂。

与郑天伦说的一样,那男人穿着衬衫和西服,头顶还戴着一个样式比较独特的帽子,面孔是典型的西区面孔,瞳孔湛蓝,五官深邃,头发是少见的银色。

他的肤色本来就白,又显得有些苍白,看起来完全没有血色,就像是脸上擦了白色的粉一样。

周文感应到亚克的同时,亚克也感应到了什么,眉头皱眉,向着周文这边看了过来,同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监察局只派了你一个人过来吗?”周文握紧了竹刀,一步步走向亚克,同时谛听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扫视四周,以确定没有埋伏。

“你竟然没有被血咒控制,而且还能够找到这里,有意思。”亚克盯着周文打量,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似是在看什么有趣的玩具一样。

“很快你就不会感觉有意思了。”周文已经确定四周没有埋伏,竹刀瞬间出鞘,人也似是瞬移般出现在亚克身前,一招天外飞仙,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斩向了亚克的身体。

亚克显然没有料到周文会那么快,这样的实力,根本就和沈玉驰给他的资料不一样,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传奇级学生。

“这么年轻的史诗级吗?”亚克目光微凝,周文的刀实在太快了,而他显然在战斗力方面稍差了一些,又或者是被囚禁的时间太久,身体机能还没有完全恢复,来不及躲闪。

手中带着迷雾一般黑气拍向了竹刀,可是那黑气却被竹刀直接斩开,亚克的一只手掌被斩了下来。

竹刀的力量犹自不停,刹那间斩入了亚克的身体。

只听撕裂声传入耳中,周文发现竹刀斩断的,竟然只是亚克的外套,而他的人却不见了,只有地上那只断手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周文目光四处扫视,谛听耳环也发挥到了极致,将四周的一切都映射在脑海之中,可是却并没有发现亚克的踪影。

周文正在搜索亚克踪迹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脚下有一只蚂蚁爬了过来,树林的蚂蚁很多,可是这只蚂蚁却有些古怪,竟然直线爬到了周文的脚前。

周文心中一动,飞速后退,那蚂蚁小小的身体却像是炸弹一般爆开,把附近的土地和树木都给炸开,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大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