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男生说想吃你_女人为啥双腿夹男人腰

云依真想找块豆腐一头把自己撞死,那该死的好奇心,害死个人呀!

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移动的床上,定眼一看,窗外风景闪过,原来她现在是在一辆房车里。

自己是一个睡觉很轻的人,怎么会被人弄上车都不知道?云依昨天的好奇心全然被一种恐惧代替。

完了,她被绑架了?她惊恐地卷曲着身体躲到小床边的一个角落里。

魏队正准备上前。

云依大吼:“你不要过来!”

被云依一吼,魏队只好又坐回原地。

云依安静地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她的脑子现在却忙得很。

没想到,她云依这辈子第一次坐这么高大上的车子,竟是被绑上来的?

自己是怎么被弄上这个房车的,她怎么会浑然不知?

下药,嗯,一定是他们给自己下了药。

这车上的床也不算太小睡下两个人也没问题,难道自己被那个了?哦,天啦,完了、完了!云依赶紧看下自己的衣服,还好、还好,胸罩都还穿在身上,裤子上的装饰皮带也没有动过的痕迹,没被“那个”,那应该不是劫色。

劫财也不太可能,这车可比她云依全身上下所有东西值钱多了!

那是劫什么?

自己被拉进传销组织了?嗯,也不太可能,只听说被骗去传销的,可没听说被绑架去传销的。

那他究竟劫什么呀?

云依打量一番魏队。

这人今天穿了一件国际一线品牌的服装,虽然是休闲服,但是极好的面料和精心的做工,把这人衬托得既成熟内敛又帅气阳刚,与他昨天穿的安保服那种朴实憨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云依警惕地盯着魏队,魏队现在也没有过去的意思,只是不解地看着云依。

还好,这人还算听话没有过来,如果她贸然过来我一定要……呃,好尴尬自己身边什么都没有,连自杀的工具都没有,对了我的背包呢?背包不见了,一定是他把我背包没收了。

那他究竟劫什么呀?

难道他劫人体?

相传黑市里有人会买人的肾脏、肝脏、心脏、眼睛等等,对了皮肤,人的皮肤也有人买,这个人这么有钱一定是做活人买卖,一定是,又是大院子、又是丰田霸道、现在又是房车、穿的衣服也是死贵死贵那种,只在时尚杂志上看到的服装,这么有钱的人不劫色那一定是劫人,倒卖人的零配件,天啦,太恐怖了!想到这里云依心里倍感恐惧,她想到了逃跑。

云依心里盘算着,我不能哭、也不能大叫、我要顺从,是的顺从,我唯一能逃出去的机会就是等他放松警惕。

云依问:“有水喝吗?”

“有当然有,公主饿了吧?洗漱一下来吃点饭吧?”

啊?还可以洗漱,还有饭吃?太好了,吃饱饭也有体力逃跑,那我就顺从他去洗漱吃饭,他现在说什么我都不要反驳,要听话、要顺从,一定、一定切记听话、顺从,在这车里反抗只会伤害自己,我要保存实力。

洗漱完毕云依坐到餐桌边。

哇,好丰盛的早餐!可比云依自己住的快捷酒店里的自助餐丰盛多了!

——一盘烤包子、一盘拉条、一盘烤羊肉串、一盘小青菜、一碗粥,给我吃这么丰盛的早餐,估计他是准备把我喂好点,才能卖个好价钱。哼!你是否能把我卖了还不一定,不过我一定会吃完这些早餐我需要能量。

“公主睡的可好?”

哼,还公主呢,这人是精分,还是公主这词代表着对到手的猎物的统称?装,你继续装,你装,我也会装,看我们谁赢谁输,等我跑出去一定要去警察局报案告你。

“好,我睡得很好。”

餐桌靠着一扇窗,云依看着窗外问:“我们在什么地方?”

“G215国道”

G215国道,G字开头那么说这辆车是在高速上?高速路上好呀,太好了他们总要下高速的,只要经过收费站,她就有机会向外面人传达她被绑架的信息,太好了一定要把握住收费站的机会,我绝对不能让他感觉到我要逃跑,我要和他交流,他会在说话中分散注意力,这样我才有机会。

“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罗布泊。”

罗布泊,那里人烟稀少是个贩卖活人的好地方,到了罗布泊我想跑都没机会,沙漠太大,不饿死也会渴死,我一定要在到罗布泊前成功逃脱。

“我是怎么上车的?”

“我抱上来的。”

“你占我便宜了?”

“没有,公主你可能是太累,衣服都没换就睡着了,你睡得太沉我不忍叫醒你。”

骗鬼去吧,我是一个睡觉很轻的人,睡得太沉只能说明你给我下了药,不过我不会揭穿你。

“哦,也许是吧。”

“那公主还要休息一会吗?”

“不,不用,我现在精神很好,吃了那么多也需要消化、消化。”如果我休息错过收费站的机会,那我不哭着喊天?我现在必须打起百分之两百的精神来准备逃跑。

“公主早上的食量可不小。”

废话,为了给逃跑储备能量再多我都吃。

“呵、呵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没有、公主能吃是好事,我还担心公主不喜欢这些吃食。”魏队感觉不到云依对他的排斥,以为云依慢慢开始接受他和他的故事,却不知道云依心里另有一番打算。

收费站,我看到收费站了,太好了,我手上没纸没笔救命两个字都写不了,只有死劲撞玻璃窗大喊救命,希望收费站的员工能看到我被绑架,这样我就有救了,太好了、太好了!

哦……天啦!不!不!不!这车安装的有ETC!

沙漠里车很少,现在过高速口的车就这一辆车,ETC杆反应太灵敏,车子稍微放慢点速度就开杆放车。

云依想抓头、想撞墙、想骂娘、想哭、想大叫,但是她都忍了,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硬是没滚落下来。

赞 (0)