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晴和公共的秘密-无奈和娘亲双修

“你们认识?”林如斯有些不明白,既然他们是旧相识,怎么刚刚还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

御风拿起桌上衣服擦了擦上身的汗水,笑道:“我没有说过,我是叶寒秋那小子的大哥?”

叶寒秋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不要脸。”

“你们是一伙的!”姬莲失声惊叫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怨毒:“你们竟然合起伙来欺骗我、羞辱我?”

啧。御风有些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笑道:“我说公主殿下,武林人的事情能叫骗吗?这叫智谋。”

“你们不得好死!”姬莲发了疯一样把开始砸店里的东西,歇斯底里大叫道:“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死无全尸!诅咒你们被所有人唾弃!诅咒你们被心爱的人背叛,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真心……”

御风不等她说完,就上前给她脖子上来了一下。姬莲立刻就瘫软在,而一旁的侍女看了看他们的脸色,根本不敢上前扶她。御风见状,才对着叶寒秋道:“这个女人这般聒噪,你是如何忍得了她两年,我敬你是个英雄。”

侍女吓得不清,害怕公主出事会连累自己,连忙带着姬莲逃走了。

由于御风实在太喋喋不休了,林如斯自己整理了一下,才大概得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御风先前因为杀了当地人供养的“凤凰”,而被人抓起来准备烧死。而路过的叶寒秋见他身手不凡便用了一百匹好马把御风给换了出来。不过自那以后,御风就彻底赖上了叶寒秋,逢人便要炫耀一番叶寒秋是他小弟。

“什么狗屁凤凰,那分明是只野鸡!我跟你说啊,那个野鸡的味道一点也不好。看着羽毛怪好看的,谁知道拔了毛之后肉少的可怜,连赛牙缝都不够的。而且那鸡肉又老又硬,嚼得我牙疼。弟妹我跟你说啊,有空你一定要尝尝我做的烧鸡,那可是天下一绝啊,一般人吃不到的……”御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语言轰炸。

“闭嘴!”叶寒秋觉得自己脑袋疼,恨不得拿块抹布把御风的嘴给堵起来:“你要是再说话,我就把你扔到猪圈去,和那些猪说个够!”

御风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乖巧地闭上了嘴,在叶寒秋的示意下,把林如斯拉上了楼。

见两人离开,叶寒秋脸色陡变,对着汪恩冷声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他不信汪恩会这么好心帮助林如斯。

汪恩一笑,道:“说到底如斯也是我的师妹,我总不能真的看着她去死吧。你这个废物保护不了她,自然只有我这个做师兄的来保护她了。说起来,你对如斯还真是情深意重。如斯当年都那样践踏你的自尊了,你还肯帮她,还真是个大情种啊。”

叶寒秋的脸色愈发地难看:“我和她的事不需要你来多嘴。琅轩于我有恩,我不想在他离世后,把他的徒弟打成残废。”

“你!”汪恩怒极反笑,恶毒道:“师傅把如斯交托给你,是想让你护着如斯。可你倒好趁火打劫,竟逼迫如斯下嫁于你。你口口声声说着师傅对你有恩,可你却在师傅去世后,霸占了他的心上人。叶寒秋,你才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我看你日后如何去地下面对我的师傅!三年前,如斯就和你说得清清楚楚了,你怎么这样厚脸皮非要赖着她?”

叶寒秋眼神一凛,甩袖道:“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自从林如斯嫁到我府中,府中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好事。不管她愿不愿意离开,等武斗审判结束,我就会休了她。”

汪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最好如此。”

林如斯自从上了楼,就一直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叶寒秋和汪恩之间的气氛一直很微妙。林如斯害怕一个不注意两人便会打起来。

一回头,林如斯就发现御风一直在笑吟吟地看着自己,顿时觉得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林如斯瞪了他一眼,怒道:“你一直看着我做甚?”

御风这才收起了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露出了一个让人看不透的笑容:“没什么,只是想看看让叶寒秋那小子心心念念了三年的姑娘长什么样子。”

“你说什么?”林如斯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御风把脚搭在桌子上,向后仰躺道:“说实话,我对你并没有半点好感。要不是叶寒秋那小子找我帮忙,我才不会来。我不求你对他知恩图报,至少别再像三年前那样伤害他。”

“我伤害他?”林如斯脱声道,她一直将他放在心尖上,何曾害过他?

御风笑了起来,声音里却没有什么温度,“你可知道你和琅轩走后,叶寒秋发了疯似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一个月?等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拼了命地布局,要把西陵夺回来。我本来觉得这是件好事,至少他可以做一个受人敬仰的君王。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又和你搅到了一起。既然你当初嫌弃他无权无势,怎的现在又这般厚脸皮赖着他不放?”

林如斯低头,死死地咬住嘴唇,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叶寒秋?明明是叶寒秋失约在先,明明是他自己爱上了清菡。

“不是这样的……”林如斯小声道,垂眸道:“我和寒秋,我们……从来没有过爱情。”从来都只有她在单相思。

御风的脸色更冷了,“我真是为那个小子感到不值,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你……”

“扣扣扣!”三声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御风的话语,不待他有什么反应,叶寒秋就径直推门而入,冷着一张脸,阴沉道:“你不觉得自己太多管闲事了吗?”

御风也气得不轻,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恼怒道:“叶寒秋,活该你小子被人抛弃!”说完之后,就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留林如斯两人大眼瞪小眼。

“林小姐,无论御风说了什么,我都请你立马忘掉。”叶寒秋根本没有靠近她,像是怕沾上什么脏东西般,冷声道:“自从你入了府,就把我府里搞得天翻地覆,叶寒秋无能,容不下你这座大佛。虽然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但交易总是在的。我会帮你平安度过武斗审判,就当是彻底还了琅轩的救命之恩,之后我就会给你休书。至于冬儿的消息,我自己会找,不劳林小姐费心了。”

林如斯低着头不敢看叶寒秋,光是听他说话,她就察觉到了对方话语里隐隐的愤怒。他果然听见了自己刚刚说的话。他在愤怒什么?觉得丢了颜面?还是误会了自己不爱他?

想到这里,林如斯心中顿时如擂鼓般响了起来。联系刚刚御风的话语,林如斯紧张想道,叶寒秋会不会是有一点可能是喜欢自己的?三年前他们之间会不会发生了什么天大的误会,才让两人陷入了这般困境?

林如斯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问道:“叶寒秋,你是不是喜欢我?”

叶寒秋猛地把林如斯推到桌子上,茶具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

林如斯吃痛,觉得后背上的剧痛迅速蔓延到了四肢百骸。她痛呼了一声,睁眼就对上了叶寒秋愤怒的眼眸。不知为何,她竟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疯狂。

叶寒秋狠狠地攥住她的手腕,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碎般,双眼含着怒火道:“林如斯,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喜欢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拥有别人的感情。”

林如斯眼角滑下一颗泪水,突然安静了下来,失神般呢喃道:“是,我不配。”

“你现在装可怜又给谁看?”叶寒秋起身,满脸厌恶道:“大概只有眼瞎了的人,才会看上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说完,就狠狠地甩了甩门,毫不犹豫地离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