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再探入一指

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再探入一指

妇人语塞,本来到这里来是打算劝诫元淳一番,让她安心待在闺阁之中。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显然元淳并不是心血来潮,在知道那段往事之后,贸然前来的。她是算计好了的,对于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她是做好准备的。

元淳看着妇人,轻笑出声。“夫人不必担心,只需要替我完成一件事即可。”

“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成的吧!”妇人反问道。能让她把自己找来的事,又怎么会是小事呢?

“夫人多虑了,既然本公主委托与你,那自然是你可以办到的。过几天本公主要去国寺上香还愿,届时夫人只要与我同去便好。在那之后,本公主定然不会在麻烦你了。夫人就可继续你的生活,本公主绝不打扰。”元淳一边整理画稿,一边对着夫人承诺道。

“还希望公主能够说话算数,能够让我安稳度日。远离凡尘种种。”妇人对于元淳的用意倒是有几分猜想,也好,多年前的往事,也该是时候了结了。欠下的债终究是要还的,负心之人终究是要还心的。

元淳笑而不语,既已身在凡尘,又如何能够远离?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若是妇人真能放下,那又何必来此一遭?了断?若真要了断,又何须任何的仪式,只要你决定了,你就可以了。最后的仪式只不过是变相的挽留而已。

妇人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就先一步离开了。元淳看到也没有什么反应,继续做自己的事。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采薇的问话“公主,沈公子来了。您要见吗?”采薇在门外问道。

“让他去书房候着,本公主稍后就到。”元淳将之前整理好的书稿放在暗格中。打算晚上在研究一番。放好书稿,元淳也没有立马就去见沈周。而是翻开佛经,细细看了起来。半点也没有要见客的样子。

“诺。”采薇知道公主的意思了,就小声告退了。

来到前厅,看到沈周。采薇就将公主的吩咐告知,带着沈周前去书房“沈公子,我家公主方才刚起,让我带你前去书房等候。沈公子,请随我来。”

“有劳了。”沈周跟着采薇移步书房,看着一路的景致和摆设。在这宫中,每走一步都是一番景致,当真是妙不可言。从这里便也可以想知元淳的得宠程度。单只是这一路走来的前厅就可以想知要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公主日常的住处和吃穿用度想必程度只会更甚。

来到公主的书房,沈周的第一反应就是干净。真的是太干净了,可以看出宫人们是时常打扫,但是主人却不经常使用。砚台上只有一道浅浅的印记,笔架上的毛笔,更是看不那一只被用过。书架上的书收藏倒是很齐,有些更是沈周也不曾见过的珍品。但从前面就可以推断出,主人放上去之后就没有动过。公主收藏这些书籍,也不过是一时兴起,或是看在其珍贵的程度吧。

沈周看到这些并没有反感,只是轻笑出声。觉得元淳真是小孩子脾气,看着顺眼就收起来,全然不管自己是否喜欢。

采薇在一旁服侍沈周,听到沈公子的笑声,也没有在意。倒好茶之后让小宫女在一旁照顾着,就告退了。

采薇来到公主的身边也不开口提醒,只在一旁伺候着。元淳也没有开口的意思,看书的位置甚至都没有变过。主仆二人就这样一直默默无声了半个时辰。

元淳看着时辰也差不多了,才起身去见沈周。采薇在一旁跟随着。

元淳进了书房没等沈周请安就故意开口道“让沈公子久等了,还请见谅。”

“公主金安。草民不敢。”在这里等了半个时辰,现在在看看公主和上午一样的服饰,就知道公主是故意让自己在这里等着的。可能是想报上午的仇吧,沈周心里想到。这也好,若是现在不报,日后还得防着。倒不如现在就报了。

“免礼。沈先生开始教书吧。本公主可不想一直待在这里,还希望沈公子能快点结束。”

“公主,今天是教你的第一堂课。有些事,还希望能够说清楚。每天要教公主的我会派人告知公主的。若是公主身体不适,还请一定要派人告知我。不要让我白跑一趟。之前贵妃娘娘已经和我商量过公主每天的学习内容了。现在,请公主翻开我带个你的书。”沈周开口提醒道。

元淳对于沈周的态度还是欣赏的,但是在看到书页的书名之后就不淡定了。“孙子兵法?沈周,你是疯了吗?本公主为什么要看这个鬼东西?这是母妃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你给本公主好好解释清楚。”元淳只是一个公主,而且是最受宠爱的公主,是这长安的公主,可不是边境的公主,断然没有学习兵法的道理的。而且如果这样的事情若是被有心人知道,难不保会传出什么样的言论。这个沈周真是疯了。

“这是贵妃娘娘的意思。娘娘的意思是,公主太过骄奢浪费,不能体验民之疾苦。希望公主能通过学习兵法,有所长进。”贵妃娘娘的意思,沈周也不是很明白,但贵妃娘娘是元淳的生身母亲,绝对不会害她。而且现在生逢乱世,元淳能多学点兵法也是好的。所以在听到贵妃娘娘的决定之后,沈周只有一瞬间的迟疑,没有任何的疑惑就接受了。

你这个理由真的是太蹩脚了,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借口。元淳有点不知道贵妃的意思了。同时也对这个沈周的有点好奇了,这个沈周有什么过人之处,母妃竟然如此信任他。“荒唐,本公主这么就骄奢浪费了?本公主很是节省好吗?”元淳坐在主座上,向着沈周发问道。

沈周向着元淳开口转移话题。“公主,我们可以开始上课了吗?若是再不开始,只怕是要错过晚膳了。”

元淳也不想和沈周多费口舌。重点还是母妃的想法。元淳不耐地开口“那就快点开始啊!真是慢死了。”

不得不说,这个沈周可是有两把刷子的,讲得倒是比书院里的先生要好上几分。但这个不足以让元淳对他放下心来。

沈周讲课好?他的书童可不敢苟同,沈周讲课可是天马行空,思维之跳跃远不是常人能理解的。起先沈周因为是对着元淳讲课有意放慢讲课的速度,但在看到元淳听起来完全没有压力,慢慢地就将速度提上来了。

对于元淳这样的,沈周也没有见过几个。能跟上自己的人可是没几个的,看着元淳丝毫没有吃力的样子,沈周也是吃惊的。或许这就是贵妃娘娘让元淳学习兵法的原因吧!这样的天赋,如果不加以利用,那可真是暴殄天赋。

元淳倒是没有发现自己的天赋。认真听完沈周的课程就风风火火地跑出去了,沈周刚开始楞了一下,之后又是摇了摇头,公主果然还是个孩子,想必刚才能认真听课已经是极限了。

元淳回了房间后,就仿佛突然变了一个人,冷静,高艳的她。沈周以为元淳去找贵妃娘娘了,其实不是,而且元淳也不会去找贵妃。

元淳刚才听完了兵法,倒也有点收获。总结刚才的收获,将之写下。写完之后,元淳反复添加,修改,翻阅。一连十遍。元淳才放下笔记,放下笔记,元淳就静下心来,在脑海中细细过了一遍。之后就将刚才写下的笔记烧了。

后宫之人,最是歹毒。一纸笔记,也可要人性命。父皇又最是多疑,还是应该处处谨慎为好。采薇在房外,把好房门。任何可以之人,都没能靠近半分。

此时,另一边。青山院却是发生了一件大事。青山院的老太爷去世了。据说是中毒身亡,这本是一早就来上报的,只是元淳的心被其他的事物占据,并没有注意他人的反应。下午,消息传遍了整个后宫,但是元淳足不出户的,又没有去关注这些事。更何况,元淳与青山院素无关联,采薇也就没有告知公主。

虽然元淳的重上改变了很多事情,但是还是有其他的事件在悄悄发生着。例如这一世的宇文还是想要动青山院的老不死的。例如,这一世的朱顺还是将算筹交给了锦夕。例如,这一世的临惜还是免不了一个死字。但是这一世的楚乔由于白天的昏倒,并没有亲眼看到临惜死于宇文玥之手。

楚乔昨天的刑罚过了,汁湘她们就将她搬了回来。楚乔一直到半夜才醒来,倒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浑身酸疼,加之之前脱水。好好休息就好了。

这一次的锦夕还是利用了临惜,以向玥公子求情为诱饵,引临惜冒险。临惜为了楚乔也还是冒险去了。最后落得一个惨死地下场。

而那时候的楚乔还在昏迷中,而汁湘她们也正忙着照顾她。根本顾不上在青山院得脸的临惜。只以为临惜事多,没空而已。殊不知这时候的临惜已经死了。

一个下人的死,根本不会在宇文府掀起什么波浪。埋了也就是了,像这样的下人,宇文府基本每天都是要死几个的,奴婢的命,在这里就是这么不值钱。所以直到现在,楚乔姐妹几个也不知道临惜已经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