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怎么你师兄没有喂饱你吗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霍尊皱了皱眉,看了武天身后的水嫚一眼,有些犹豫的对着武天道

“逍遥兄,要不就算了吧,水嫚姑娘她…..”

没等霍尊说完,武天便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霍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当初我也说了,如果她不想履行这份赌约那就算了,是她自己非要逞强,说是她娘亲告诉过她,答应别人的事情就要做到的!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替她求情?”

霍尊苦笑着看了武天一眼

“不是,我……唉!算了”

就在两人说话间,阁楼之外竟然传来了玲珑的声音

“逍遥道友,玲珑求见”

听到玲珑的声音,水嫚露出了一丝开心的表情,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

而武天看了一眼一脸不知所措的霍尊,有些好笑的道

“霍兄,这么慌张做什么,叫她进来就好了啊!她应该不知道我在你这里”

霍尊没好气的看了武天一眼

“叫她进来我是没什么事,可她要是看到你这么对她师妹,你就不怕玲珑和你拼命吗?”

武天无所的摇了摇头,拿起酒杯小酌一口,看着武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霍尊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起身出去

没过多久,霍尊便带着玲珑走了进来,玲珑看着武天与水嫚,皱了皱眉

“逍遥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玲珑,武天微微一笑

“不知玲珑姑娘指的是什么?如果是水嫚姑娘的话,那我只能说,她这一个月里都是我的女奴,而女奴,是没有资格坐的,我想玲珑姑娘应该知道吧?”

玲珑皱着眉,看着武天

“逍遥道友,小嫚她…..”

没等玲珑说完,武天便打断了她的话

“玲珑姑娘若是有事,不如坐下谈,若是没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看武天作势要走,玲珑连忙道

“逍遥道友且慢,我这次来确实是有事想要与道友商议的”

说着,看了水嫚一眼,叹了口气,缓缓坐下,看着武天道

“我这次来,除了看看小嫚,还想试试看,看看能不能与道友交易冰心晶!我虽然不知道冰心晶对道友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只要道友愿意与我交易,那我将感激不尽”

听到玲珑的话,水嫚连忙抬起头,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一脸感动的看向了玲珑,毕竟,玲珑想要冰心晶做什么,不用想大家都知道

感觉着风没了,武天皱了皱眉,冷哼一声

“风”

听到武天的话,水嫚咬了咬牙,连忙又重新给武天扇起了风,而武天则是笑呵呵的看向了玲珑

“不知玲珑姑娘能出多少灵石啊?不过说实话,灵石什么的我并不是特别在意”

看着在武天身后的水嫚,玲珑眼中闪烁着怒火,不过还是强忍着道

“一亿灵石,这是我身上的全部灵石了”

玲珑的话音刚落,一旁的霍尊连忙道

“我这里还有一千万灵石,若是逍遥兄愿意交易的话,也一并拿走好了”

听到霍尊的话,玲珑连忙感激看了霍尊一眼,只是这一眼,霍尊就觉得花这一千万,值了!

武天则是有些古怪的看向了霍尊,记得买七彩雕的时候他连五百万灵石都拿不出来,此时却说能拿出来一千万,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不过不管真的假的,武天都没打算与他们交易冰心晶

“这个,还是算了吧,灵石我并不是特别在意,还是算了吧”

听到武天的话,玲珑连忙道

“逍遥道友,想要什么你可以说,我有的都可以给你,就算是我没有的,我也可以去想办法”

看着玲珑,武天微微摇了摇头

“不要再说了,冰心晶我是不可能与你交易的”

见武天如此决绝,玲珑也只能叹了口气,看了水嫚一眼,起身对着几人微微行礼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说完再度叹了口气便离开了这里,霍尊叹了口气

“哎!这么快就走了,都没怎么聊天那,逍遥兄,我…..”

时间很快便在武天与霍尊的聊天之中度过了,听着武天与霍尊天南海北的胡扯,水嫚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当天色以黑,武天起身告辞

“时候不早了,霍兄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回房间休息了”

看了武天身后的水嫚一眼,霍尊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送送逍遥兄”

因为武天的阁楼与霍尊的阁楼相距不远,所以没过多久,武天便回到了自己的阁楼里

看着直奔卧室,好似打算休息的武天,水嫚连忙道

“逍…..”

“嗯?”

听到武天的声音,水嫚连忙改口

“主人,我要去哪里休息?是不是可以回我自己的住所啊?”

回头看了水嫚一眼,武天冷笑了一声

“你现在就是女奴,还有自己的住所?做梦吧!”

说完,武天一边回卧室,一边道

“反正都是修士,晚上不睡觉根本不算什么,你以后每晚便给我扇扇子吧,准确的说,是我没事情吩咐你的时候,你就给我扇扇子”

水嫚愣了一下,错愕的看着武天,咬了咬唇,想要说什么,但看着武天的背影,最终只是叹息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来到卧室后,武天轻轻抬手,水嫚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皱了皱眉,来到了武天的身旁,帮武天脱起了衣服

看着此时的水嫚,武天突然轻声道

“没想到,你乖巧起来倒是挺可爱的”

听到武天的话,水嫚连忙后退了一步,将刚刚放下的逍遥扇重新拿了起来,挡在了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武天

“你想要干嘛?”

有些好笑的看了水嫚一眼

“说说而已,好了,快点帮我把衣服脱了,我要休息了!”

怀疑的看了武天一眼,水嫚将逍遥扇放下,重新回来给武天脱起了衣服,不过虽然在给武天脱衣服,但却一直都在警惕着,不过武天也没做什么,当衣服脱掉以后便躺在了床上

见武天躺在床上,水嫚拿起逍遥扇扇起了风

过了没多久,武天睡了过去,看着睡着的武天,水嫚皱了皱眉,嘀咕了一句

“真是头猪!天天都在睡觉,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修炼的”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之间就到了午夜,正在睡觉的武天突然听到了一丝抽泣的声音,这让武天愣了一下,神念微微一扫,武天心中苦笑了笑,竟然是水嫚在哭,虽然没有哭的很大声,但眼泪却在不停的掉落,看起来,她是想到了白天的委屈啊!不过想想也是,她这种大小姐,能憋到现在才哭,也算是不容易了

“这小丫头倒是挺有趣的,哪怕哭的这么厉害了,还在给你扇着扇子,你就这么忍心看着她哭?你不是一直都说你很怜香惜玉的吗?”

听着符剑的话,武天淡淡的道

“我这是在帮她,以她这种大小姐脾气,早晚会遭殃的,我现在也算是帮她磨炼心性了”

听到武天的话,符剑不屑的笑了笑

“你都断了她未来的道了,还帮她磨炼心性又有何用?”

武天笑了笑

“那你是觉得我应该将冰心晶还给她了?”

听到武天的话,符剑沉默了一会儿

“道本就是与人相争,你想要有更高的成就,那就要与别人相争,而别人想要更高的成就,那就要与你相争,这就是修道,所以,你夺了她的道,这在我看来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武天沉默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不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武天刚一起床便看向了水嫚,此时水嫚只是静静的给武天扇着风,至于脸上的泪痕,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且此时的水嫚也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见武天起床抬起胳膊,水嫚立刻为武天穿起了衣服,看了水嫚一眼,武天便带着她走出了阁楼,在冰雪谷里随便的逛了起来,这一路上,看向武天的人极多,本身一个男人出现在冰雪谷就已经是很稀奇的事情了,就算冰雪谷的弟子生性冷淡,不在意,但她们不能不在意跟在武天身后的水嫚啊!

此时的水嫚只是静静的跟在武天的身后,而且一边走一边还给武天扇着风,只不过这一路上,水嫚都在低着头,显然,她也是怕别人看到自己,只不过哪怕是她低着头,别人也都认出了她,一路上,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不停的响起

微微回头看了一眼水嫚,此时的水嫚虽然还在给自己扇着风,但握着扇子的手与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抬起头!”

听到武天的话,水嫚的身体顿了顿,但却没有抬头,这让武天皱了皱眉,停在的原地,没有理会看热闹的众人,武天只是冷声道

“我说,抬起头,别忘了你的身份,难道你想不听我的话吗?”

水嫚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缓缓地抬起了头,倔强的看着武天,哪怕是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的溢出了鲜血也毫不在意

看着抬起头的水嫚,武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再度逛了起来

冰雪谷的议事大殿之内,雪凤与水云两人正在大殿之中

“师叔,小嫚她…..唉!这种苦,唉!”

水云也是叹息了一声

“这样对她或许也不是没有好处,只希望她能挺过去吧!千万不要因为这一时的屈辱而产生什么心魔啊!”

时间悠然而过,一个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个月里,武天每天都会带着水嫚在冰雪谷里逛一逛,这个地方逛够了,就去另一个地方在逛逛,而水嫚也慢慢适应了门派里弟子对自己的议论,只不过虽然如此,水嫚也还是没有在冰雪谷其他的弟子面前叫过武天主人,最多就是在没人的时候叫武天主人罢了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水嫚,武天笑了笑

“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你一定很开心吧!今天过去,你就可以不用再伺候我了”

看着武天,水嫚表情冰冷,没有说什么,看起来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好似让水嫚变得坚强了不少,实际上,武天知道,水嫚的内心还是脆弱的很,每次半夜,水嫚都会偷偷的落泪,只不过她以为自己睡着了,并不知道,实际上,这一切自己都一清二楚

看着神情冰冷,也不说话的水嫚,武天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知道你讨厌我甚至是恨我,还想报复我,不过,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打算今天就离开了”

听到武天要离开,水嫚皱了眉头,有失望,也有庆幸,失望是因为自己不能报复他了,庆幸是因为这个恶魔终于要离开了,这一个月,对自己来说,是最难熬的一个月,而如今,这一个月,终于要结束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