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你的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早在前几日魏苇就悄悄在后院独辟出一间厨房。因为魏夫人食斋,忌讳的东西太多,所以给魏苇剩下的发挥空间不是很大。

试想菜谱里拿掉肉蛋葱蒜还能剩下些什么?

结果可想而知,只能吃草。

而且还是不能加调味料的草,更可怕的是还不能加油。

魏苇找遍了整个厨房,结果只找到了一罐芝麻油——因为魏夫人食斋,加上前几日魏苇信誓旦旦地要跟风吃斋,近几日王婶就没有从外面采购动物油。

导致现在厨房里荤油奇缺。

好在魏府后门临街,紧急从商铺里买上一些倒也来得及。

不过这个时代除了芝麻油这一种可食用的植物油之外,其他就是各类动物油了。什么猪油,羊油,狗油,鱼油五花八门琳琅满目。

芝麻油调味还行,炒菜…

用晓月的话来说,太贵,还不好吃。

不好吃就算了,魏苇眨眨眼,“那就买些油膏回来吧。”

晓月说,一般讲究的人家在不同的季节食用的油还有所不同。为此出门前还专门问是买猪油还是鱼油。

鱼油当然是不敢买的,万一被母亲吃出腥味就露馅了,“就要猪油吧。”

魏苇想从改善魏夫人的饮食结构入手调节她的身体,从健康饮食的角度来说,魏夫人的饮食结构已经大大失衡。首先是蛋白质摄入太少,其实是几乎不沾油腥。

虽说油脂类吃多了不好,但是不吃也是不行的。

这一点,正好炒菜这一新式烹饪技术可以解决。

每日不显山不漏水的放上一些,总会有所改善吧?

不过这事须得关起门来悄悄搞,被发现可是万万不行的。

因此,当晓月鬼鬼祟祟在门口放风,而后院厨房里又想起滋啦啦的油火之声时,隐匿在檐廊之上的蒙面人坐不住了,“綦毋一族的烹饪之术为何会传入他人之手?”

屋内炊烟袅袅升腾,蒙面人看了一眼熏得泪流满面的魏苇,凌空一跃消失在雾霭沉沉的暮色之中。

“当真?”远离建康城外一间茅草屋内,李忠眼冒精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背着手来回走了一圈,思虑片刻,“马上休书一封快马加鞭告知公子!”

“是!”来人匆匆离去。

“綦毋赞,我看你还能躲多久?”李忠铁拳紧攥,手背青筋暴起,“这一次,绝不会再让你逃出我手心!”

魏府中院,晚风吹来阵阵桃花香。

魏苇搀着魏夫人小心落座,今日的饭菜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魏夫人嘴角挂着一丝浅笑,“听王嫂说,这次是你掌勺做饭?”

“那当然!”魏苇大掌扫过摆放整整齐齐的两菜一汤,颇为自豪的说,“还是我秘密研制的呢!保证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两盘碟子虽然都盖着盖子,但是从盖底逸出的菜香似乎正印证着魏苇所言不虚。

“到底做的什么好东西?打开让为娘看看吧?”魏夫人被魏苇逗得笑不拢嘴,还真对魏苇所谓的独门秘技生出几分期待来。

“看好!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魏苇一手按住一个盖子,动作略显夸张,“铛铛~秘技一,醋溜白菜!秘技二,萝卜炖粉条!”

盖子掀开的瞬间,浓烈的菜香味儿伴着一股热气直钻入鼻,一时间勾起馋虫无数。

魏苇吞吞口水,期待地问,“怎么样?”

“从没闻过这么香的菜呢!”魏夫人凑近仔细看了看,“这白菜明明给人一种爽脆的质感,可为什么会闪着油光呢?”

“哎哎,怎么能是油光呢?”魏苇心中警铃大作,好不容易鼓捣出来的绝品就这么见光死了?“那是,那是我加的芝麻油啦!”

“芝麻油就不是油了?”魏夫人轻笑道,“你这关子卖的,真真是毫无技巧可言。”

魏苇挠头陪着笑应道,“早知就不该班门弄斧,好叫母亲笑话。”

“知道就行,来,坐下一块吃。”

魏苇轻轻舒了口气,乖乖坐下用餐,还没吃上两口——

“为何这饭菜里会有葱香?”魏夫人吃了两口,眼里满是疑惑,“这菜里并没有放葱吧?”

还好,用的是疑问语气。

魏苇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还好把葱蒜剁成了纳米级别,否则就母亲这细心劲儿,什么违规原料看不出来?

想到这里,魏苇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再往城外铁匠铺里跑一趟。

这家的铁匠手艺比起别家确实要精良许多,若是可能,最好让他打造出一台榨油机。

因为就算纸能包住火,母亲发现不了这炒菜之法的秘密,但这动物油也不能一直吃啊?

否则吃出高血压高血脂可怎么整?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拿到一个还会惦记另一个,恐怕说的就是她魏苇吧?

算了,尽孝而已,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回到后院的时候,魏苇还在思考榨汁机的蓝图。

不知现在用来磨芝麻油的机器可否拿来参考?

“小姐,这是不是你要提纯出来的酒?”魏苇一到后院,晓月就顶着一张黑脸过来了。

这几日经过魏苇的教化(洗脑),晓月的风格似乎在跑偏的路上越走越远。

谁会想到曾经对她耳提面命要注意仪态的晓月同志,就在这短短几日自己先忘记了平日要遵守的仪态?

魏苇不仅要感慨自己眼光毒辣,你看我选中的得力助手可塑性多高?

“闻着味道是浓了一些,不过究竟是不是还需要验证一下。”魏苇对着瓶口闻了闻,酒味不是很刺鼻。按经验判断,浓度应该还不够。

“哦,怎么试啊?”

“去把下午晾干的花瓣拿过来。”魏苇说着也拿着瓶子进了屋,来到一字摆开的各类瓶瓶罐罐前,低头配置起所需溶液来。

晓月很快便挑选出一些完整无损的花瓣,静静站在魏苇身边等待。等魏苇配置好所需溶液后,两人很默契地将一片片花瓣丢进瓶中浸泡。

“小姐,你觉得咱们能成功么?”晓月用木塞将瓶口封死,一脸期待。

“尽人事,听天命。明日看看不就知道了。”

魏苇倒是淡定的很,前人琢磨了多年才积累出来的经验,怎么可能让自己试一试就命中红心?

如果有,那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