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放学骗我去他家_向大腿根部摸去

很快他发现凰羽木呆呆的一直往前走,他在后面跟着她,四周黑暗没有一丝光亮,他的心一直揪着。越往前走气压越低凰羽的脚步开始踉跄,心疼此时只能用心疼来形容穆玦,他完全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凰羽挣扎着继续向前走,以她的修为不足以抵抗无形的气压。这一路很慢很慢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这一次他没有听到有人呼喊凰羽,终于走到了凰羽所说的那个屏障。现在的一切不足表达穆玦的震惊,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北屿深渊!

一个庞然大物逐渐清晰的出现在屏障后面,“你终于来了,带着她来了!”眼神里带着深沉的爱意,刻骨铭心的思念穆玦与他心意相通,感受到了庞然大物对凰羽感情。不可思议到,“玦猖凰羽到底是谁?你认识她!”说的不是反问而是肯定。

“呵呵怪不得,怪不得……我等了千年心心念念了千年,要不是能够感知到你的想法,我都要以为你想要逃离我。”意味深长的看着穆玦,现出人身竟跟穆玦一模一样,“你失忆了!”

“是!”郑重的看着玦猖,“我想知道所有的一切!”

“呵呵你在命令我?”不屑的看着穆玦,“我有能力让你得到一切,就有能力收回来!不要试图做些不该做的事情。”

“你在担心什么?还是说你在害怕什么?虽然我只是你的一部分但是你可别忘了你还在封印里,想要再次突破封印恐怕到时候你所期盼的一切都会化作泡影吧!如果我没猜错你的期盼就是凰羽吧?”傲娇的语气,“原本你也是没想过要收回我的记忆,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刚才那些话,至于失忆恐怕也只是阴差阳错。”

“你说话的语气真讨人厌。”玦猖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与穆玦胡扯,伸出手想要抚摸凰羽的脸颊,轻轻唤到,“丫头看看我。”凰羽从呆痴中醒来,看着屏障后的人又看了看身旁的穆玦她好像感受到了什么模糊,却又提醒着她里面那个不是穆玦,“我好像认识你,你不是穆玦对吗?”

“丫头,不要看他,他长得那么丑!看着我!”穆玦在一边青筋暴起他哪里丑了,明明他们是一个模样,他丑那他也丑笨蛋!

凰羽带着疑惑内心里对里面那个人充满了思念,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敲了敲屏障伸出手隔着屏障与玦猖的手贴在一起,“你是谁?我这里告诉我我认识你?”指着心脏,明明这个人就在眼前可是她想不起来他是谁,很痛苦,明明对他那么熟悉的感觉。

“当初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没有了记忆。丫头你的气息变弱了,”心疼,他无法想象他的丫头到底受到了怎么样的伤害,那个慵懒邪气的丫头现在就像一只乖乖的小白兔,他想抱抱她想要对她做更多的事情,可是他不能他的丫头不应该陪着他一生生活在黑暗没有光亮的地方,他的丫头应该生活在太阳下。“丫头!丫头……”一声声的呼唤,“我爱你!忘记今天的事情!”原本与凰羽深情的对视,突然瞳孔变成血红色,凰羽又陷入了呆痴状态。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你会永远保持快乐,忘了我吧!我的丫头啊!”眼泪这个东西只属于他的丫头一个人的。

玦猖的感情与穆玦连通,“玦猖告诉我以前的一切,我求你!”

玦猖没有说话闭上了双眼,很快所有的记忆接踵而来。穆玦紧皱着眉头,喃喃出声带着眷恋,“丫头!”在睁开眼,“玦猖我会保护好丫头,还有谢谢你给了我生命。你我本是一体,你强行将我保持这个形态,你可曾想过你没有了内丹,你也就不再是以前的魔尊了。”看着屏障后的深渊,“你永远都会被困在里面!”

“呵呵我本出生于混沌法力高强,而我又是魔物。魔族窥伺仙族打压,我原本不想参与这些尔虞我诈无休止的战争。奈何天不随我愿,看够了世间我以为我会甘心一辈子生活在深渊不被所有人打扰。呵呵”爱恋的看着凰羽,“阴差阳错,在深渊发现了凤紫草原本打算将养一段时间吃了它的,没想到养着养着反而被她吸引住,我爱她很爱很爱,丫头总是问我外面的世界,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向往。穆玦我知道你生了自己的思想,但是你要好好爱她带着我的那一份好好爱她。”穆玦点了点头,虽然他受玦猖的影响对凰羽产生了感情,但他更清楚他自己的心意,他是真的爱上了这个笨丫头。“你们回去吧,我累了!”玦猖一挥手凰羽两人消失在原地。他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让丫头也跟着他受这北屿的苦,外面的世界对他来说来说是麻烦但对丫头来说是另一个充满阳光的地方,有了穆玦的陪伴他安心了。现在见到了他们两人,他千年的担忧释然了,那颗跳动的心也随之再次僵硬……

穆玦睁开眼睛他与玦猖心意相通此时玦猖内心被巨大的悲痛所覆盖,他在想他是不是太自私了,如果没有玦猖也就不会有他他们本来就是一体,而凰羽原本就是他的,他抢走了属于玦猖的一切,可是一方面他又吃醋舍不得……“师傅你醒了,我发现你的气息变强了。”梦良撤掉阵法。

“梦良你可想玦猖?”答非所问。

“师傅您在说什么啊?你就是师傅,师傅就是你啊,原本你们就是一体,谁也舍弃不了谁!”梦良有些疑惑。

“我见到他了,你可知……唉算了!”穆玦不知该如何跟他讲明白。

“师傅你不要再说了,你是不是又想扔下我不管我了?”梦良有些忐忑。

“不是,而是我见到了我的本体!良儿其实现在的我可以说是另一个生命体,玦猖宁愿损失万年的修为也要将我完全剔除他的体内,你可知打从我出了北屿我是我,玦猖是玦猖……这样你可明白?”看着梦良的眼睛,“准确的说你的师傅其实是玦猖而非是我,良儿你是聪明的孩子,你要认清你的内心!”

“您非要这样吗,非要打破我的幻想,”堂堂七尺男儿眼里含着泪,“您非要这样吗?”

“我……我只是告诉你实情罢了!”说不出的心酸,他拥有玦猖之前所有的记忆,包括他的感情,梦良小时候玦猖也是将他疼到了骨子里的。

“我知道,”强忍着泪水,“我知道,在湖底刚见你时我就察觉到你的气息很弱,若不是对您的熟悉我都觉得您是不是换了一个人,刚才您说您是师傅的内丹……”哽咽道,“我就知道师傅他舍弃了一切,我明白你们不在是一体,师傅他永远都不会走出北屿了,可是我想他,我想他!”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泪水不断的掉落。

“对不起,我始终不是他,”抬头看着北方,“他的心又重新冰封了,他是不会在出来了!你还是不要惦念了,你要知道他是不能出那个地方的,否则天下又是一场大乱,他不喜欢!”

“那我以后能跟着你吗?在我心里您也是我半个师傅,你有记忆对吗?”带着期盼。

穆玦终是不忍,“跟着吧,我想玦猖也是这个意思,既然我代替他来到外面,他所属的一切我都一力担下了,只是此事你我都要忘了就当从没发生过,也不妄玦猖的一片苦心!”

“是,师傅!”其实梦良还有话要问,但忍住了穆玦不愿说他也没必要强求去了解,师傅为何要这么做,他想知道……他一定会帮助穆玦的,可是终究憋住了。

“歇着吧,明日一早我们出发与寻邬他们汇合。”梦良回到树上歇息只是内心无法平静,出神的看着北方,师傅你都不会想良儿吗,可是良儿真的好想你……

穆玦丝毫没有睡意,一遍一遍梳理着凰羽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脸庞,他的小羽儿低下头慢慢靠近凰羽,玦猖的心愿他会替他好好爱着凰羽,当然也不完全是替,一开始玦猖的感情影响了他,可是现在是他慕穆玦自己的感情。他爱上了现在这个傻丫头,小羽儿跟丫头是两个不同性格,他偏偏爱死了现在这个,也许这就是他与小羽儿的缘分,而玦猖的缘分是丫头。要不然为什么他与小羽儿都失去了记忆,虽然他恢复了但是小羽儿好似是重生,要不然小羽儿也不可能是被寻邬养大的,理清楚这些东西,穆玦 很是开怀,丫头是丫头,玦猖是玦猖,而他与小羽儿只是他们两个。“小羽儿我的乖乖呵呵”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额头,突然发现凰羽眼角逐渐有泪水流出来,他的心随之也揪了起来,“不要想起他好不好?”声音里带着恳求,他太明白玦猖同丫头的感情了。

凰羽没有回答因为她现在正陷入另一个梦境,她在追赶一个男人,内心里有种声音在告诉她,追不上那个人她将会失去他,凰羽拼命的追赶最后那个男人消失了,她跌坐在地上悲伤的哭泣,她好像弄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心里空了一大块想不起来,想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